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寒风红秀把酒欢,月下寒毒发作身

  夜色西西,明月朗朗,星河灿灿,微冷的气候让明月着实的比往常更有些微凉,夜色入目,死一般的寂静,只有呼噜与一天的疲惫在睡意中慢慢退去,这微凉的天气,让坐在屋顶上的燕寒风与红秀儿,都打了个寒颤。

  万里楼屋顶,坐着一男一女,男的约有二十出头,女人也有二十出头,望着眼前的明月,燕寒风笑了笑,道:“没想到姑娘开店,店中竟有如此的美酒,正所谓美酒配佳人啊。“

  红秀儿有些不好意思,倒了一杯酒递到了燕寒风的面前:“不知佳人是谁?“

  “当然是姑娘您了“燕寒风看着面前的美酒一饮而尽。

  “公子说笑,奴家怎能配得上佳人二字,奴家在这开着万里楼,之所以叫万里楼,是因为客人万里而来皆是客人,又何尝不是想要将万里楼发扬光大呢?“红秀儿又倒了一杯酒。

  燕寒风笑着,不语,过了许久,燕寒风站起身来,张开双臂,感受着月亮带给自己的微微绵意,叹息道:“有好酒,我却不得看见如此的雅兴,方才姑娘独自一人在这空无一人的屋顶之上吹笛子,不知可否再吹一只,让在下有脸赏阅赏阅。“

  红秀儿却有些不好意思,抿抿道:“公子实在是折煞奴家了,奴家在这屋顶之中吹笛,是为了让城外之人美美的进入睡意,若公子执意要让奴家吹笛,奴家依公子便是。“

  红秀儿拿起笛子却被燕寒风拦住,道:“姑娘无需害怕,在下只是有些兴趣罢了,我又岂敢强迫姑娘做任何事呢,说到此,我还要谢谢姑娘你呢?“

  越说越离谱,红秀儿问道:“谢谢我?,不知奴家何时帮助过公子啊。“

  燕寒风喝了一杯酒,道:“姑娘可记得前几****在万里楼吃酒,带着那名女子?“

  红秀儿点了点头:“记得,那姑娘可是公子的发妻?“

  “发妻?“燕寒风笑了几声,道:”姑娘你不要误会,我与那姑娘只是同门师兄妹的关系,何来的发妻之说啊?“

  红袖道:“公子不需要解释些什么,你与那姑娘依奴家看来,倒也挺般配,那公子下一步有何打算?”

  燕寒风坐了下来,道:“打算,我哪儿还有什么打算啊,若真是想打算的话,我想回趟杭州,那里曾经是我的家,只不过,现在的家已经没有了。”

  红秀儿看着燕寒风白净的侧脸,在月光之中却显得有些泛光,夜幕森森,空无人际的大街上,却只能听见一男一女的交谈声,伴随着有些虫鸣之声,两人彼此的关系仿佛又近了一步。

  燕寒风道:“今日天色已经深了,在下便不打扰姑娘了。”刚想起身,红秀儿身体感觉有些不适,瑟瑟发抖,燕寒风见状,连忙问道:“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冷……我好冷”红秀儿瑟瑟发抖,燕寒风摸了摸红秀儿的额头:“没发烧啊,姑娘你这是到底怎么了?”

  可是,红秀儿还是瑟瑟发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冷,燕寒风犹豫了一下脱下了外套,披在了红秀儿的身上,洪秀儿的脸颊上生了些冰霜,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脸颊一点一点的流到了红色衣服里,渗透在里面,看着虽然有些虚弱的红秀儿,燕寒风心里却有一些芳然心动。

  燕寒风抱起瑟瑟发抖的红秀儿,回到房里,红秀儿微微发抖,嘴里念叨着:“冷,我好冷。“

  路过中厅,看见店小二,燕寒风连忙道:“小二哥,赶紧生一盆火炉来,你们家的老板娘很冷。“

  店小二看着躺在燕寒风怀里的老板娘,道:“好嘞。“

  燕寒风将红秀儿放到屋中,看着躺在床上瑟瑟发抖的红秀儿,让燕寒风有些猜测,第一次见面,便在她的店中大打出手,而现在红秀儿旧病复发,让燕寒风心里有一丝着急,也罢,燕寒风告诉自己自己一定要救她,不单单是朋友的关系,店小二打开门将火炉放在正中央,燕寒风将床帘卸下,运输真气给红秀儿,红秀儿脸上的冰霜渐渐退去,燕寒风他也因此消耗太多的真气身体很虚弱。

  ……

  清晨,万里楼店外依然是人来人往,热热闹闹,好比人间圣地,红秀儿微微睁开眼睛,阳光透过纸窗照在他那有些疲惫的小脸上,红秀儿抬起手挡住阳光,昨晚的事情,1她有些不记得了,叹息一口气,掀开床帘,只见一名穿着白色衣裳的男子坐在离自己不远处的凳子上,趴在桌子上睡着,身体还有些抖瑟,理了理自己的一丝乱发,穿上鞋来到了男子的身边,男子的面貌,在阳光的衬托下显得别有风味,红秀儿拿起一旁的衣褂,轻轻地披在了男子的身上,打开房门,向庭院中走去。

  庭院中,花香扑鼻,种着很多花花草草,阳光照耀在这庭院之中,给这些花花草草仿佛披上了嫁衣,红秀儿走到庭院中央,略微有些记得,昨日与那男子在屋顶上喝酒,吹笛,抿抿一笑,给这名女子的脸上增加了几分生动形象,手袖之中滑落长剑,红秀儿拿起长剑,便在这庭院中挥舞起来,或刺获不刺,红秀儿一身红色衣裳,如同魅力红色蝴蝶一般在这花丛中玩闹,收剑,落步,乌黑的头发随微风自然地垂落在了脑后,恰巧这时,与那燕寒风注视着,红秀儿有些不好意思,脸色迅速立刻微微的转变,燕寒风笑了一下道:“在下还不知道,红姑娘竟会舞剑,红姑娘舞剑起来倒也像是一朵美丽的花朵,如果说这庭院之中花花草草与姑娘相比,实在是佩服不上姑娘啊。

  红秀儿行礼道:“公子严重了。”

  燕寒风点点头来到红秀儿只有半寸的地方,道:“姑娘,请恕在下多言,昨日,姑娘为何……?”

  “你是说寒毒吗”没等燕寒风说完,红秀儿抢过话来说道。

  “寒毒?”燕寒风心里有些纳闷,问道:“姑娘,身体之中有寒毒吗?”

  红秀儿回答道:“这跟公子没有关系,请公子不要多问?”

  红秀儿心里知道,她的病完完全全是练功导致的,红秀儿走到凉亭,燕寒风尾随其后,红秀儿道:“公子,你可知道《寒血神针》?”

  燕寒风听着洪秀儿的话,虽然说与夜雷习武十年,但夜雷教他的也只不过是剑法,心法,而已?“

  燕寒风抱拳道:“在下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江湖中有《寒血神针》这套功夫啊?听这意思倒挺像是邪门功夫啊。“

  红秀儿了冷笑了一下,道:“邪门功夫,没错,公子你说对了,这个武功的的确确是邪门功夫,不瞒公子说,我是个孤儿。“

  燕寒风皱眉:“孤儿?,我又何尝不是孤儿呢,连杀我全家的凶手都不知道是谁?”

  红秀儿叹息道:“早在十几年前,那时候我还小,天祸人灾,我遇到一个男子,那时候,看到他的打扮倒也像是江湖的人,他带着面纱,我无法看到他的面容,不过你,他那种给人恐惧害怕的杀意,却不得不让我屈服,我跟随了他五年,这五年之内,我倒也相安无事,可是有一天,我路过他的房间,看见他与一女子相欢,我便趴在门上敲了敲门,可谁知道,他却用迷香把我给迷晕了,当我醒来时,就发现,我的身上的各个穴道都扎着银针,痛苦不堪,我大叫了一声,他推门而入,我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说,让我练功,而这个武功就是这”寒血神针“。寒血神针练者必须是至阴的女子,而他偏偏选择了我,可是每到月圆之夜,我体内的寒毒因为气血不顺,就会发作。”

  燕寒风道:“姑娘,我没想过你还有这么心酸的过去,我也和你说说我的过去吧,小的时候,我也有个幸福美满的家,我原本以为这样幸福的生活会一直这样持久下去,可是我没想到,我的家却遭到了灭门之灾,我亲眼看着我母亲死在了我的面前,我又何尝不想去救她呢?”

  红秀儿仔细聆听着,叹息道:“公子,如若不嫌弃,就暂时在我万里楼打打杂吧,倒也是个安生的本事,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燕寒风道:“我自然听从姑娘的安排,只是,姑娘体内的寒毒,不知可有方法医治?”

  红秀儿犹豫道:“有倒是有,不过这些和没有没什么两样。”

  燕寒风阻拦道:“姑娘,此言差矣,若有一丝救赎的方法,姑娘也可以试一试。”

  红秀儿笑道:“救赎,谁曾经救赎过我呢?”

  燕寒风道:“是何许人也?”

  红秀儿道:“医仙百谷生。”

第八章寒风红秀把酒欢,月下寒毒发作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