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筑基入门

  那天夜里,星魂睡的无比舒服,发现体内暖暖的有股热气在经脉中流转,整个身子好像亲如鸿毛,仿佛在云中飘荡,又好像回到母亲的怀抱,星魂痴痴的睡到次日三更左右,醒来发现自己已经穿好衣服躺在床上,赶紧翻身而起。

这时秋蝉已经做好早餐送了进来。

“昨晚谁给我穿的衣服?”,星魂问道。

“我呀,看你睡着了就没吵醒你了,赶紧吃饭吧,主人交代你三更天就要到草原,你现在都快迟到了。”,秋蝉很自然的说道,好像没意识到一旁的星魂脸已经红到了耳根。

“我走了”,星魂从床上跳下来,抓起几个馒头,夺门而出。

太阳还未升起,外面灰蒙蒙的,星魂迎着清冷的晨风,沿着崎岖的山路,往草原方向跑去,他越跑越快,毫无累意,昨天的疲态一扫而光,手脚的酸痛之感也消失了,浑身上下充满了力气。

星魂渐渐明白了丘行风的苦心,这可能在给自己修筑体基,所以接受了这种锻炼方式,自己没有灵脉,那修炼起来是更应该要勤奋努力点,相信天道酬勤勤能补拙。

神洲大陆上人人都具有灵脉,灵脉是种虚拟的脉络,刚开始隐藏在丹田深处,在世家大族或名门宗派之中人们根据自身的灵脉特点,练习功法和灵术,吸收天地灵气或者天材地宝的灵性进行温养修炼,逐渐强大,并扩展到全身各处,一旦生成内力,这就成为一个灵徒,晋入为一名灵修者。

所以功法和灵术一般存在一些上流阶层之中,只有少部分,而且是低微的灵术才会传到平民当中,这些所谓的上流阶层为了统治和奴役平民更是收刮各种灵术书籍,使得平民之中修习灵术的人越来越少,后来在平民百姓之中出现个别天资聪敏的人他们在劳作的过程中发现通过特别的方法可以锤炼身体,也能获得更大的力量,甚至不比一般灵术修行者弱,所以就渐渐发展出了通过锤炼身体的修行者,大陆上人们叫这种修行者为力士或武者与灵修者区别开来。

后来随着王朝的出现,国家为了统治需要,收拢人才,打破世家大族和名门宗派对灵修者的控制,创立了国家学院,分天地玄黄四个阶段,黄级院校分部在各个郡县之中,玄级院校分部在州府之中,地级院校分部国都之中,而天极院校当今天下寥寥可数,不同级别的院校修习功法和灵术层次也不一样,分别根据学员的实际情况而定。

黄级院校的招收标准为学员年纪小于八岁且修为已达到灵徒或者灵脉绝佳者,当学员在黄级院校中修习三年内能突破到灵师,入院测试通过就能自动保送到州府的玄级院校修习,若再黄级院校修习三年后还未突破到灵师那就自动退学。

玄级院校的招收标准一般是黄级院校上来的学员,初级为武师,同样若三年内突破到灵宗,测试通过那就自动升学,保送到国都的地级院校修习,在地级院校之中修习如果三年内突破到灵尊者,那就有机会进入天级院校。

天级院校只对神圣大陆联盟负责不受国家限制,所以招收标准极为苛刻,并不一定所有的灵尊者都能进入修习,但那里聚集了大陆上各种各样珍贵的灵修资源,还有无数大陆上巅峰的灵修者作为院士,所以那里才是大陆上的灵修者的最高的学府,从那出来的人无不是大陆上的一方霸主或者国家将相,现在神洲大陆的天级学府只有两个一个是盖世学宫,一个是万始灵院,后来随着其他大陆上文明的发展也陆陆续续出现一些天级灵院。

话说回来,像星魂这种天生无脉的人确实不多,所以丘行风打算使用大陆上平民之中的练体之法锤炼他,练体之法艰苦而且进步缓慢,而且要耗费很多资源不是一般平民可以承受的了,而有资源有家境的人一般都选择去灵院修习灵术了,所以练体之法在平民之中推广的也不多,修习的人很少。

这种练体之法分为筑基、易筋、缩筋、转气、易骨、腾膜、易髓等步骤,一般人都停留在筑基阶段,练体对于身体的要求更为严格,每个人体质不一样,修习的年龄不一样,方法不一样都会影响修炼效果。

筑基一般分为三个阶段,入门、固滞、破茧,入门是打好身体的修炼基础,身体各方面机能也是进步最快的时候,到达一定程度进步就会变慢甚至固滞不前,由于时间有限,身体成长到一定年龄就会停止成长所以一般人就停留着筑基的这个阶段,八成的人无法突破,当突破固滞期进入破茧期的时候身体机能又能得到大幅度提高,突破原有的身体限制,进入易筋的程度,易筋就是由外而内改变体内的筋脉构造使之能承受和存储更大的力量,当易经成功,就能进入下一个练体的程度就是缩筋,缩筋又有个名称叫转脉,转脉是体内炼气的开始,当转脉突破到转气,那就达到相当于一个灵修者中灵师的修为,但一个灵师一般不是一个练体的转气层次的对手。

转气之上为易骨,易骨顾名思义就是重塑骨骼构造,修炼钢筋铁骨,易骨之上为腾膜是改变体内所有内脏肌肉软组织的特性,腾膜之上为易髓,易髓是练体之中最危险也是最难的地方,改变体内精髓,这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疼痛,随时都有可能陨落,易髓之后练体达到大圆满,据说可以超脱生死,因为身体机能已经和大自然相通,生生不息。

练体异常艰难,大陆上练体者本来就不多,一般人也不会选择去练体,所以真正能突破转气者已经寥寥可数了,易骨、腾膜、易髓基本上存在于传说之中。

而丘行风也只知道筑基的方法,其他也不精通,他的主要方法是让星魂在身体承受巨大极限时发掘最大潜力,然后再用丹药和药水让他在疲惫中恢复,再接着训练,促使身体器官体内精血再生,这样身体就能逐步成长强大。

星魂跑到草原时看见丘行风已经背着站在那边了。

“师傅!”,星魂恭敬的行了一礼。

丘行风冷冷的说道:“你迟到了,今天跑三百里。”

“是师傅!”,星魂今天毫不迟疑也不争辩就开始跑。

“等下吃颗药”,丘行风拿出一颗红药给星魂服下。

。。。。。。

星魂跑到正午太阳在头顶上依旧在草原上奔跑也没觉得累没觉得饿,只觉得体内有一团火要发泄出来,一直跑到晚上夜幕降临了回到了早上那个地方。

“师傅,我跑完三百里了”,星魂喘着粗气,恭敬的行了一礼。

丘行风在那边等着他,看着星魂早已没有早上的意气风发,一脸疲惫,微微颔首,这孩子确实够吃苦的。

“今天身体什么感觉?”,丘行风走到他跟前问道。

“回禀师傅,今天早上身体轻飘飘的,现在有点累。”

丘行风看他态度恭敬,和昨天相比简直一百八十度转弯,估计是发现身体有所变化,心中难免有些好笑。

“还有昨天睡觉觉得身体里面股热气在经脉中流转,整个身子好像轻飘飘的舒服。”星魂说道。

“什么?”,丘行风大吃一惊,快步上前,抓住他的胳膊,一股灵力透体出,顿时发现星魂的身体确实发生了一些变化,但依然没搜索到星魂说的那股热气。

“没道理啊明明没有灵力”,丘行风喃喃自语,弄的星魂慕名奇妙。

“接下来的任务是下寒潭,寒潭里生长着一种白色灵鱼,你今天的功课是捉一百条,此后每天以十条的增幅,没完成不能吃饭。”丘行风说道。

“是”,星魂朝寒潭奔去。

进入寒潭周围一里地就能明显感受到寒潭散发的寒气,也不知道昨天是怎么从里面出来了,想想头皮都发麻。

星魂咬咬牙快速的奔向潭边,脱掉衣服一头扎进潭里寻找所谓的灵鱼,昨天下潭的时候太紧张的拼命的想游上岸,没注意到里面还有鱼,哎,这么寒冷的潭水里居然还能生长着鱼类,离潭面一两米深的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鱼儿,星魂再往下潜了两米左右终于看到零星的白色小鱼儿从中游荡,可能使正在寻找食物,看见星魂也不在意,还从他面前游过。

星魂伸手欲抓,鱼儿感受到危险,灵巧的游开了,留给星魂的是那抖动的尾巴背影,星魂折腾了半响一只也没捉到胸口已经憋得不行了赶紧游到水面换气,接着望潭兴叹。

接着一次次地下潭一次次的试,星魂终于寻到了一丝窍诀,那就是在捉时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就要比鱼游的速度还要快,还有捉鱼是不能从正面,还从鱼儿的后面出手,一击必中,才能将鱼儿捉住。

虽然方法掌握了,但是鱼儿实在太灵巧,捉鱼的进度实在缓慢,而在寒潭之中由于太过寒冷容易导致身体僵硬,没过两刻钟要上潭休息活动筋骨。

夜里星魂又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了小屋,秋蝉为他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和药浴,晚餐格外丰盛,丘行风交代星魂正在长身体需要充足的营养,对了今天还格外增加了一道菜,一盘清蒸的白色小鱼。

晚上睡觉依然谁得格外香甜,那股热力也越来越大在经脉之中流转温润着全身各处。

从此,星魂便开始每天艰苦的修行,除了负重越野,寒潭捉鱼,丘行风还教授他吐纳之法,设计复杂的关卡让他穿行,丘行风并没有天天教习,大部分时间是秋蝉代替了监督的任务。

白云苍狗光阴似箭,一晃一年过去了,星魂已经六岁了,现在已经进入筑基的入门期了,由于身体机能的提高,丘行风已经不再让他在草原上跑步,而是让他在方圆一里的梅花桩上奔跑,练习灵巧性、平衡感和眼力,也初步开始学箭。

每天双手双脚绑着重物在梅花桩上奔跑拉弓,循环往复的进行着,同时丘行风还布置了很多各种物品,有的放在草原之中,有的放在深林深处,各种地方,规定时间内让星魂在夜色之中去寻找,练习观察力,然后准备细小的针孔让他穿线,练习目力。

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功课,但却感到日子过的很充实,身体每天都在改变着,都在进步,经历过前世的蹉跎,星魂更加珍惜现在的机会,而且他前世由于身体的原因就对古代武术特别敢兴趣,希望能想武侠小说里面那样,即使脚没法走路也能飞来飞去,但也知道现实是不可能的,而如今有了这个机会,若自己也能像舅舅蓝特和师傅丘行风一样在高山草原之上穿行,想想就感觉刺激,心中的求知欲就更强了,而且他毅力惊人,勤奋刻苦,两世为人,头脑也聪明异常,所以学习往往能举一反三。

经过一年多的修炼体内已经生成了三股热流,而且热流也变得比以前强大旺盛,但奇怪的是师傅没法查出来,但是不管了,反正存在自己身体里面每天都在温养身体,也没有坏处。

第五章 筑基入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