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初下马威

  夕阳西下,山崖之上就剩下一大一小两人,噢,还有一只小犬,小犬好像很开心似的到处转悠。

“你可怕吃苦?”这是丘行风跟星魂说的第一句话。

“不怕”星魂抬头目光与丘行风相对,眼神果敢而坚定。

“你可怕死?”

“不怕”,星魂同样答道,星魂知道这可能是改变自己一生的开始。

“那你从这边跳下去。”,丘行风指着瀑布边的悬崖说道,只见悬崖下云雾缭绕,底下潭深不知几许。

星魂看了一眼心中难免有所打颤,不由迟疑了一下。

“你怕了,哼,就会说大话。”丘行风冷笑道。

“我不怕,只是凭什么要让我跳。”星魂站了起来,不服的说道。

“你不怕我?”突如其来的话丘行风有点愕然,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你有何可怕的?”星魂望着他说道,虽然面对丘行风凌厉的眼神,如山般的威压,依然咬牙坚持着。

“你到我这边就得听我的,我让你去死你就得去死,没有为什么,明白没有。”,丘行风强硬的语气说道。

“我还没开始学体内没有灵力,这么高跳下会死人的。”星魂辩道。

“你来这边就要做好随时死亡的准备,如果你现在想走还来的及,我可以追上你舅舅的马车,现在就送你走。”,丘行风冷冽的说道。

“舅舅让我跟你学习,没学成之前我是不会走的。”,星魂说道。

“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走的话可以好好享受生活,在这边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你想清楚走还是不走。”,丘行风大声喝道。

“我敬你是个人物,才拜你为师,没想到不过是个徒有虚名之辈。”,星魂看了一眼丘行风说眼中满是不屑,转身招呼道:“小星星,我们走”,小犬本来在远处玩耍,发现这边气氛不对正看着这边的两人,听到招呼正要往星魂跟前跑。

其实星魂是由于后世的环境影响,自尊心极强,还有骨子里的倔强,天生藐视权威,才会说出这一番话。

丘行风被气的目光更加冷峻了,双手紧紧的握着。

“哼,在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你已经错过最后一次机会了,你会后悔来到这里,那就让你看看我是不是徒有虚名吧”,丘行风冷笑道,随即手一挥,犹如一片狂风,星魂被扫出悬崖,经过一伙儿,才听到重物掉入深潭的声响,吓得小犬跑到悬崖边呜呜叫道,随即对着丘行风嗷嗷直叫,好像随时要上去撕咬他。

“有意思的小狗”,丘行风看了一眼小犬,散去全身的气势说道:“放心吧,我在训练你的主人,他不会有事的。”,小犬才停止呼叫,呜呜的看着悬崖下眼中充满担忧。

星魂被摔入潭里,好像整个身体都散架了,内脏都碎了一般,没法呼吸,身体迅速下沉,到一定程度才有股浮力渐渐的把自己托起,连呛了几口水这时才有点知觉,只觉得寒冷的潭水像无数根针向他浑身上下刺来,体内细胞猛烈收缩,那种深入骨髓的冻,痛苦的让人无法忍受,好像血液都快要冻结了,觉得自己再一次面临死亡,心中充斥着不甘,双手奋力的往上划去,终于浮出了水面,吐了一口水,迫不及待的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气,抹抹脸上的水珠,这时丘行风已经站在潭边不远的石头上看着他。

“还不错没有晕过去,比我想象的要好”

“咳。。。你。。。神经病,会死人的知道吗”,山崖底下是个寒潭冒着腾腾白气,深秋夜幕降临,潭水冻的星魂瑟瑟发抖,不顾一切的往岸上爬,可刚爬上一块石头,被丘行风一扫又摔入潭里。

“你不是不怕死吗”,丘行风冷笑。

“老子要死也要死的有价值,不想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星魂知道小孩子不能在冷水中呆太久,所以依旧奋力的往另外一块石头爬去,爬到一半又被丘行风当胸抓起来扔了进去。

“哼,能在我的训练中死去那是你的荣幸,就你这条连蝼蚁都不如的命有何价值可言。”丘行风冷笑道。

星魂被摔了背疼眼冒金星,心中恨极了,于是破口大骂:“丘老贼……你要不直接杀了我,不然老子活着总有一天要砍死你。”

丘行风这回不恼,反而嘿嘿直笑,“骂的好,再骂一遍就多在潭里多待一个时辰!”

“我R你家先人板板,丘行风你生孩子没PY!”

。。。。。。

已经一个时辰过去了,寒冷的潭水冻的星魂瑟瑟发抖,嘴唇慢慢变紫了,丘行风站立在悬崖之上,看着潭中的小黑点,此时已经不管了,星魂可以爬上岸,可是好像就是跟他犯倔,就是不上来,而且从一开始就是不肯求他,丘行风也不拉他,看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再一个时辰过去了,丘行风越落潭边,把已经冻得浑身青紫僵硬的星魂拉到石头上,他其实想试验一下星魂的毅力和体质,没想到小家伙一点也不给他面子,刚开始有点恼,后面见这小子硬是在寒潭里扛了两个多时辰,心中恼也消了,反而生出点欢喜,这小家伙对他脾气。

丘行风从胸口拿出两个瓶子和一壶酒,从其中一个瓶子中取出一颗蓝色灵药,将药丸捏碎撒入酒壶之中,晃动片刻,又从另一个瓶子中取出一颗红色药丸,打开星魂的嘴巴将红色药丸给他吞服下去,然后迅速的脱掉星魂的衣服,将药酒倒在宽大的手掌之中,反复的揉搓星魂的身体,星魂暗紫色的身体渐渐的恢复红润,人也醒了过来。

口中还不忘喃喃的骂道:“丘行风,你丫的狗日的,小爷的老二都快冻掉了。”

丘行风冷峻的脸上忍不住浮现一丝笑意,一把抓起他,人腾空而起,“我的衣服呢?”,不管星魂的呼喊,几个起落已在草原之上,“你骂了我一百多遍,现在吃了烈火易筋丸,给我跑一百里!”

丘行风骑着黑虎战骑,跟在跌跌撞撞奔跑的星魂后面,跑慢了用随手折的草鞭,甩打他的后背。

星魂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夜色之中奔跑着,只觉得药力融化体内暖暖的浑身发烫,没有丝毫的寒冷。

夜空之下在草原上三三两两的灵族人,包括神箭营的游骑,都看到这副景象,但没人敢上前说话,因为丘行风统领威名太盛,只是大家纷纷议论,这个没有灵脉的孩子被丘行风这么训练还有命吗?

已经到午夜了,还没有吃饭的星魂被丘行风像抓小鸡一样,放到雾霭之林的旁边的小床铺上,星魂已经快累趴了,衣服已经风干了穿上,小犬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呜呜的拖着他的裤脚,丘行风拿出一包药对着一旁的小女孩说道:“给他弄点吃的,然后让他在药水中泡三个时辰。”

“是主人”,丘行风转身离开,答话的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与灵族不同的是她是漆黑的长发,漆黑的眼眸,只是洁白晶莹的皮肤才跟灵族人有点相似,看着累趴的小家伙,眼中满是同情的神色。

小女孩的照顾很周到,星魂吃了三大碗稀饭三个馒头,才填饱肚子。

吃完饭,小女孩已经烧了一大桶热水,将丘行风给的药饼融化到水中,小屋之中热气腾腾,星魂看着小女孩有点不好意思,小女孩乖巧的走了出去站在外屋,星魂快速地剥光自己,爬到桶里冒出个小脑袋,对着外屋的小女孩说到:“谢谢你啊,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小女孩说道:“我叫灵秋蝉”。

“好的,那我以后就叫你小蝉姐吧”,星魂虽然年纪小,但心里年龄已经不小了,忽然间让一个小女孩服侍还有点不习惯。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好像不像灵族人?”,星魂好奇宝宝一样问着。

“我也不知道,我小时候是主人带回来的,就一直在这里生活着没有出去。”,秋蝉回答着。

“哦,那这边除了你和那个疯子还有谁?”

“疯子?”

“就是你主人,我那倒了八辈子霉拜的师傅丘行风。”

“哦,除了主人还有主母、岸武伯伯、西夜婶婶”,秋蝉如数家珍的说道,“嗯,现在还多了小主人你和小狗狗。”,秋蝉顿了顿说道。

“哇咔咔,还有这么多人,我以为那个疯子就孤苦无依一个人呢。”

“其实主人挺好的,不是小主人说的疯子。”,秋蝉说道。

“哇靠他还不是疯子那就是恶魔了,你不知道他有多变态,把我扔在寒潭里面两个多时辰,简直把我冻死,还让我在草原上跑了那么久。”,星魂喋喋不休的抱怨道。

秋蝉顿时不说话了,房间内外两个人陷入了安静。

“喂,是不是我说你主人,你生气了?”,星魂问道。

“没有,奴婢不敢生小主人的气。”秋蝉低声说道。

“诶,你这人怎么这样,别一口一个奴婢,也别叫我小主人了,你就叫我星魂吧。”

“奴婢不敢”,秋蝉说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星魂问道。

“我知道啊,您是蓝陵公主之子,蓝灵王的外甥。”秋蝉答道。

“那你还不听我话,我在这边没有朋友,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朋友之间没有尊卑,所以你就叫我星魂,我叫你小蝉姐,知道吗?”。

“嗯,好,星魂弟弟,我们以后就是好朋友了,嘻嘻”,秋蝉喜滋滋的说道。

“这就对了哈哈”,星魂叹了口气,终于把这小萝莉的奴性思想给转过来了,想想以后还有长时间要经常面对,如果一个天天自称奴婢又对你小主人的叫,大气不敢说一句,受过后世四有新人教育培养的人来说简直是煎熬,良心也不安。

“对了,你给我说说这边的人吧,我怎么都没看见他们?”

“主母好像生病了,长年住在屋里,岸武伯伯和西夜婶婶是主人的左右护法,也负责这边的采购和药田等日常事务打理,今天太晚了他们休息了。”

“主母生病了,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我师母,明天是不是该去拜见一下”,星魂说道。

“你千万别去,主人禁止任何人接近那里。”,秋蝉担忧道。

“那可能病的还挺严重的,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想去。”,星魂心中有丝狐疑,但是别人的私事也不好过问太多。

“哦,那你在这边负责什么?”。

“我负责洗衣做饭啊。”

“呃”

“现在还有照顾你”

“呃,我不用你照顾啊,噢,对了,我的衣服呢?”

。。。。。。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夜已经很深了,星魂依旧在内屋泡着药水,人躺在桶里睡着了,秋蝉在外屋打着瞌睡。

第四章 初下马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