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高三伊始

  紧凑的高三课程上了将近一个礼拜,开学后和婉婷就不曾见面,只有每天下晚自习的几个短信联系问候。

星期五的早晨,婉婷发来短信说是要给我一个惊喜。难道放学要来找我?我早早的去了教室,希望赶快上课,早点放学。

班主任贴的那些口号貌似真的起了一些作用,像是镇妖符般,课间已不再是菜市场。班主任又无时不在地出现在班里,难道连课间休息他也要占为班会时间用嘛。真是尽心尽力,教育界的良心啊。

看见班主任进来,我趴在桌子上休息,一本正经的开会是格外累人的。这就是一些领导干部们开会一定要到旅游景区或者高档酒店的根本原因吧。

“就先坐在后面那个空位子吧!过两天再调整一下”,班主任一贯的音调。

额?又来新同学了?还真是厉害,都开学快一个星期了才来报道。因为早晨起来太早读书,课间是最好的补觉时间。可不愿浪费一分一秒,我享受着短暂的朦胧的回笼觉。

“谢婉婷,你终于来了”哈哈,一听就是朱红那杀猪的声音。丝毫不顾及正在睡觉的同学。真是没有公德心。

什么?谢婉婷?我抽风一样的抬起头。

乖巧的跟在班主任后面,一身量身定做的校服,衬托婀娜的身材,二中这么丑的校服也只有她穿才能有时尚范,背着红色双肩包。正眯着眼看我,我赶忙起身,想和班主任说我还没同桌,可以和我坐一起。这是我梦寐以求的。

婉婷纤细的手指放在淡红的嘴唇上,做出别说的动作。她已经看穿我的心思。我只好作罢,目送着她从我身边过去。

也是,我若和班主任说了,估计他会把谢婉婷调得天各一方,整个高三都会死死盯着,别想靠近了。可是,你怎么忍心让一个乖巧、柔弱的女孩子坐在教室靠后的位子。简直灭绝人性嘛。

就这样,婉婷坐在离我三米开外的教室后排,上课连想看看她都不行。我的头若不时的旋转一百八十度,该会被关心是不是脖子有问题了。尽管如此,我还是顶风作案,抓住老师转身板书的瞬间,偷看一眼,实在按耐不住。可几次婉婷都是低着头,不知在干嘛。是否也在如我这般煎熬着等待放学。

放学铃声响后,我迫不及待地冲到婉婷的位子。

她笑靥如花。

“我给你的惊喜怎么样”,婉婷抢在我开口之前说话。

“嗯,惊得我差一点喜极而泣”,我摸着着她放在桌洞的手。那么熟悉,那么思念。

“本来上节课下课就急不可耐地想和你说话了。不过刚打铃你就出去了。都没到我位子和我说话。你干嘛去了”,我接着问道。

“班主任让我下课去找他拿书,还有一些资料一类的。又说了一些别的事。再说,下课那么多人,我直接去你位子太明显了吧。”婉婷解释道。

“哪有什么,所有人都知道才好呢。这样我在前面才放心。你看我们隔了好几排,就如同几座山的距离啊。让后面的男生知道你是我的人了,就不会再对你想入菲菲了。”,我可不放心把这么漂亮的女友放在狼窝里,一节课我可是没少回头看着,就是要盯着那些垂涎三尺的家伙。

“放心,也只有你能看上我。别人还不愿看我一眼呢”,说得像是我品味多么低劣似得。

“下午你到我那旁边坐吧。反正咱两都是一个人作一张桌。班主任这不是浪费桌子嘛。更像是法海”,我拉着婉婷的手说。

我抬头看了一眼,教室里的人几乎全都回去了,好像只有吴蕊一个还在低头学习。

“不要,班主任说过几天会把我调前面的。刚来就坐前面不好,别人都是开学就来分的位子。把谁调后面都不好”,婉婷倒是非常理解班主任的“苦衷”。

“我不管,反正坐在这我不放心,就连上课看你一眼都像是做贼似的。而且头还要旋转三百六十度。下午上课前,我就把你的位子搬过去”我继续纠缠着,斩钉截铁地说。

“你要是这样做,我就、、、、、、、就不理你了”,婉婷结巴着说,像是有点生气了。

我也只好作罢,尽管心里一万个不情愿。只好另想办法。

我帮着她收拾好书本,打算送她到学校门口。

婉婷背上书包,跟在我的后面。

吴蕊抬起头和谢婉婷笑了笑,打了个招呼。

“刘德汉,你等一下。我这有道题目不会做,你帮我看一下”,吴蕊命令式的语气强硬地对我说。

“下午可不可以,都放学好久了”,我柔声细语地推脱道。我还有好多话想和婉婷说呢。她第一天来上课,我多想放学送她到学校门口。这是我幻想了一个暑假的情景。

“不行,现在就要。你蹭我那么多饭,难道不该报答我嘛。帮我算道题都拖拖拉拉的。”,吴蕊像是及其不满地朝我吼叫。让我都有些陌生。

我只好让婉婷自己先回去,我无奈地拿起吴蕊扔给我的题目。婉婷和吴蕊摆手示意后就走了,吴蕊也一脸笑容的和她说再见。

我扫了一眼题目,是一道非常常规的等比例数列,以小翠的基础倒不至于十分棘手。

“利用x与y的函数关系,求出等比差,带入不就行了。不是很难啊”,我在纸上写着运算步骤,很快就求出答案。

“可是我不会!”,吴蕊理直气壮地说。连看也没看我递过去的计算出的结果。像是连我告诉她题目都是错。

“你为什么那么关心谢婉婷,我看你两节课回了七次头,放了学就跑后面唧唧歪歪”,吴蕊用极不寻常的语气质问我。

“开学时我就像告诉你的,那个,,,,,,我在和谢婉婷恋爱。”我像是犯了什么错似得没敢抬头看吴蕊,吞吞吐吐地说着。

她没有说话。我低着头。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隔壁教室传来“咚咚”的桌椅碰撞的声音,有点像谁在发火拿板凳出气的味道。

“你很喜欢她吗?”,吴蕊盯着我问道,像是在拷问。虽然我没有抬起头,但我能感觉到她在瞅着我的眼神。

“嗯。很喜欢。”,我抬起头看着她说道。看着吴蕊的眼睛有种混混沌沌的东西在侵蚀着她的眼瞳。

“这道题,我知道了。谢谢,耽误你时间了”,话题突然地转换让我不知所以。

谢谢?耽误你?第一次从吴蕊嘴里说出这话。

我第一次听到。却及其刺耳。可是,你还没祝福我呢!

婉婷来学校的两个多星期,我每节课下课都会去后面她的座位,直到上课玲响。但是会注意提防着班主任的突然出现。

早自习上课前准点地在学校大门口等她,然后一起进教室;放学后,收拾好东西,一前一后走出教室,迅速离开班主任的视线范围,一起走到大门口;周六不再像以前只是上午上课,下午依旧上课,婉婷就会想暑期一样去我那里待到天黑,然后我再送她回家。

帮婉婷补习是我课余时间最重要的事。上课前、下课后、周六下午放学。婉婷劝我别去后面她位子太频繁,太高调明显了。

可是我控制不住。

当形成一种习惯,只会增加程度,很难改变。

我们的关系曝光于班级之中,甚至于年级上一些喜欢八卦的人都有背后议论。走在校园里,时常有人投来我理解为羡慕的眼光。郎才女貌,应该符合吧。

只是自从吴蕊那天放学问我题目后就没有和我说过话了,问题目也不找我了。甚至有两次迎面碰见,她也是低头加快步伐地过去。我想问她怎么了,又感觉有些多余,心想也许是高三的压力比较大吧。

婉婷在班里除了我,更多的是和她以前同桌朱红在一起,偶尔也会和吴蕊聊天。她们的关系也蛮好的。后面的同学也挺照顾她,只是多数时候她仍是木讷。尤其是上课的时候,我依然忍不住会偷看几眼。也许是听不懂,也许是坐在后面太孤单。真希望快点考试,那样就可以重新排位子了。这是班主任的一贯作风,凭借每次的成绩动态适当调整位子。把一些成绩进步大的往前调,两个同桌上课爱聊天的拆开。

我几次都忍不住的和婉婷提出把她桌子搬到我前面,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被她软硬兼施地拒绝。以生气为威胁,而这对我来说是致命的。我希望她每天都快乐,不要因为任何事不高兴,那样我也会不开心。不管我有多么的坚定,看到她不情愿的表情我的心就软了。

我的情绪是她的附属品,更像是她的奴隶,受其影响,更由她操控。

周六最后一节课下课,我争分夺秒地草草收拾几本书想要快点回去,当然和婉婷一起。外面的世界太纷扰,两个人呆在狭小的住房内哪怕是无话可说,只是脉脉地看着对方,也足以抵得上任何千言万语。

婉婷快我一步站在走廊的拐角处回头张望,是在等我。只是她从不愿到我座位等我,应该是怕被班主任撞见吧。晚霞照着她晶莹剔透的脸庞,像珍珠,似斐玉。

走在校园里,我几次想要拉着她的手,都被她挣脱。我们的爱情只有在我的住房里才是自由的,见不得光,像是老鼠,只有在无人的时候或是自己的洞里,才能随心所欲。开学上课后婉婷总是这样有所顾忌,而我则无所忌惮。

难以控制的喜欢,为何要压抑在内心。没有什么可躲藏的,喜欢就是引以为豪,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

“为什么你总像是惊弓之鸟一样,在教室、在校园里都不敢和我走太近。”,打开房门我不理解的问婉婷。

“我想让你顺利的、没有困扰的高考。到那是我们的爱情才会得到祝福”,婉婷拉着我的手想老师一样循循善诱道。

“可你是我的骄傲,我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最引以为豪的不是在这个学校名列前茅的学习成绩,而是你”,我坚定地像是在宣誓。

婉婷眼睛湿润地看着我,然后头靠在我的胸膛。这是我一个星期最享受的时刻。

“我想为你做顿饭”,婉婷像是在宣布一件伟大的事开心的说,脸上挂着标志性的迷人的微笑。

“做饭?用什么做”,我诧异道。我这小小的出租房,除了座椅板凳床就是书了,唯一一个电器就是风扇。

“我已经和吴蕊商量好了,明天中午去她那,用她的厨具,我买菜去”

吴蕊?去她那做饭。可是她已经将近两个星期没有和我说话了。

“你不是经常去她那吃饭嘛,这次我做给你吃”,婉婷补充道。

“好,但是明天你该不是用一天时间做饭吧。我想在吴蕊那吃过后,我们两个去拍几张照片吧。这样每天回来就可以看见你了。好吗?”,我恳求地语气征询婉婷意见。

婉婷点头表示同意。

婉婷说她第一次专门为除了她爸以外的男的做饭,我引以为荣,并期待着以后会取代她爸位子。她爸是她前世的情人,我是她今生的爱人。

星期日,难得的睡个懒觉。一个星期中唯一五点闹钟不用响的一个早晨。醒后,摸出手机已经是将近十点半,还有一天未读信息。婉婷的,九点钟发来的,打开收信件:我已经在吴蕊这了,起床后开来,记得买些水果。

我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囫囵吞枣地刷牙洗脸洗头。跑得外面的水果店,精挑细选了一些水果。因为是周末的缘故,人很多。排了很久队,才付款成功。

到了吴蕊住房外,已经快到十一点半。我在外面犹豫了一下,想着吴蕊这几天为什么好像不愿理我的样子。就在这时,婉婷的电话打来了。因为已经到门口,就没有接。

“辛苦了,二位”,我微笑着朝吴蕊说。心想着会迎来一个冷漠的脸,像这段时间在教室一样。

“是婉婷一直在忙,我只是打个下手”,吴蕊笑着说,那么自然,像以前一样。出乎意料。

婉婷正在弯腰炒菜,一副认真的样子。白色的围裙外套着一间不合身的做饭用的围巾,那时吴蕊平时戴的。因为她比吴蕊瘦弱、娇小,所以戴起来自然有些宽大。

但很好看。

我把水果放在桌子上,像以前一样坐在床上,看着她们俩围着电器忙碌。很和谐、甜蜜的情景,吴蕊在为婉婷递着需要的材料。

而我坐在床上却不同以前那么自然。于是起身换了个板凳坐下。

一副满汉全席式的午饭被摆在桌面,荤素搭配合理,色香俱全。

吴蕊特意买了一瓶饮料,我们举杯庆祝,婉婷向她道谢,感谢她借厨房给她,还帮着做饭。我也只好和婉婷一同表示谢意。

“祝福你们,要好好珍惜哦”,吴蕊举起杯看着我说。我们一饮而尽,这是我最想得到的祝福。

很多菜,只有我在不停地吃,婉婷只是象征性的试了几道菜的口味,吴蕊也吃的很少。因为不知说什么,我只好硬着头皮不停筷子。

“一定比我做的饭好吃吧”,吴蕊突然开玩笑似的问我。

我想了半天却不知怎么回答。吴蕊做的味道确实比婉婷好,因为每天做饭的缘故吧。但我觉得今天的饭真香。

“我做的肯定没有吴蕊做的好吃,没她帮忙,我一定是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婉婷如实的说,充满感激。幸亏婉婷帮我回答了,不然我倒无言以对。

饭后,婉婷帮吴蕊洗完餐具,我们就离开了。

我们去拍了很多张大头贴,我最喜欢那张趁她不注意偷吻她并完好地抓拍到的照片。我们把所有照片的电子档都存在了空间里。

一个下午玩得真开心,想暑假一样。

脑海中的疑问困扰着我一个下午:吴蕊应该没有生我气吧?没理由啊。我又没惹她不高兴。那天的题目也很认真的给她讲解了啊。

婉婷还不停地夸吴蕊人真好,像姐姐一样的贴心。说是在班里是除了她同桌就是吴蕊最好。

难道是女生每个月的周期性生理因素?我心里揣摩着。嗯,应该是。

第十章 高三伊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