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寒风夜下别旧居,寒风红秀月下谈心

  燕寒风道:“坚持?弟子愚钝,请师父告之。”

  老者道:“也罢也罢,时间来的快也过得快,也是时候让你下山了。”

  燕寒风惊喜道:“师父,当真,能让徒儿下山?”

  老者背对着燕寒风,燕寒风双膝跪地,脸上的表情有些严肃,道:“去吧,不过,今日下山,日后若有江湖人问起,不得说是我夜雷的徒弟,吾要是得知,必杀之。”

  老者说的这句话,让燕寒风有些惊讶,他没有想过,自己换的下山的自由,可同样也换来的师徒终结之路,燕寒风望着老者的背影,叩了三首,道:“徒儿在此谢过师父,一十余年前,吾还幼儿,承蒙师父救赎,否则焉能有寒风今日。”

  老者道:“今日为师告诉你比武不在于比武,而在于坚持,意义在于若两人决斗,必有一伤,你若下山去闯江湖,必会受伤,为师今日在此让汝发下重誓,若离了夜雷山庄,不得称其是吾夜雷的徒弟,汝可答应?”

  燕寒风心里很不是滋味,脸上的表情也有些伤心,眼泪也是悍然泪下,望着无动于衷的老者,燕寒风叹了一口气道:“弟子谨遵师命,弟子下山之后,不会称其是夜雷山庄的人,弟子在此发下重誓,自下山日起,与夜雷山庄毫无瓜葛,若有江湖中人问起,师承何门何派,徒儿自当会说是家传的,绝不会坏了夜雷山庄的名声。”说罢,站起身来向后走去。

  老者渐渐的转过身,看着燕寒风逐渐消失在自己视野的背影,心里暗暗道:“寒风,不要怪为师,为师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若是有其他江湖中人知道,你是燕家的遗孤,恐怕要牵连到夜雷山庄,与其这样,还不如放汝出去锻炼锻炼。”

  燕寒风挥到自己的房间,坐在床上看着屋子里的场景,回忆逐渐的涌上了脑海之中,林龙子与夜梦菲二人走进来,看着燕寒风独自一人在那,便过去道:“大师兄,恭喜师兄下山。”

  燕寒风抿抿一笑道:“尔等二人就会拿吾来开涮,是啊,吾是下山了,可是,尔等可知师父老人家对吾可说了些什么?”

  林龙子与夜梦菲互相对视了一下,道:“请师兄告之。”

  燕寒风着实的叹了一口气,拔出长剑,道:“师徒情分恩断义绝,不得称其为夜雷山庄弟子之命。“

  林林龙子有些惊讶道:“师父,为何如此的狠心,若想放大师兄下山,说好打败师父即可,为何偏偏要与师兄恩断义绝,吾去找师父,问个清楚,绝不能让师兄受如此的委屈。“

  燕寒风叫住林龙子道:“师父这么做,对吾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吾喜欢师父,柯师傅,偏偏选择这样做,吾也无他法。“

  夜梦菲道:“师兄,何时动身?“

  燕寒风道:“晚上就走。“

  夜梦菲问道:“为何如此匆忙?“

  燕寒风答道:“回京城燕府,那里则是我的家,可是一十余年前,眼福已经不复存在了,吾要调查谁灭了燕府,吾要报仇。“

  林龙子抱拳呼道:“师兄执意如此,师弟师妹自会到晚上为师兄送行。“

  燕寒风“哦“了一声道:”多谢师弟师妹的美意。“

  夜梦菲道:“师兄下了山之后有何打算?“

  燕寒风道:“不知,走一步看一步。“

  入了夜,燕寒风穿着一身灰色衣裳,拿着剑,背着行囊,打开那雕花大门,停下了脚步,回过身,看了看屋子,摇摇头,关上雕花大门,向着庄外走去,望着头上不远处的月亮,燕寒风抬起头,叹息了一声,道:“要离开了,心里还真是有点儿舍不得。“

  庄门外,林龙子与夜梦菲二人早已在此等候,林龙子斜靠在门上,一身白色衣裳,恰巧与天上的月亮相对比,夜梦菲穿着一身粉色衣裳,眼睛里却有一些惹人心疼的眼泪,林龙子看着远处燕寒风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走来,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燕寒风走到林龙子与夜梦菲二人面前道:“师弟,师妹,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转之,从腰间的束带里拿出一块蓝色玛瑙制成的玉佩,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的发亮,握着夜梦菲的手,将玉佩放在夜梦菲的手心之中,燕寒风呻吟了一下道:“小师妹,这是那天陪汝逛街的时候,吾顺手买的,吾不知道小师妹喜欢什么,一块玉佩,不成心意。“

  夜梦菲的脸上的泪水悍然泪下,燕寒风笑了笑,擦了擦夜梦菲脸上的泪水道:“吾知道,尔等舍不得,所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也是时候离开,汝若要是哭了,岂不是让师兄触景伤怀吗?“

  夜梦菲道:“师兄,吾会记着汝的,师兄永远是师兄,无需再多言了,师妹不哭便是。“

  燕寒风嫣然一笑道:“这才是寒风师妹也。“

  对着林龙子,林龙子抱拳换了一声:“师兄“燕寒风道:”你是这夜雷山庄的二师兄,无走了,要好好照顾师父与小师妹,师父老人家年纪尚高,必须照顾好师父,汝要记得,今日寒风离开夜雷山庄便不是夜雷山庄的弟子,尔等无需再叫寒风大师兄,汝走了。“

  林龙子带着悲伤的眼神目送着燕寒风离去,曾经多少的回忆到了脑海,小时候一起练剑,一起学武,一起给小师妹摘果子,一起去河里游泳,可是这些却变成了回忆,林龙子望着燕寒风离去的背影大呼道:“师兄,一路走好,师父老人家不同意,燕寒风永远是大师兄,这是天定的,也是我们心甘情愿的。”

  远处的燕寒风听见了林龙子的声音,停下了脚步,用力捏了一下肩上的行囊带,他想哭,可是却哭不出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不出来,曾经自己亲眼看着父母倒在了自己的面前,那时候的他痛哭流涕,可是现在的他已经长大成人,尽管泪水已经涌上了眼睛里,他也只能强忍着告诉自己,不许哭,这是他自己对师父的约定,也是对师妹和师弟的约定,终于,他迈出了踏上江湖的第一步。

  夜雷山庄大厅里,夜雷山庄机关重重,若是没有夜雷庄主,林龙子和夜梦菲带路,恐怕就算武功再高的人也会命丧与此啊,也许是听见了林龙子的呼声,夜雷苍老的脸上也留下了泪水,手里面还紧紧握着小的时候送给燕寒风德尔木偶,这个木偶普普通通,木偶脸上微笑的表情仿佛和燕寒风有几分相似,夜雷看着白色的木偶,泪水一滴一滴的落在了木偶上面。

  “师父,爹。”夜雷擦了擦眼泪,身后的林龙子与夜梦菲二人看着师父自己心里清楚,师父哭过了,可是都深深的埋在了心里,夜雷回过头道:“寒风走了?”

  林龙子与夜梦菲互相对视了一眼,抱拳道:“是,师兄走了,师父,徒儿有一事不明。”

  老者道:“请讲。”

  林龙子道:“师父,弟子所问之事就是,师父为何要与寒风师兄断绝师徒关系?”

  老者道:“这么做,也是为了他好,尔等可知道燕寒风是何许人也?”

  林龙子道:“虽然吾与小师妹从小一起长大,可是对寒风师兄的身世确实是浑然不知。”

  老者背过身束着手,叹息道:“寒风的身世,吾却知道,寒风出身名门先祖则是燕国的燕昭王,算起来,寒风则是燕昭王的后代,他可是皇族之身啊,当时宫廷政变,寒风所住的燕府,被神秘人所灭门,那时,燕府火气滔天,吹无人烟,吾恰巧路过,看见一个孩子,便把他带了回来,因为当时寒风萧瑟,故取名”燕寒风“。

  林龙子听完,沉思了一会儿道:“若照师父的话讲,师兄下山岂不是很危险?“

  老者道:“熟不危险,此番下山,对寒风或许来说只是磨练罢了,或者让其出去见见世面也未尝不是件坏事啊。“

  已经深夜,林龙子与夜雷探讨完事情之后,回到房间,看见夜梦菲在不远处独自一人坐在那,林龙子犹豫了一会儿可是对待同门之谊,林龙子还是走了过去,唤道:“小师妹。“

  夜梦菲回过头,道:“林师兄,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休息呢?”

  林龙子坐了下来,道:“这么晚了,小师妹,不也没休息吗,不也是在这儿的凉亭之中呆着吗?”

  林龙子的目光恰巧停在了夜梦菲手中的蓝色玛瑙玉佩,看着夜梦菲精致的侧脸道:”你在想寒风师兄对不对?“

  夜梦菲回过身来,将手中的玉佩收了起来道:“是。”

  林龙子抿抿嘴道:“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寒风师兄离开了夜雷山庄,你这当师妹的,也应该振作起来,作为夜雷山庄庄主的掌上明珠,觉得这么做合适吗?”

  夜梦菲道:“小师妹,不懂林师兄所说何意?”

  林龙子道:“寒风师兄出身皇族,只因为宫廷政变,流落民间,或许有一天他真的当上了皇上,会回来接小师妹呢?”

  夜梦菲的脸上顿时有了几分笑容道:“;真的吗?”

  林龙子点了念头,夜梦菲站起身来回了房间,林龙子看着开心的夜梦菲道:“小师妹啊小师妹,只记得汝对寒风师兄的感情,吾对汝的感情,汝何尝挂在心上呢?”

  燕寒风独自一人走在寂静的黑夜里,出了城,便看见了很少人的市集,买面条的小贩,灯笼的小贩,应有尽有,燕寒风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去,走着走着,不知走了多久,燕寒风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万里楼的门前,燕寒风抬起头看着头上“万里路”三个字,心里暗暗道:“怎么稀里糊涂的走到了这里,算了,现在时辰一晚,不如现在这里扎脚吧。”

  推门而入,看着里面没有人的店中,只有店小二一人在那忙活,店小二听见推门声,道:“小哥,今天已经打烊了,若想吃饭,明天请早。”

  燕寒风道:“这位小哥,吾不是来吃饭的,而是来住店的。”

  店小二抬起头,看着穿着灰色衣裳的燕寒风道:“这位小哥,好像在哪儿见过你,对了,吾想起来了,汝前几日带着一位姑娘与那几个大汉在店中打斗起来。”

  燕寒风笑道:“前几日多有得罪,请见谅。”

  店小二到:“没事没事,公子既然是住店,既然有房。”

  开了房间,燕寒风将行囊放在了床上,隐隐约约的听见了笛声,笛声清新脆耳,让原本有些悲伤的燕寒风变得有些开心,燕寒风坐起身来,闻声而去,走到大厅之中,抬起头,看着屋顶那名穿着红色衣裳的女子,画着重重的妆,一头黑发自然地垂落在身后,燕寒风轻盈一跃,来到女子的身旁,女子的笛声戛然而止,呼道:“谁?”

  燕寒风道:“姑娘,实在是不好意思,在下只是无意间听见笛声,感觉清新脆耳,不防打扰了姑娘的芳心,还请姑娘见谅。”

  女子扭过头看着男子的面貌,很是俊丽,可却有些面熟,忽然之间她想起来了,是那天那名少年,抿抿一笑道:“公子,可还记得奴家?”

  燕寒风抬起头道:“姑娘是……?”

  女子道:“公子,不记得奴家了吗,万里楼红秀儿。”

  燕寒风笑道:“原来是红姑娘,在下失礼了。”

  红秀儿道:“公子可真会说笑,对了,公子,这么晚了,来万里楼所为何事啊。”

  燕寒风坐了下来道:“不满姑娘说,吾被赶出来了。”

  红秀儿疑问道:“赶出来了,难不成公子是触犯了门规不成?”

  燕寒风答道:“并没有。”

  红秀儿道:“得罪了师父。”

  燕寒风道:“也不是”。

  红秀儿道:“那所为何事?”

  燕寒风道:“不为何,只是想下山罢了。”

  红秀儿笑道:“公子若是想去闯荡江湖,奴家劝公子打消念头。”

  燕寒风道:“为何?”

  红秀儿道:“江湖,不是说闯就闯的,当然了,若是公子执意想去,奴家当然也没有资格拦着,公子既然无睡意,若看得起奴家不如在这屋顶之上吃吃酒,赏赏月。”

  燕寒风道:“好啊。”

第七章寒风夜下别旧居,寒风红秀月下谈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