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落寒风

紫耀星火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初生下山盟心头,未雨绸缪向断月

  夜雷山庄,因为是冬季的缘故,天空中下着鹅毛大雪,外面一处白雪皑皑,夜雷山庄的门前,早已经被大雪遮盖住了,门口坐着一位少年,俊秀的脸庞在白雪之中多了几分白嫩,少年委婉地拿起在地上的蓝花瓷酒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随即,眼神一变,将蓝花瓷就杯扔在地上,拔出长剑在这雪地里,挥舞起来。

  远处一位穿着白色衣服的男子向他走了过来,少年将手中的长剑向他飞去,男子凌身一跃接住少年扔过来的剑也在这雪地里,挥舞着。少年将手背了过去,脸上的笑容却多了几分,男子挥舞着长剑雪地里留下男子的幻影,男子将长剑背过身去,道:“燕寒风,汝吾从小一起长大,这偷袭吾的毛病不知何时能改啊?”

  燕寒风道:“林龙子,汝吾二人皆为这夜雷山庄收养,警觉性竟也不过如此嘛,对了,大晚上的不在屋中休息,所为何事?”

  林龙子道:“何事,呵呵,吾何事能麻烦燕师兄啊,汝吾虽说在一个门下,在这里吃得饱住得暖,燕师兄,为何要出去流浪呢?”

  燕寒风站在雪地里笑了笑说道:“林师弟,这外面的世界,汝可能有些不太明白,吾和汝在这夜雷山庄生活了二十余年,难道,汝不想看看外面的世界终究是什么样子的吗。再者说,就算长大的鸟儿,长大之后,也会离开生母去外面闯荡,吾又何不是呢?”

  林龙子道:“话虽如此,可是,汝也不应该不告而别,也应该和庄主他老人家说一声吧。”

  燕寒风道:“林师弟,汝大可放心,师父那,吾会亲口告诉他,若是无事的话,请速速回屋吧。”

  林龙子将背上的长剑向燕寒风扔了过去,燕寒风侧身一躲,长剑便插在了雪地之中,燕寒风看着在雪地里瑟瑟发抖的银色长剑,将头一扭看向林龙子道:“林师弟,汝什么意思?”

  林龙子勾了一下自己的嘴唇道:“亦走亦不走,若师兄执意想一走了之,不如将现在站在汝面前的师弟打倒。”

  燕寒风道:“林师弟,为何这样作贱自己,汝吾是同门,就算师兄要走,也不会对自己人下手的。”

  林龙子道:“师兄,若是汝一意孤行,师弟只能得罪了。”林龙子举起拳头向燕寒风的脸打去,燕寒风翻了个跟头说道:“林师弟,不必这样了,吾是不会和汝打的。”

  林龙子扑了个空说道:“师兄,从小到大,汝做对也好,做错也罢,师弟全部听汝的,可是今日,汝就暂且听师弟一次吧。”说着便又向燕寒风袭来,燕寒风只躲避不还手,林龙子道:“师兄,回头吧。”

  一名穿着华丽衣服的老者挡在了燕寒风的面前,林龙子的拳头恰巧打在了老者的身上,老者将林龙子的拳头握住,手一转,便化解了林龙子的内力。林龙子后退了几步看着自己面前,的老者,渐白的胡子在雪地里被雪风吹着,一身华丽的衣服,穿在身上,林龙子单膝跪地抱拳道:“庄主。“燕寒风从后面单膝跪地道:”庄主。

  老者将二人带进屋内,屋中甚是明亮,老者坐在椅子上,手捧着兰花瓷茶杯,燕寒风与林龙子跪在地上,老者一旁的女子却显得有些担心,女子粉嫩的脸上,挂上了忧愁,一身蓝色衣裳,站在一旁犹如水莲花一样,清新淡雅,温暖。

  老者将蓝花瓷茶杯放在桌子上,咳嗽了几声,带着一些沙哑的声音说道:“汝二人为何交手啊?”

  燕寒风与林龙子在地下对视了一下,林龙子抱拳道:“庄主,不,师父,是弟子的错,弟子原本想将师兄留住,可惜,弟子武艺不急于师兄。”

  老者点点头对着燕寒风道:“寒风,此事,汝难道就不想说些什么吗?”

  燕寒风犹豫一会儿道:“师父,弟子执意下山,恳请师父成全。”

  老者说道:“汝执意下山,为师不难为汝,人各有志,若你想下山,比将其打败为师,为师方可将汝放下山去。“

  燕寒风有些惊讶站起身来,有些激动的对着老者说道:“师父,徒儿怎么可以与您交手呢?倘若,师父不认徒儿,徒儿自会下山,若是有江湖人问起师承何派,徒儿也不泄露夜雷山庄半个字句。“

  老者道:“寒风,无需多言,若汝想下山,必须将为师打败,若汝不想下山,为师今日就当今日之事没有发生过?“

  老者身旁的女子突然开口道:“爹爹,大师兄执意如此,咱们如在逼他,他会很伤心的,小女到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

  三人各有疑问,老者说道:“哦,不妨说来听听。“

  女子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说道:“爹爹,大师兄在夜雷山庄呆了二十余年,对外好奇,也是在所难免,夜雷山庄,大义炳然,在江湖之中也是颇有名气,江湖中人称夜雷山庄的弟子为双杰一秀,这双杰自然指的是,燕师兄与林师兄二人,这一秀自然指的是奴家,爹爹,您方才也说过,只要将爹爹您打倒,便可放大师兄下山,,可是,今日天色已晚,不如给大师兄点时间,让他好好想想,并且大师兄的为人,你我都知道,三天,先给大师兄三天时间,让他好好反省,若三天过后,仍想下山,在与爹爹比武,也不迟啊。“

  老者想想道:“梦菲说的有几分道理,这样,寒风,为师给汝三天时间,这三天之内为师罚汝好好想想,反省反省,三天之后,为师放汝出来,汝若还想下山,必须将为师打败,汝可明白。“

  燕寒风没有什么可说的,只能抱拳道:“弟子谨遵师命。”老者站起身来,将林龙子扶起,挥袖走出门外,林龙子回过身见师父离去,便松了口气,坐在了地上。

  梦菲见寒风如此的好笑,便不由主的笑了笑::师兄,汝可真有意思。“

  燕寒风勉强的笑了笑道:“有意思,不知小师妹,见师兄如此的邋遢,心里不知有何看法啊。”

  梦菲走进身旁将燕寒风扶起,让其坐下,倒了一杯茶说道:“大师兄,为何突然想下山呢?”

  燕寒风接过茶水,喝了一口说道:“小师妹,吾想,师兄的身世汝也知道,吾从小便是孤儿,被师父收养,承蒙爱戴方有吾燕寒风今天,常言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吾虽舍不得夜雷山庄和师父,但吾还要知道吾的爹娘到底是谁,小师妹,不知师兄此话,你可明白?“

  梦菲说道:“想吾夜梦菲,是汝和林龙子两人的师妹,按常理来说,师兄做事,师妹无权干扰,可是若师兄执意下山,师妹只能站在爹爹身旁,阻止汝下山,师兄,别怪师妹无情,要怪就怪汝自己选择的路。“说罢,夜梦菲走出房门,燕寒风看着夜梦菲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气,转之,喝掉桌子上的茶,空无一人的房里仅剩燕寒风一人,燕寒风走出房门回到房间

第一章初生下山盟心头,未雨绸缪向断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