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寒风店中斗大汉,梦菲心中寻师兄

   死静一般的黑夜,如同天上流星划破天际,带给黑夜的天空一到温暖的光阴,随之而来的则是温暖如春的清晨,日上三竿,万里楼庭院之中,有一男子,身穿麻布粗衣,在此舞剑,如同蛟龙入海般腾空飞舞,裤摆掀起的微微尘风,使得这名男子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格外的的硬朗耐看。

  男子自然是燕寒风,一身粗布麻衣少了当初的意气风发,可丝毫掩盖不住他自身的贵族气质,一刺一击,转身一跃,长剑在手中如同花朵一样如虎添翼。

  收剑,肃立在庭院之中,脸颊的汗水也是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燕寒风擦了擦脸上汗水,席地而坐,不曾想,脑海里却回忆起了小时候灭门之痛,看着长剑,剑身倒映着燕寒风俊朗的面容,只是那双眼神,却变得有些可怕,自言自语道:“爹爹,娘亲,孩儿一定会帮你们报仇,找出灭我燕府的仇人。”

  “公子,你怎么了,“闻声,燕寒风抬头望去,只见一名身穿红色以上的女子想自己走来,脸容俊丽,红色的嘴唇,衬托出了她自身的温婉之心,来到燕寒风身旁,燕寒风站起身来说道:”姑娘,让你见笑了。“

  红秀儿随即轻笑了几声,道:“我本无意看公子心事,只是,我站在远处看公子独自一人在这庭院之中舞剑,孤苦零零,我便想上前来搭话,可不曾想,却听到公子的心事,还望公子见谅?“

  燕寒风抱拳呼道:“姑娘,言重了,我只是触景生情罢了,这庭院之中花花草草,可见,姑娘你也是个性情中人,喜爱花朵,我在这庭院之中练剑,若伤到了庭院之中的花草,还请姑娘见谅。“

  红秀儿行礼道:“公子,若想练剑,不用和我说,自行在这庭院之中练剑便是,那我还有事,公子请便吧。“回身迈步,停顿了一下回过身,道:”没想道,公子穿上万里楼的衣裳,倒也是个精神的男子。“

  燕寒风抱拳道:“多谢姑娘。“两人示意,红秀儿回过身离去,独留燕寒风一人在庭院中,燕寒风叹息道:”红秀侧颜对知己,寒风庭中舞剑来,多好的一个女子啊,可惜,唉……。“说罢,便又在这温暖如春的庭院之中继续舞剑。

  片刻之后,已是晌午,燕寒风舞剑回来进入店中,看着招呼的小二,燕寒风心里暗暗道:“我现在和他们是一条路的人,为何我不能招呼客人?“转身走出店外,坐在了一旁的木栏上,仰望着,闭幕双眼。

  “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

  “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

  五六匹马从远处向万里楼驶来,街上的人们看着如此大的阵势,慌慌张张的避开,五六匹马的马背上坐着五六个大汉,大汉背上各背着一把大刀,来到万里楼店前,燕寒风睁开眼,对眼前的景象有些纳闷,大汉跳下马,对着燕寒风呼道:“小子,把几个老爷的马匹喂好了,钱少不了你的。“扔给燕寒风十两纹银,走进店中怒吼道:”小二呢?“

  店小二恭敬的跑来,道:“几位爷,吃点什么?“

  大汉拎着店小二的衣领,怒吼道:“速速把你们的店里的好酒好菜全部给我拿上来,让爷吃饱,好赶路。“松开店小二的衣领,店小二点头哈腰道:”好嘞,客官,您请坐。“

  燕寒风看得一清二楚,自言自语道:“真是个怪客,不过,看他们几个背上的刀,倒像是个练家子。“

  这时,一名穿着破破烂烂的老人家带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孩子,从燕寒风面前经过,进入万里楼,老人家穿着破堪的麻衣,手里拿着褐色的烧瓷碗,这碗边还缺有一个角,老人进入店中,便一个接着一个的讨食,可是最后都是无功而返,老人家的目光锁定了那几名大汉的饭桌上,走过去,应求道:“几位大爷,给点吃的吧,我们娘俩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求几位大爷行行好,多多少少给点吃的吧。”

  大汉站起身来,直接推在了老人家的胸口上,老人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身旁的孩子,哭道:“奶奶,你没事吧。”从这那名大汉,咬了一口。

  大汉叫了一声,拔出后面的刀,燕寒风见状连忙进来,抱起孩子转身躲开了那削铁如泥的大刀,店中吃饭的客人连忙站起身,纷纷跑出了店外,而店外也汇集了不少人群。

  燕寒风把孩子放下,道:“几位客官,不就是两个小乞丐吗,干嘛这样大动肝火呢?”大汉到:“小子,识相的,就给老子滚蛋,不然老子连你一起砍。”说罢,将手中的大刀披在了一旁的饭桌上,桌子随即变成粉碎,燕寒风看着粉碎的桌子,道:“几位客官,打坏东西可是要赔的。”

  燕寒风一转身来到几个大汉的身旁,藏在手袖中的长剑滑落手中,正好放在了那为首大汉的脖子上得意道:“我倒要看看,是客官你的刀快,还是我燕寒风的剑快。”大汉背后的几名大汉,一拥而上,却被燕寒风一脚一个,全都踹飞了出去,道:“客官,吃饭的话,万里楼欢迎,如若是砸场子,就给我滚。”一拍大汗的后背,大汉趴在了地上,指着燕寒风道:“你小子连我们麒麟六魔都敢打,你等着,我回去告诉少阁主,你就等着下去见阎王吧。”

  燕寒风听闻几人是麒麟六魔,将长剑放在了大汉的脖颈上,道:“没想道,几位客官倒也挺了解麒麟阁,麒麟六魔前几日在夜雷山庄与夜梦菲一战,六战一都敌不过夜梦菲一人,那时,麒麟六魔便尾随林景荣少阁主回到了麒麟阁,专心研修武功,便对夜雷老庄主发下重誓,称其有机会还会与夜梦菲一战,几位客官说自己是麒麟六魔,你们有六个人,打着麒麟六魔的旗号,在这里招摇撞骗?”

  大汉道:“你……你……。怎么知道?”燕寒风回忆起夜雷的话,什么时候都不能说是夜雷山庄的人,轻笑了一下道:“几位没有必要知道我是如何知道的,现在,几位的命都在我燕某的手上,不知几位是想活还是想死啊?”语气突然变得极具威胁性。

  那几名大汉连忙站成一排跪下求道:“饶命啊,我们几个再也不敢了,公子饶命啊。”燕寒风蹲下身,道:“留下损坏的钱,给我滚。”大汉连忙将手中的钱财以及贵重物品全部掏了出来扔在了地上,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

  燕寒风捡起地上的银票,和一些珠宝,来到那老人家和孩子面前,扶起老人家,将手中的钱财,给了她们并嘱咐道:“拿着这些钱,做个小生意,再买个居住的房子,这些钱应该够了吧。”

  老人家道谢后走出店外,燕寒风看着她们的背影摇了摇头,回过身却看见了一身红色衣裳的红秀儿,抱拳行礼道:红姑娘,在下又给你添麻烦了。“

  红秀儿嫣然一笑,道:“我不曾想公子倒也是个心善之人,这打坏的桌子我就不让公子赔了。“随即命令店中杂役奖店中收拾干净继续营业。

  燕寒风叫住红秀儿道:“那门外的那几匹马?“

  红秀儿道:“卖了吧。“燕寒风道:”是。“

  ……

  夜雷山庄,鸟语花香,夜梦菲独自一人坐在房里,手握着那块玉佩,想起了以前的种种回忆,一身粉色衣裳,眼神之中变得有些忧愁,心里暗暗道:“不行,我得出去找大师兄。“灵机一动,随手拿了几件衣服和银两,打开房门,小心翼翼的行走在庭院之中,夜梦菲来到一面墙的背后,一跃,却不曾想被一只手拉了下来,只听”扑通”一声,夜梦菲摔在了地上,尘土飞扬,旁边的男子捂着口鼻蹲下身来道:“小师妹,你拿着包袱想去哪里啊?“

  夜梦菲站起身来,理了理衣服,怒吼道:“林师兄你干什么呀?“

  林龙子问道:“小师妹,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拿着包袱想去哪里啊?“

  夜梦菲答道:“我要去找大师兄。“

  林龙子怒喝道:“胡闹。“夜梦菲觉着有些委屈,疑问道:”我怎么胡闹了。“

  林龙子道:“你要去找大师兄,你可知道大师兄现在身在何处啊,天下之大,你怎么可以保证就一定能找到大师兄。“

  夜梦菲撒娇道:“我不管,我就是要去找大师兄。“白嫩的脸上气的通红。”

  林龙子点了夜梦菲的穴,背起夜梦菲,将她放到了房间里,躺在床上的夜梦菲道:“林师兄,你要干什么呀?”

  林龙子漠漠的说道:“小师妹,我是不会让你去找大师兄的,你就在这里好好待着吧,穴道,三个时辰之后自然会解开。”关上门,离去。

第九章寒风店中斗大汉,梦菲心中寻师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