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宁后悔,不遗憾

  暑期班的课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若说不同的话,应该是教室里每个人好像脸上都洋溢着骄傲,也许这就是所谓的重点班。给人一种特殊待遇的错觉。上了几天的课,感觉良好。只是每到放学时就有一股寂寞的风吹响,整个院子只有我一个。墙角还有那日小奴没有吃的鸡肉夹馍的馍,泛着白光在烈日下奄奄一息,好像在自我悲叹,连狗都不吃它。

谢婉婷发来短信说,她每天在家幸好有小奴陪着不至于寂寞,问我周末上不上课,想来找我。当然没课,即使有课,也可以不去。这几天一个人没事的时候其实还是蛮想她的,甚至于有时听课到无聊的时候也会偶尔魂游,当然是和她有关。她说她爸给她报了一个舞蹈班,属于健身的那种,每天下午都会去练几个小时。好几天不见了,不知有没有因为练舞蹈变得更加可人。

小胖打电话来和我说了一些他的近况,除了专业课程很紧张外,还有就是去了省城几个旅游景区,说是很好玩的样子;另外说是在他们画室有个很漂亮的女生,这几天正在想办法接近呢,让我给他想想主意。自从小胖走后每次打来电话,我都感到弥足珍贵,因为只有他可以让我无所顾忌的扯淡,抱着电话像是吸鸦片似得趴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感觉比看成人电影还兴奋。我问小胖找女朋友有什么要求,他说他还没想过,不过他妈倒是说过一个要求,就是下雨天的时候知道往屋里跑。听到他的回答,差点把我笑尿了。你妈简直没要求啊。他反问我要什么要求,我想了一下,说下雨天往屋里跑的时候,随便把外面晒的衣服收一下就行。估计他像是笑出了屎,因为他电话里传来“噗噗”的声音。

小胖问我暑期的课怎么样,最近有没有和谢婉婷在联系。我把最近的发生的事都告诉了他,大部分都是关于和谢婉婷之间的事,当然还有小奴,虽然它只是一条狗。当我感觉它的存在以后会是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尽管一定不会被载入史册。但每个人不是都应该有一本关于自己的历史书吧,而且这段历史是完全由自己书写的。在我的历史书里,一定会把小奴放在一个显著的地方,我想。

小胖说我该不会真的喜欢上谢婉婷了吧。我不假思索的回答是,好像是哎。

因为自从小胖走后,我除了吴蕊就是和谢婉婷在一起过了。吴蕊已经熟悉到,我根本就不会刻意在乎她在或不在,因为她一直都在,这应该是发小吧。而每一次和谢婉婷在一起都感到很愉快,仿佛在算着时间。而每天无聊时,有一开始想念小胖,仿佛也变成了谢婉婷,想着她在干嘛,她什么时间再来找我呢。

一个人的身影,不是真是的在你眼前,就是在你脑海,挥之不去,反而是一种享受的感觉,这种感觉可以叫做喜欢吗?应该是吧。

小胖警告般的对我说,再过两个月可就是正式高三了,可不能浪费时间啊。

刚刚不知是谁让我给他出主意呢。现在倒给我摆大道理来了。看来道理都是用来说教别人的。

他来了一句:“如果喜欢,就抓紧时间谈个恋爱,高中三年没有谈过一场恋爱,就白上了”。

我想倒是有点道理。

自从和小胖聊过那个话题,这两天上课总是会走神想高中应不应该谈恋爱呢?可是小胖说的很有道理啊!算不算早恋呢?可是我都已经十七岁了啊?算是成年了哎!会不会影响学习呢?不会吧,又不是天天在一起。。。。。。。就这样天马行空地想着,自问自答着,内心波涛汹涌、翻江倒海。

星期五的下午吴蕊发短信给我让下午放学去她住房吃饭。高中两年来,吴蕊都是在外面另起炉灶,而我几乎每周末都去蹭饭。不过,现在她不是应该暑假吗?她又没有被强行留下补课,干嘛还在这?不管怎样,有地方蹭饭总是好事,一不要花钱,二又可以补补油水。而且,吴蕊做的饭着实不错,和我妈的手艺有得一拼。

下午放学后,我拿着书直奔吴蕊的住房了。她和我不一样,她是在学校外面租的房子,说是可以不受拘束,不用被学校大门锁着,想干嘛干嘛。

我到吴蕊房间时,她已经快做好饭了。我像往常一样,往她床上一趟,自顾自的看着杂志,像是《读者》,《格言》一类的书籍。对她我是毫不拘泥的,像是在自己租房一样。

“你干嘛还不回家,享受高中最后一个暑假?在这干嘛?”,我看着书说。

她有模有样地炒着她的拿手菜----西红柿炒蛋,回道:“在家过了一个星期,闲着无聊,也看不下去书,想着不如来学校,还可以复习一下。”

“我晕,我倒是想放假,走不了。你真是不知道珍惜。”

“是你不知道珍惜吧,学校安排你们这种尖子生复习,可是免费啊。我在外面报了个补习班,只有语数外三门,一个月1000块钱。真是打劫,你真该庆幸的”,吴蕊摆弄着铲子抱怨着。

“不是吧,我不要你钱,就每天来蹭饭吃,你去到学校补习班给我上课吧。上了一个多星期我就够了。”我做起来和小翠说道。

“如果可以,我倒是真愿意。起来,拉桌子吃饭。”吴蕊说。那口气像极了在家我妈的感觉。

我像饿狼一样的吃着,本来今天上午想问题没问口就没有吃饭,现在摆着面前的有色有味的饭菜还不猛吃。吴蕊说我想是刚从监狱里放出来一样。算了,反正在她面前,从不需要顾及形象。

我问吴蕊:“你说高中应不应该谈恋爱?”,我吃着她的拿手菜看着她。

她停下正在夹菜的筷子看着我,脸颊还带有一片泛红,不知是不是做饭热得。

随后低头吃着饭回答道,“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怎么,看上谁了?”,

“额,没有,身边有朋友谈恋爱,闲着想个话题聊聊而已。”我笑着说。

“我又没谈过恋爱,怎么知道,不过班主任不是总强调高中不要谈恋爱嘛,影响学习”

“你真是班主任的好门生”,我调侃道。“哎,吴蕊,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瞬间整个脸就想熟透的苹果一样,然后说了一个字“滚”。

“你这人真不健康,问你有么有喜欢的人而已。要是有人向你表白还不得被你打死”,我起身加了一碗米饭。

“要是我喜欢的人向我表白,我会和他在一起,高中又怎样?错过就是一生。”吴蕊在我转过身时回答,倒感觉这话不像是出自她的口中,真遗憾没有看见她说这话的表情。

一顿饭吃得我大腹便便,饭后我帮她刷了几个碗筷,我们去操场走了几圈。各自聊了一些复习计划和高三的打算,将近九点钟就各自回住房了。

困扰了我两天的问题,也许吴蕊给了我答案。只是,这一夜更加辗转反侧了。

彻夜未眠,思考一夜的结论是:宁愿后悔,不留遗憾。反正青春的资本不就是有大把的时间用来发呆、犯浑、活在当下、视无忌惮地挥霍古人所说的一寸光阴一寸金吗?所以谈一场恋爱也算是积累人生阅历了,谁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遇见一个喜欢的人了。也许她就是传说中的另一半呢?这样我在高中就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任务。

今天是星期六,谢婉婷星期一的时候已经说好要来找我的。虽然决定了,但还是不好意思当面表白,万一被拒绝怎么办?尽管我心中已有很大把握。于是我写了一封信放在桌子上,然后发了一条短信给她:我临时出去有事,门没锁,桌子上有样东西给你,看了以后一定要给我一个回复。

没多久她就回复了信息,一个字:噢。

真是够简介明了,但愿她的答复也像这个字,至少类似肯定语气。

我把屋子打扫了一番,想了下,我该到哪里有事呢?还是去教室等着吧,这样还可以透过教室的窗户看见她来,看见她回去,万一她毫无这方面想法也许就是最后一面了。想想倒倒变得有些伤感了呢。出了小院,午后的烈日正浓,好像我就紧靠在火炉旁一样,连内心也热得加快了速度。好在太阳是公平的,倒是没有厚此薄彼,整个校园内的人都被人间蒸发了一般。空旷的只有人,连去教室的小路也像是比以前变得更加冗长。

像是走过了边疆沙漠一般,好不容易煎熬到教室,也是空无一人。竟然没人在教室看书,所谓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这些所谓的刻苦读书的孩子也太没毅力了。回过神来,自己手里倒是都没有带一本书。于是就找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回想着我用了一上午的时间写的人生第一封被叫做情书的东西,反复琢磨着有没有表达不清楚的地方。

婉婷:

第一次这样叫你,还真有点陌生,虽然认识了很久,也很熟悉,还真的没有喊过你的小名呢。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希望你被燥热的天气搅乱的心情已经平复,桌上有一杯柠檬水,是你喜欢喝的那种。本来约好今天见面的,只是我没那么大的勇气当面和你说,所以就选择回避一下,你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和平静的心情认真读完这封信,并做出你最终的决定。

我想你应该已经猜到了信的主要内容,是的,闷热的天气和疯狂的思念让我无法按捺自己真实内心。虽然我们几乎每周都会见面,但还是有种别后若轮回的错觉,每周的见面是我最期待的,也是最愉快、轻松的。

我们虽然高一就是同学,却并没有真正的认识,更无从了解。只是知道你经常身体不适,故而时常缺课,所以以前不曾注意,那时对你唯一的印象就是长相甜美,如林黛玉般羸弱的样子,也不曾有机会和你有交流。所以真正的相识应该是会考吧,这是我上学以来最心存感激的一次考试,因为它让我认识了你、靠近了你、熟悉了你。那几天的考试,让我有种深刻理解爱伊斯坦相对论的感觉,原来考试的时间可以这样飞快,不再是蜗牛般的煎熬度过。我很享受每一次和你一起进考场的感觉,心怀忐忑又无比幸福,享受着别人注视我们的目光,享受着你的谬赞,享受着和你漫步校园。自从那以后,每天脑海中便多了一个人的样子,穿梭在各种数学公式、文学古词和所有课堂知识点中,而且是那么游刃有余。于是想着和你联系,想着和你见面,想着你的样子。眉似柳叶,面若桃花。每一次你来找我,我总是激动地一晚上都睡不着,而见了面又感觉什么都没讲,然后时间像是加了速的列车呼啸而过。然后见面的半天又过去了,便期待着你的再次出现。一个星期的数着,像是儿时数星星般专心、认真地数着,生怕有一点差错,一遍又一遍地循环。

真的很羡慕小奴,每天都和你在一起,那么亲近。小时候看电视,见吴刚对嫦娥那般留恋,甚至不惜变成玉兔守候在她身边,不顾天条玉律,哪怕挫骨扬灰,那时觉得他太傻了。现在倒是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样子。不知你每天和小奴玩耍时,有没有偶尔想你我呢?如果有那么一次、两次的,也是一种幸运了。

也许我还没有真正的走进你,深刻的了解你,但我真的很愿意。我知道马上即将高三,如山似海的学习即将迎面而来,但我相信有你在身边,我会更加努力。当然,我还不知道你开学以后将何去何从,是去省城集训或是更远的地方,寻找未来的方向,我愿意在不影响你的情况下,和你携手面对高考。

人生的前十七年,我不曾参与你的任何生活,不曾了解你的困惑,不曾体会你的欢乐;但是我愿意用未来的七十年和你一起去面向生活。我深知自己的普通,你的优雅,如同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可我愿意斗胆尝试。你的眼神,我似懂非懂,我无法确定你的内心,所以我希望由我说出,哪怕是拒绝,就飞蛾扑火一次吧。你说你最近在看《裸婚时代》,向往刘易阳和童佳倩似的爱情。那你愿意做我的童佳倩吗?我一定比刘易阳对童佳倩更好地照顾你。尽管我现在的肩膀还不够坚强,可我会用全部生命爱护你。那么,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见后,盼复。 刘德汉

在教室坐了将近半个小时,外面稀稀落落地走过几个人,却没有我想见的身影。窗外的梧桐树也像是被点了穴似的一动不动,连树叶都不愿颤抖一下。烈日如同亮剑穿过树的枝丫空隙,照在饥渴的水泥地上,有种快要被融化的泛黄。远处的知了有一声没一生的嘶叫着,沙哑得催人发慌。

我把头磨尖了得往窗口钢筋挤,望着大门口晃动的人,想要寻找熟悉的样子。这时候真是需要一个侦查兵,帮我窥视她的进程。要是小胖在,一定把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他。

校门口拉近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女孩的模样,她带着防晒鸭嘴帽,一个及其不符合的大眼睛墨镜,穿着红色七分裤,白色短袖,一副精神靓丽的样子,真是漂亮。闯过门卫,穿过学校二道门,经过我所在教室的楼下与居民区的走廊。

是她,谢婉婷。这该死的天气,真热。心都快跳出来了,真想钻进冰箱里。

第六章 宁后悔,不遗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