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前兆

  他们,到底是谁,竟然知道我们的身份--by痕

看来,他们有可能是黑道三大势力的人了--by烯

真是不简单,连安氏都不放在眼里--by泽

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你给我等着--by安可歆

“邪,我累了,先回别墅吧,我要好好准备今天下午的饭局。”残雪慵懒的说。

“恩”邪点了点头,两人再次开上兰博基尼飙到私家马路上,直至在一座黑白格调的别墅前,停下。

邪和残雪下车,推开了大门,绕过彼岸花园走到长廊随后拐入客厅。

残雪随意的走到沙发前坐下,揉揉了太阳穴。邪则是去了厨房,为残雪倒了一杯热水。

“喝点热水,你的脸色又不太好了。”邪担忧的看向残雪。残雪接过水杯一饮而尽,滚热的热水穿过喉咙。

“今天下午,我要暴露我们世界首富的身份。”

“他们知道了又如何。”邪好笑的看向窗外,坐到了残雪的旁边。

“残雪,真的不能放下嘛,你爸爸妈妈生前让你离开不要回来,就是为了不让你看到那一幕,不想让你变成现在这样。如果你哥哥还在,他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也不会同意你这样做的。”邪看向残雪。

“邪,已经回不去了,我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懦弱的我,现在的我,叫独孤残雪。你别再劝我了。”残雪闭上双眸,起身转身走上楼梯,向卧室走去。

“准备准备,要出发了。”残雪的声音回荡的空气里。

邪不知在想什么,只是看向窗外,一句话也不说,目光变得深邃。

----------------------------------六点-------------------------------------------------

“邪,走吧,出发。”残雪无奈的说,眼里却是迷离与彷徨。

邪点了点头,跟上了残雪的步伐。

两辆兰博基尼飞速行驶在路上,残雪单手握着方向盘,思绪却不知飘向何方。

Sakura酒店。。。

残雪银色长发微卷着披泻下来,显得有些慵倦和叛逆。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细长的柳眉被她画上了深紫

色,暗色的眼影下,被长睫毛盖着的黑色双眼烁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光,却深藏着不易察觉的忧伤,用冷酷

深深掩着。那高窄的鼻梁,秀气中带着冷漠。咬着几乎无一丝血色的唇,似雪的脸上显出几分苍白。一条闪

着细小水钻的黑色吊带短裙搭着一件小巧的牛仔披肩,配着一双黑色的抽折高筒靴。耳朵上一对黑白的一圈

一圈的耳环,脖子上挂着黑白色的十字架。冰冷的目光以傲视群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恍若罂粟绽放更令

人感到恐惧。

邪大大的紫色T恤,简单的牛仔裤衬出修长的身形,白皙的皮肤细腻如白瓷,黑色的眸子里有着不可一世的高傲和冷漠,如一谭深渊,一点点结冰,最后万籁俱寂,高挺的鼻梁,樱花般的唇瓣微微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银色的手链缠绕在纤细的手腕上,随着步伐发出清脆的声音。

残雪和邪对视一笑,走进电梯,有力的按下101楼。不到一分,电梯门缓缓敞开。残雪和邪迈着承重的步伐向樱花房间走去。

前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