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昔日玩伴现山庄,梦菲一人战六魔

   麒麟阁,位于东北地带,为东北地带的第一大门派,麒麟阁的建筑甚是雄伟,阁前两座石狮子,颇为雄伟,大堂中

  且看大众之中坐着一位亭亭玉立的男子,模样颇为俊俏,脸上的肤色极为白嫩,手捧着书,随意的翻着,抿抿嘴,却又显得格外动人,男子的年龄约有二十岁出头,穿着一身白色衣裳,眼神坚定自如翻阅着书,屋中有个火盆,给这间屋子生起火来。

  一名丫鬟穿着一身粉色衣裳,打开房门走了进来,行了礼道:“禀告,少阁主,二夫人在外等候。”

  男子抬起头道:“二夫人,她不在古林居呆着,何事跑到吾这儿来,速速让她进来。”

  丫鬟行礼道:“是。”转身将门打开。

  一位妇人穿着红色衣服,双手交叠放在身体面前,坚定地走到了男子的面前道:“为何不向吾等行礼?”

  男子道:“行礼?吾为何行礼,汝别忘了,吾是这麒麟阁的少阁主,为何向汝行礼?”

  妇人道:“话虽如此,可汝贵为这麒麟阁少阁主,见自家人难道不应该行礼吗?汝可知尊卑否?”

  男子道:“尊卑,汝与那左一刀在那古林居苟且偷欢,可知尊卑否?”

  传闻,左一刀,肖蒙天,林旦,狄安娜,曹子凡,百一航,皆为这麒麟阁的六大护法,江湖中人称之其为麒麟六魔,不过,没人见过其模样,见过的都已经下了地狱。

  妇人道:“荒谬,吾何时与左一刀苟且偷欢,速速讲来,否则,别怪吾不念母子之情?“

  男子笑道:“母子?汝吾之间还有母子之情吗,汝与左一刀偷欢,不守妇道,还口口声声说吾不守礼节,吾且问汝,当年,吾父因为何事而亡,且速速道来。“

  妇人道:“林景荣,不要太过分。“

  林景荣笑道:“过分,汝与左一刀杀吾生父,吾不找汝报仇,算是给汝面子了,还不速速离去。“

  妇人脸上的表情如同火山喷发一样,可怕,恶心,挥袖转身走出门外,林景荣将手中的书狠狠地拍在了案几上叹了一口气,坐了下来,握紧拳头,仿佛随时都要喷发一样。唤道:“来人。“

  门外走进一名仆人抱拳道:“少阁主,有何吩咐?“

  林景荣到:“下午还有何事未办?“

  仆人道:“下午已经无事了,只是,少阁主与那夜雷山庄庄主夜雷之女夜梦菲的联姻的事情了,不知少阁主何时能出发,前往夜雷山庄。“

  林景荣思考了一会儿脑海里回忆起了小时候家父与夜雷的父亲定下的婚事,不曾想,事过十几余年,倒也还记得,幼时,麒麟阁与夜雷山庄是世交,因此,林景荣与那夜梦菲的婚事也自然定了下来。辗转反侧片刻道:“好,即日召集人手前往夜雷山庄。“

  仆人应允转身离去。

  林景荣一脸开心的表情,道:“没想到过了这些年,吾还能遇见汝。“

  夜雷山庄,夜梦菲手拿着一根绿色的草,坐在湖边,手指撑着下巴,脸上的表情甚是忧愁,燕寒风从远处至此,心里很不是滋味,不曾想,自己与从小长大的小师妹也会有嫁人的一天,小时候的小师妹很天真,很可爱,喜欢吃绿豆糕,可是十几余年过去,如今的孩子,却长成了现在的美人。

  燕寒风走了过去与其并肩而坐,夜梦菲道:“大师兄,为何到此?“

  燕寒风道:“汝岁不然,却又曾否为其爱情所伤,汝已长大,不曾为小时为期善者,那麒麟阁少阁主甚是好,汝嫁给与他,便是汝一生归宿,又何尝忧伤哀愁在此呢?“

  夜梦菲道:“话虽如此,小的时候,吾与那厮见过几面,可那都是幼时之事,大师兄又何否在提呢?“

  燕寒风笑道:“虽是小时之事,汝为何还在此忧伤叹气呢?汝即将成为那东北第一大门派麒麟阁的少阁妃,婚姻大事本是开心的事情,汝与联姻,为这夜雷山庄,增加喜气有何不妥呢?“汝吾二人自幼一起长大,汝嫁人,吾开心至极,话说林景荣那小子,我与那厮也是幼时见面,不曾想,幼时的我,武功不敌那厮,反被那厮扑了个空,如若不是师妹出手相救,吾想,吾这条胳膊恐怕早已断了,苦至今来,做师兄的还得谢谢师妹?”

  夜梦菲道:“谢吾,师妹且问师兄,师兄愿意让其师妹嫁与那厮。”

  燕寒风道:“师妹,此话何意?”

  夜梦菲道:“何意如故,若师兄说是不愿意,吾就算下地狱被万蛇之嗜,汝也不嫁与那厮,若师兄说愿意,吾就嫁给那厮。”

  燕寒风道:“愿意与否,不愿意以否,吾若说愿意,师妹称其归宿,吾若说不愿意,师妹岂能下地狱被万蛇所嗜,师妹,此话严重了,对了,小道消息,麒麟阁的少阁主,已经向夜雷山庄来了,师妹快要嫁人,师兄在此祝福汝与那厮。”说罢,转身离去。“

  夜梦菲站起身来,跺着脚道:“寒风师兄,汝木头也。“

  转之,燕寒风来到大堂,见师父在此道:“师父,何事啊?“

  老者穿着一身华丽的衣裳,眼神霸气委婉,道:“寒风,汝师妹长大至今,方才二十有一,汝在这夜雷山庄呆了有二十余年,方才二十有二,不知,汝的想法所为何故啊?“

  燕寒风道:“弟子无知,请师父明鉴。“

  老者笑道:“汝与梦菲自幼长大,按其理,汝最了解,为师想派汝为梦菲之贴身护卫,不知寒风汝意下如何?“

  燕寒风道:“弟子厚爱,弟子正当竭尽所能保护其师妹。“

  老者道:“麒麟阁的人已向我庄进发,汝务必保护梦菲,不得有误,方有差池,为汝是问。“

  燕寒风抱拳道:“是“

  林龙子敲了敲夜梦菲的房门道:“师妹,可在?“

  夜梦菲打开房门让其进来,林龙子端着一盘绿豆糕放置桌子上,坐下来道:“小师妹,何事哀愁,不妨与林师兄说说,说不定,林师兄可以帮此呢?“

  夜梦菲道:“还不是爹爹,爹爹按其婚约将吾嫁与麒麟阁少阁主为妻,吾焉得高兴。“

  林龙子笑道:“汝与林景荣那厮成亲,甚为好计,不妨换种心态想想,汝若嫁与那厮,对其山庄与麒麟阁两家都是甚好。“

  夜梦菲道:“林师兄与燕师兄话为一体,不曾想与燕师兄探讨一番过。“

  林龙子道:“何为探讨,燕师兄与吾皆为小师妹其兄,对其关心必所应该,林师兄告辞了。“转之走出门外来至大堂。

  大堂之中,老者与燕寒风二人并肩站立,老者见林龙子来道:“林龙子,汝来正好,速速过来。“

  林龙子上前道:”师父,燕师兄,所为何事?“

  老者道:“为师派汝和燕寒风二人,为小女贴身护卫,方才燕寒风已经同意护之,不知汝的意思?“

  林龙子道:“自然恭敬不容从命。“三人对视一笑。”

  第二天,阳光明媚,已经打春,气候渐渐的回升,夜雷山庄门前甚是热闹,众多家仆与丫鬟相对而立,老者与其徒弟在门外等候。

  不到三炷香的时候,远处传来鸣笛声,三人将目光望去,见,许多穿着红色衣裳的强壮男子骑马而来,后面坐着一位穿着白色以上的男子,男子嘴角渐渐勾起道:“太好了,终于到了此地。”而男子的后面骑着六位黑色的马匹的人,各个手戴武器,到了门口,男子跳下身来道:“夜庄主,晚辈麒麟阁少阁主林景荣,在这让给您老人家行礼了,别来无恙啊。”

  老者笑道:“好说好说,今日便是汝吾两家联姻的日子,麒麟阁果不其然称之其为东北第一大门派,老身佩服之极啊。”

  老者将目光移到夜梦菲身上道:“景荣,汝可还记得这是何人?”

  夜梦菲穿着一身蓝色衣裳道:“爹爹,吾未猜错,此人便是女儿幼时的玩伴,现如今已长成美男子。”

  林景荣笑道:“何出此言,当年,吾走出夜雷山庄,梦菲姑娘倒也是个和吾一样是个还在玩泥巴的小妮子。”

  老者道:“少阁主驾到,老身岂有怠慢之礼啊,速速进来。”

  大堂外面,人多浩大,红色壮汉,相对而立,麒麟六魔站在外面护着,林景荣与夜雷在大堂之中探讨着。

  林景荣道:“夜老庄主,有话,晚辈便直说了,晚辈此次前来,一是联姻,而是想,合并夜雷山庄。”

  夜梦菲听的一言站起身来叫道:“汝为期之过分,若收购夜雷山庄,麒麟阁便有会多了一份势力,那夜雷山庄岂不在这武林之中消失?”

  林景荣道:“梦菲姑娘何须如此地大动肝火呢,若夜雷山庄能与麒麟阁合并,这无为不是件好事。”

  老者道:“少阁主,慧眼识贵人,这夜雷山庄,乃是我祖父一手所建,若这样与麒麟阁合并,老身死后有何脸面去见祖父。”

  林景荣道:“若夜前辈,看不起麒麟阁,得知麒麟阁武功不敌与夜雷山庄,如不这样,前辈如挑选一名弟子,吾在麒麟六魔之中选一位,让其交手,若吾赢了,夜雷山庄就归麒麟阁所有,若吾输了,吾就解除与梦菲姑娘的婚约,不知前辈意下如何啊?”

  老者思考了一会儿道:“好,这是其办法。”转之唤道寒风,夜梦菲道:“爹爹,这种蛮横不讲理的事情,女儿不屑嫁与他,女儿亲自上阵讨回公道。”

  林景荣道:“梦菲姑娘,甚是豪爽,好,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转之来到麒麟六魔面前,开始选择。

  夜梦菲道:“何须如此地麻烦,六人一起上便是。”林景荣给麒麟六魔一个眼神,麒麟六魔将夜梦菲围了起来,燕寒风刚想上去,老者拽住道:“先看看再说。”

  三人观战。麒麟六魔各个有双贪婪的眼睛,一个拿着流星锤地说道:“少阁主,这美人胚子有些白嫩,吾怕伤之啊。”

  林景荣道:“点到即可。”

  一张大战,一触即发。

第五章昔日玩伴现山庄,梦菲一人战六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