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命案发生寒风查,矛头指向百汉辰

  夜晚,微风随面而来,轻轻地吹在燕寒风的脸上,也许是被这带有一些凉意的微风,吹醒了,缓缓抬头,望着天空中银盘的月亮,深深叹了一口气,继续向前走着,刹那间,前方有一棵大柳树,微微一笑,突然之间,脸上的表情有了一丝的变化,只见,柳树下面站着一名少女,少女亭亭玉立,穿着红衣,右手拿着长剑,眉宇之间多了几分忧愁,燕寒风轻笑了一下:“秀儿。”

  红秀儿回过头,环视一周,只见燕寒风向自己走来,两人面目而立,对视而笑,红秀儿的长发柔顺的在脸庞垂下,嘴角为民,划出一道温柔的弧线,纤细却并不白嫩的手指在裙摆边垂落着,夜晚的月光像一层薄纱,在燕寒风的侧脸上打出了一层光影泯灭的圆圈。

  燕寒风低着头,不语,柔和的目光像摊开的水,仿佛隔了千年,恒久不变的穿过那些空气中带着的微风注视着红秀儿。

  红秀儿的脸上泛起了羞红,低着头,像个犯错的小孩儿一样,燕寒风漠漠道:“秀儿,今日与那皖灵杀卫一战,伤了不少元气吧,唯独你,你体内的寒毒,若不医治,会有性命之忧啊?”

  红秀儿轻轻笑道:“性命之忧,十几年前,我红秀儿就已经死了,别说寒毒了,就是火毒,我红秀儿也会死的。”

  燕寒风道:“我若不让你死呢?”

  红秀儿抬起头看着月亮,眼睑的泪水却早已遮盖不住,留了下来,道:“人的命,天注定,若死,若活,不是你说的算的,命走到头,谁也阻止不了。”

  燕寒风看着红秀儿孤单的背影,一把拉过手腕,轻轻地贴在了红秀儿的额头上,让红秀儿有些惊讶,道:“寒风,你想干什么?”

  燕寒风道:“红秀儿,你给我记住,从现在开始,你的命是我的,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可以杀你,你也必须死在我的手上,会遗留,三千繁华,宫须默然,眉目回首,心碎使然,我你在心。”

  红秀儿与燕寒风在这月下中,痛哭起来,一旁的唐悦馨,看着他们,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转身离去,跑到河边,大声的喊了起来,,“砰”的一声跪了下来,看着河面上荡漾的波澜,看看倒映着自己的面容,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随即,眼神变得有些凶狠,拔出长剑在这月下挥舞起来,动作如同凤凰蝶兰一样,楚楚动人。“

  “别练了。“唐悦馨怒喝道:”谁?,百汉辰从树上轻轻一跃,束手而立,唐悦馨收剑,道:“千里寻花,百汉辰,干什么?“

  百汉辰叹息道:“你又何必这样呢?“

  唐悦馨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正邪不两立,你是武林中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我是堂堂武林盟主的女儿,我不杀你,算便宜你了。“

  百汉辰轻笑道:“你不杀我,你别忘了,今日白日,我与燕兄见过你的招式,无非就是些皮毛,应该是我杀死你轻而易举吧。”威胁的语气扑面而来,让唐悦馨顿时说不出话来,反问道:“你想怎么样?”

  百汉辰道:“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不想让你去打扰燕兄和红秀儿两人而已,他们二人都对我有恩,虽说我是个采花的,但我也觉不允许这个世界上对我有恩的人出事儿,你明白吗?”说罢,轻盈跳起,消失在了黑夜里。

  只剩下唐悦馨一人,叹息道:“又剩下我一个人了,难道说,我真的这么讨人厌吗?”

  转身离去,走进林间,脚步却突然放慢,眼神也变得有些警惕,“嗖”从树上落下一个黑衣人,与其交手,唐悦馨拔出长剑刺向黑衣人,黑衣人见状,转身,二人对立,道:“你是谁?”

  黑衣人摘下面罩,这让唐悦馨有些惊讶:“燕寒风。”

  黑衣人正是燕寒风,道:“你的警惕性,还是很好的嘛,不愧是武林盟主的后代呀。”

  唐悦馨道:“偷袭人很好玩吗?”

  燕寒风道:“我这不是偷袭,方才,我也说了,这是在试探你的警惕性。”

  唐悦馨走了几步坐了下来,燕寒风轻笑了几声,与唐悦馨并肩坐下,道:“你有心事啊?”

  唐悦馨将头扭到一边道:“你怎么知道。”

  燕寒风道:“脸上写着呢,我能不知道吗?“

  唐悦馨道:“你说,我真的那么没用吗?“

  燕寒风疑问道:“怎么会那么说?“

  唐悦馨道:“今日与皖灵杀卫,若不是你们救了我,我想我早已经死了吧。“

  燕寒风道:“实力,是靠自己的努力来换取的,无论是武功还是内力,都有它自己的作用,习武之人是用来保护弱小的,不是用来厮杀的,你明白吗?“

  唐悦馨道:“我明白了。“

  燕寒风道:“走吧,时候不早了。“二人并肩而行

  清晨,温暖的光透过纱窗,照耀在燕寒风的房间里,缓缓睁开眼,昨日事情也早已忘记,坐起身来,将目光投放在了屋外,屋外中有一亩地之大,是不是的能听见鸟儿啼叫的声音,理了理衣裳,走出房门,来到了大门外面,见一群穿着普通的粗布麻衣的人群正围绕着,顿时,燕寒风觉得很是奇怪,走了过去,通过人群的缝隙,看见了一个穿着粉色衣裳的女子,脸上也有些泥垢,平静的躺在那,身旁还有一把剑,旁边的人议论纷纷,燕寒风走到身旁,轻轻的摸了摸女子的额头,道:“这位姑娘的额头怎么这么烫啊,难不成是发烧了?”

  犹豫了片刻,待确定发烧之后,抱着女子,回到了屋内,并通知,百汉辰和红秀儿二人,二人进屋,红秀儿见燕寒风正用毛巾擦着女子的额头,女子的脸色苍白,嘴唇微微触动着,寒风坐在身旁,红秀儿咳嗽了一声

  ,燕寒风站起身来,道:“秀儿,百兄。”

  百汉辰点头示意,并将目光放在了床上昏迷不醒的女子,道:“她是谁?“

  燕寒风看了看床上的女子,道:“我也不知道,今日一早,1我出门便看见一群村民围着,我好奇凑上前去,就发现了她。“

  百汉辰点了点头,红秀儿走了过去,为女子把脉,道:“脉象平稳,不像是生病的样子啊。“

  燕寒风道:“总之,先让她在这里好好休息吧,我们先出去,等她醒了再说。“

  三人走出房门,女子睁开眼睛,只不过这个眼神变得有些可怕,随即又闭上了双眼,走在路上,三人并肩而行,百汉辰道:“燕兄,今天这件事情,为什么不通知唐悦馨呢?“

  犹豫了片刻,燕寒风道:“不为什么,恰巧忘了而已。“

  百汉辰轻笑了几声,忽然之间,被前方的打斗声音吸引了过去,三人走了过去,看着一个七八十素叠老人家,整备三个大汉欺负着,老人家是卖豆腐的,可是,豆腐却出现了虫子,燕寒风见状凌空一跃,三个飞脚,正中那三个大汗的胸脯上,三个大汉飞出了半寸远,燕寒风轻盈落地,头发还随微风飘动着,道:“光天化日之下,胆敢欺负人?“

  大汉道:“小子,多管闲事,兄弟们,上。“只见,大汉后面出现许多穿着粗布麻衣,手都拿着能让人致命的武器,三人见状,脸色却平静自如,百汉辰道:”燕兄,事情惹大了。“

  燕寒风漠漠道:“既然事情已经惹大了,不如就让我来平息吧。“剑光一现,一进一出,燕寒风飞速疾快的,穿过人群,那些人并没有发觉什么,片刻后,燕寒风早已在这些大汗的后面,收剑,肃立,那些群众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发现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燕寒风微微一笑,拔出长剑,向后一挥,剑风像那群大汉们扑面而来,只听”刺啦“一声,那群大汉,衣服便散了开来,热群围观人群哈哈大笑,红秀儿遮住了双眼,大汉们见状,连忙下跪求饶,燕寒风道:”滚。“那群大汉连滚带爬的逃之夭夭。

  燕寒风收剑,扶起了老人家,并给了他五十两纹银,老人道谢,燕寒风点了点头,恰巧这时,唐悦馨从远处看着,先前一幕并没有看见,而是看见了老人家的痛苦表情,气冲冲的一跃拔出长剑,放在了燕寒风的右颈上,燕寒风将目光顺着长剑移到了唐悦馨的脸上,精致的小脸被气的通红,问道:“唐悦馨,你想干什么?“

  唐悦馨道:“光天化日之下,欺负一个老人,算什么正人君子,看剑。“没等燕寒风解释,唐悦馨便挥剑而来,侧身一躲,抓住了唐悦馨的手腕,怒喝道:”你疯了。“

  唐悦馨道:“我疯了,燕寒风,我今天终于知道你是个什么人了?“

  围观的人群因为害怕纷纷逃走,只剩下了百汉辰和红秀儿两人,红秀儿想上去帮忙,却被百汉辰制止,问道:“为什么?“

  百汉辰笑着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为什么,这是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你没有必要插手。“

  听着燕寒风这么一说,红秀儿激动的心情也暂时平静的下来,看着不远处打斗的两个人,自己也只能默默地站在那。

  两人从地上打到房顶,从房顶打到地下,唐悦馨使剑招招致命,燕寒风躲闪开来,双掌对峙,都被对方强大的内力,所吸引着,两人后退了几步,注视了一会儿,仿佛在猜着对方的心事。

  燕寒风道:“你先听我解释,行不行啊?”

  唐悦馨气的咬牙,道:“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我只相信我自己眼前看见的,我原本以为你是个正义之人,没想道,却和那些地痞无赖一样。”

  燕寒风道:“我告诉你,我是在救他,话,我已经说出口了,信不信是你自己的事情。”

  唐悦馨道:“今日我不杀你,我誓不为人。”

  拿着剑,冲着燕寒风刺来,红秀儿一跃,来之燕寒风面前,张开双臂,燕寒风见状,把红秀儿推到了一边,右手握住了长剑,红色的血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让唐悦馨有些惊讶,那老人平静的走了过来,对着唐悦馨道:“姑娘,你错怪这位少侠了,他是在救我,不是在害我?”

  唐悦馨疑问道:“当真。”

  老人点点头。

  收剑,燕寒风手上的血还在流着,红秀儿走过身旁,拿出了白色手绢,包扎了起来,唐悦馨回身向不远处走去,燕寒风看着不远处的背影,也不敢再说些什么。

  唐悦馨独自一人来到了海边,跪了下来,看这河面上倒影的自己,她哭了,泪水与这河水融为一体,向前方不知道何为源头流去,燕寒风从不远处走了出来道:“动不动就哭鼻子,这可不是你唐悦馨就能干出来的事情啊。“说完话,燕寒风便已经来到了唐悦馨旁边,与她并肩站立。

  唐悦馨简简单单的擦了擦眼泪,道:“你跟着我干什么?”语气中带着一些伤心。

  燕寒风擦了擦唐悦馨脸上的泪水,道:“以后,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哭,否则,我会很生气。”

  说完,便回过身走了。

  夜晚,已有凉意,微风吹着,一处当铺内,老板穿着褐色粗布麻衣,拨动着算盘,“滴答滴答”的声音仿佛在和微风的声音作伴,不知何时,大门突然打开,老板走了出去,关上了门,回过身,继续拨动着算盘,门又被打开,他走了出去,而是,这一去,不知从哪儿,飞过来一个飞镖,正中脖颈,鲜血喷到了纸窗上。外面隐隐约约走过去一个黑影,那老板睁着眼睛,死不瞑目,黑影扔进来一个红色玉佩,龙形,那把飞镖,呈伞形。

  清风吹过,伙计前来出来打扫,捡地上的老板已经不省人事,纸窗上还有些血,害怕的大叫起来,衙门的人接到通知立刻前往案发现场,开始调查此案,悄悄路过燕寒风等人,也走了进去,不过被衙门的人给阻拦了回去,百汉辰道:“怎么了回事儿,怎么无缘无故的就死人了。”燕寒风摇摇头,却隐隐约约听着一旁议论的人说着

  “是不是狐妖啊”

  “应该不是啊”

  “怎么可能不是”

  “今天那个伙计,下的屁滚尿流,已经说不话来了。”

  燕寒风道:“今天晚上去衙门。“

  百汉辰道:“你真要管此事儿。“

  燕寒风点点头道:“为何不管,反正那个女孩,我已经让秀儿给送了回去,这件事情

  一定要管。“尸体被抬了出来,百汉辰看着脖子上的飞镖,好像是自己的飞镖,同样,1红秀儿也注意到这了一点,燕寒风回身向家中走去。

第十七章命案发生寒风查,矛头指向百汉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