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高三最不缺的就是考试,像作业一样频繁,除了每月一次的周考外,还有每两周一次的周考。第一次的榜首名次墨迹还未干,看着婉婷每天因为那些八卦语言而不开心,我等不及到下次月考再去证明。

再下来的周考,我跌破所有人的眼睛、第一次破天荒的不是班级第一,甚至不是前五名。因为是周考,不排年级名次,及时排的话,估计也进不了年级一百。

效果并不是我所想象的那样,甚至事与愿违。我们的地下恋情被班主任发现了,从没有被班主任撞到过,我们是那么爱的小心翼翼,可能是那些流言传到了班主任耳朵里。

放学,我没能和婉婷一起出校门,因为刚走到楼梯口就碰到班主任了,恰巧我的手还不太老实在把弄婉婷的头发。于是我被班主任喊到办公室谈话了。

我像平常一样轻松地走进办公室,心想着不过是问我这次周考怎么回事罢了。我心中想着对策,听见几位老师正在聊着关于我这次周考的成绩,不满意的气氛充满了整个办公室,我问道一股不寻常的火药味从班主任的方向飘来。

“进来吧。”,我站在办公室门前,班主任一脸严肃、一副十分不满意的表情。像是债主,而且还欠了不少的感觉。

我向几位代课老师微笑着点头示意,几位老师也面带微笑,除了班主任。政治老师给我使个眼神,提示小心为妙,政治老师永远那么可爱,这个词好像不太合适,那就是和蔼吧。形容老师永远通用,只是,不宜与形容此刻的班主任。

“你这次考试怎么回事?说说吧,前两周月考成绩很喜人啊,简直是天壤之别。”,班主任拿起茶杯喝着水拉着不满的强调。

真的只是为考试的事情找我问话而已,不幸中万幸,我琢磨着。

“发挥的不太好,题目有点难。”我一脸认错的样子,尽量表现的实力不济、懊悔不已。

“砰”的一声,班主任将手中茶杯往办公桌上一摔。杯子碎了。我向着杯子扔出去的抛弧线,心不断被提高,然后猛地失重。

几位老师见势不妙,都匆匆忙忙地离开了,政治老师回头给我一个同情的表情。孤立无援地面对上火的班主任。

虽然考得确实很差,从未有过的。但毕竟是个周考,又没有年级排名,并不会影响他和其他班的班主任的班级成绩比较,至于发火成这样嘛?本来还打算下个月的月考就考出这个水平的,反正成绩是我的,分数并不代表成绩,我是故意的好嘛。只要婉婷在班里轻松一些,哪怕是月考这个分数,我也无所谓。我来不及思考这些了。

“题目难?和上次月考比,算什么。我看你是无心考试,无心学习!”,班主任脸色更加凝重,眉头青筋若现。

我低头不语,无言以对。题目确实不难,而我也是只做了相对难的题目,十分简单的根本没有做,不过拿来练练手而已。更主要的是想透过考个普通的分数、名次,让那些背后议论我和婉婷关系的人闭嘴。我努力让自己淡定下来思索着待会该我说话的时候怎么回答,并且具有逻辑性。

“我听说你是不是在和谢婉婷谈恋爱。”直奔主题,声色俱厉。

看来还是我和谢婉婷的关系被他发现了,敢作敢当珍惜喜欢,干嘛要否认呢。敢作敢当真男儿,我点头承认。

“砰”的一声,班主任把已经碎了的杯子的杯盖拿起又摔了下去,这次我没有来得及看清扔出去的弧线,不知有没有和杯子的线路重合,不过,反正这下杯子是成对了,哪怕是杯、盖聚粉。

是真的火大了,我立马更加笔直的站在那里,不敢吭声。毕竟无法反驳,班主任是无法容许班里存在这种关系。尤其是我,高二和个别女生走的太近都被三令五申的警告过。

“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嘛?高三哎,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啊,你一只脚都在大学门槛里了”,班主任批评着,像是在吼。这话很是熟悉,不过高二变成了高三,虚无坐实。

我低头看着脚。别说是在大学门里了,让我离开这杀气逼人的办公室,我就谢天谢地了。

我依旧一言不发。不知婉婷到家没有。

“更何况那个人还是谢婉婷,你有我了解她吗?”

我抬起头看着班主任那恐怖的脸,沟壑纵横、面目狰狞也不为过,第一次有些害怕他的感觉,以前从未有。只是,为什么不能是她?这话好像是别人就有什么不一样。难道说和长得漂亮一点的人谈恋爱后果更严重,定性更恶劣吗?我不明白的看着班主任,他像是还有话要说。

“她从来不参加考试,你知道为什么吗?”,这是我一直想知道的。班主任面部肌肉稍微松弛。

“是她爸向学校申请的,这事连谢婉婷自己都不清楚。”,是的,我曾多次问过婉婷,她只是说她爸不让她考试。

可是为什么呢?

“她从小身体就不好,经常请假,所以学习很难跟上。考试会增加心理负担,而她的病不能长期有心里压力”,班主任攥着拳头看着我说,有种想打我的姿势。

而我也感觉眼睛肿胀,像是班主任磁场太大又或是屋内气流不循环导致。此刻我不再吊儿郎当的态度面对这批评,倒是有些忏悔、难过,是为我自己被班主任批评而难过,还是为婉婷而伤心?说不清楚,五味杂陈。

“你要是我儿子,我都给你打死了”,班主任恶狠狠地看着我。班里同学倒是经常调侃我,说是很像班主任,尤其是笑容,面颊沟壑迭起且有些猥琐。为此我真的独自的时候照镜子观察过,是有些。不过,我不猥琐。

幸亏我不是你儿,不然不知道要死几回。突然脑子中浮现我爸的表情,不知他会有什么反映。我没见过我爸对我发火,多是温柔的笑容。

我想开口问婉婷是什么病,却又没有说出。不管怎样,我喜欢的是她,与她的病无关。我以后不会让她有压力,每天让她开心。这样她的病不就没事了嘛。这让我想起了几年前很火的一部韩国电视剧,应该是叫《蓝色生死恋》。那时候还真的畅想过我若有一个有绝症的像那个女主一样漂亮的女朋友,我一定比那个男主对女主好。不过,现在回想,真是愚蠢至极。

“回去让你家长来一趟,下午我会和谢婉婷谈谈这件事”。一句话振聋发聩令我浑身发怵,直击脊椎命门穴。

“别找谢婉婷谈话了,我保证和她保持距离”,我抬头看着班主任。婉婷那般柔弱,怎么能经得起班主任这般批评,何况不是刚说她不能有心理负担吗。

“你这成绩也别上了,能考什么大学,回家吧。”班主任像是提前公布了我的高考结果,和我刚上高中时的高考愿景天地之别。

“下次月考如果比上次月考成绩下降,我就回家不上了”,我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自己听见就后悔了。

班主任惊愕地看着我。

就这样我把自己的高中生涯赌上去了,考差就回家,相比这样我肯定是可以见到我爸不温柔的面孔了。相比是要比此刻班主任更火大。我不是班主任的儿子,但我真的是我爸的儿子。

班主任摆摆手让我回去,那种极其失望的动作。让我想到了诸葛亮失街亭后挥泪斩马谡的剧中一幕。虽未斩我,但很痛。不是还有七擒孟获嘛,为何不大度一些呢。

我捡起被他摔烂的玻璃杯走出办公室,玻璃攥在手里。有些痛,不知为何又舍不得放手。

校园里稀稀落落的还有几个没有回去的人,太阳正对上南方偏低的位置,我抬头望着,亮得无法直视。已经放学将近一个小时了,此时太阳高度角应该是多少呢?应该比郭敬明的四十五度角大吧,地理课是班主任上的,脑海中又出现他刚刚在办公室的情景。想想都有些后怕。

我绕过花园,把班主任的杯子扔进垃圾桶。

学校宣传栏站着一个人,像是在看光荣榜。

是谢婉婷。

我赶紧在地上捡起一块别人用过的面纸,使劲擦去凝固在手上的血印,梳理好复杂的心情,像平常一样吊儿郎当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走过去。

“怎么还不走?等我呢?”,我上前拉起婉婷的手明知故问笑着说。

婉婷抽出手,眼睛红润,目不转睛地看着光荣榜最前面的列。恩,刘德汉是谁,这么帅。

“今天中午不回去了,到你住房吧,我有事和你说”,婉婷转过身看着我,一种陌生的眼神。

我们没有交流地静静地走在无人的校园,婉婷一路踢着碎石子,心事重重,我试图想帮她拿书本,但她挣脱了。

快到住房院子的门口,婉婷穿的白色球鞋左边鞋带开了,随着脚步来回摆动。

“别动”,我蹲下把她左脚携带粘的灰尘拍掉,重新系好,又把右脚的也解开,打了一个同样的蝴蝶结。这次她没有挣脱,一动也不动地低头看着。

“你以后会为别的女生系鞋带吗?”,婉婷问我。

我抬起头看着她惹人怜爱的脸庞,“当然不会,这是第一次,你是第一个,以后也为你系鞋带。你可以申请专利”。我故作轻松。

起身拉着婉婷的手走进住房的院子,打开房门。

婉婷泪水夺眶而出,我六神无主,不知为何。第一次见她哭,不知道怎么办。一路压抑了很久,我也是。

我伸手想要替她擦去眼泪,婉婷却开口说了一句:

“我们分手吧”。

心像是被掏空了,这种感觉如同是在电梯里一瞬间下了几十层楼,来不及呼吸。在办公室感到膨胀的眼睛终于突破最后一道防线,不用再故作坚强。在需要别人照顾的年纪怎能扮作强大的模样,好像什么事都能解决。

可是,如果爱情最终都是这一步,我怎能放下这一路你带给我的幸福。

“可是我真的、、、喜欢你啊”,我哽咽着说。

婉婷脸上的泪珠像珍珠一串串,手掌一用力,手心伤口又开始流血,一起掉在地上,两者色泽匹配那么和谐。

“我躲在办公室的走廊里,听见班主任对你说的话了”,原来我让婉婷先走,她却一直在走廊里等我,最不该听见的话被她这个最不该听见的人听见了。

“我真的成了你的负担,分手吧,不要为了我影响了高考。”,婉婷继续哭着说。

“如果没有你,我宁愿不上大学。”,我双手扶着着婉婷颤抖的双肩。

“没有和你在一起之前,我是心如止水、了无牵挂只知道学习;可是现在这颗心被你搅活了,但并没有影响学习,相信我,我比以前更有目标、更有动力了。至于这一次的周考,那是我没有发挥好”

“我知道,你是不想我被别人议论,才故意考差的。可是这让我更加内疚。”婉婷用手摸着我的手,轻轻地为我拭去不知是爱情线还是事业线上的血,自己却泪流不止。

“婉婷,请你不要有负担、不要有压力,别的事我都可以承受、解决。唯有你让我无能为力,班主任最关心莫过于我的成绩和你的身体。只要我们各自全力以赴就一定可以顺利毕业在一起”

“可是班主任会为难你,你的压力会很大”,婉婷深情地看着我,她的眼睛是治愈一切的良药。

多么善良的女孩,我怎么能够放心,又怎么可能説断就断。我愿意用所有来换她,可是我现在还一无所有。必须顺利高考才能给她、给我们未来,这一点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就这样拥抱着,亲吻着,任由泪水肆虐。悲伤逆流成河原来就是这样。

婉婷帮我包扎者手心的伤口,看着我、抚摸着伤口,又不禁流出眼泪。

“没事,不疼,别哭了。你哭,我才会痛”,我摸着她脸,泪水滚烫灼伤着我的心。

“别为了我影响学习,班主任是对的,你一定可以考上好的大学。也不要再为了我故意考差,我会为你取得好的成绩高兴。既然和你在一起,我就面对别人议论的勇气。和你为我承受的这样相比又算的了什么”,婉婷心疼地看着我,眼睛中一缕清泉。

“我会努力的,为了我们的未来,相信我”

最后婉婷让我和她约法三章才同意不分手:一、在教室互不说话、不去对方位子;二、上课不要分心,考试认真,只能进步不能退步;三、每个星期只在周六下午放学见面。

我内心百般不愿意,也做不到,三条我恐怕只能做到半条:考试认真,只进不退。

平息了悲伤的心情,婉婷坐在床上趴在我的怀里睡着了,因为太累了,哭成花的眼睛也受不了了吧。我搂着她小心地躺在床上,就这样安静的看着她熟睡的样子,乌黑的长发、白皙的脸庞,眯成线的迷人的眼睛,怎么看也看不够,怎么爱也不嫌多。好好的看着,看清每一根睫毛,每一丝纹路,下一次就要一个星期后。

快到下午上课时间我才喊醒婉婷,让她洗洗脸去教室。我等到婉婷快到教室以后再去,这样就不会再被班主任怀疑了。

我走进教室所有人都抬头看着我,一路目送到座位。婉婷趴在桌子上,看见我进来赶紧低下头,吴蕊看着我一脸同情。显然,班里人都知道了。

班主任来到班里,看所有人都来了。扫了我一眼,然后又把他的“恋爱无益论”拿出来说教着。尽管没有明说,所有人也心知肚明。

真是感谢班主任为我做了一个最深情地告白,有这么多同学见证。这话本该我自己明说并且大声向世界宣布才像话嘛。至于有益无益,恐怕只有身在其中的人能真切的感受到。

一下午的课上的多么煎熬,我尝试忍着不往婉婷那个位置看,但真的做不到。

班主任看来是默许了我的提议,并没有单独找谢婉婷出去谈话,因为她一下午都在座位趴着,一动不动,只是中间喝了两口水,和同桌朱红说了几句话。我观察了一下午,不会有差错。

既然班主任也知道婉婷不能承受太大压力,想来应该也不会再找她谈这件事。不过,会不会把她的位子再调动就不好说了,那怕是换一个同桌,我也担心她会不习惯。

与其等着婉婷被调,不如我自己主动搬到班主任会放心的位置。于是,放学后,我自己搬了一张桌子坐在了教室的最拐角。这样,班主任应该放心了。婉婷也不会担心我上课不能安心听讲了。

毕竟教室不大,听课没有差别的,只是离婉婷相对很远而已。

如果和你靠的太近对你来说是种负担,那我选择站在离你最远地方。只要能看见你开心的笑容就足够了。

第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