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回到陈国

  回国途中,有欢乐自然也就有忧伤。这一日,来到楚国边境。大队的马队出现,虽然让人敬畏,但是也让民众们好奇,于有民众便会问近卫们道:“军爷,你们这是哪来的骑兵?看你们的装束是陈国人,难道是我陈国要收复失地了吗?我陈国也有强大的骑兵了?”听到这些提问,越峰就会难过伤心,如今的楚国边境,便是以前的陈境。以前楚国崛起,四处征战,而作为楚国邻国的陈国,自然成了楚国进攻的对象。陈国有一代君王也是个有骨气的人,也想着做出一番成就。就发动民众抵抗楚国入侵,后来由于楚国太过强大,一直打到陈国宛丘城下,眼看就要被灭国,没有办法的陈国君王便向其他诸侯求援,最后在各国的调停之下楚国撤军。但是,打了败仗的陈国只得在楚国的逼迫下,签订条约,割地赔款。如今边境之民深受楚国压迫,所以才会有人这样提问,越峰的近卫们只能很无奈的回答:“我们是陈国王子的近卫,如今王子在楚国为质三年期满,正带领我们准备回国!不是与楚国大战!”提问之人这才失望的说:“原来这样啊,可苦了我们的王子殿下啊,楚国当质子可不是那么好受的。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陈国才能崛起。将我们这些亡国之民解救回去。”越峰坚定的回答:“我们陈国会在不久的将来,崛起的,到时候,别的国家占领之地,我们一定会让他们吐出来,而且还会加倍的还给我们。”提问之人只能说:“希望我们还能看到那一天吧!”这深深的刺疼着越峰及其近卫。这样的场景在楚国的边境不断上演,让越峰感觉到楚国的压力像山一样压在陈国身上。在各种复杂的心情中,越峰向着宛丘进发。

宛丘城外,一队骑兵在奔驰,距离宛丘城越来越近。城门之下,陈王夫妇在焦急的等待,焦急的期盼。奔驰的骑兵自然是越峰及其带领的近卫,离宛丘越近骑兵的速度就越快。最终,在宛丘城下,勒马停下,整齐排列。陈王夫妇怔怔的看着眼前的骑兵马队,看着马队前面那个领头的英俊少年。而马队前面的英俊少年也激动的看着陈王夫妇。这便是越峰回宛丘的第一幕,对视了一会儿,越峰翻身下马,向陈王夫妇请安:“父王,母后孩儿回来了,在这里给你们请安了。让你们久等,让你们担心是孩儿不孝。”越峰后面的卫队也齐齐下马:“给大王,王后请安,,我王千岁千岁千千岁。”陈王叫他们平身免礼:“你们这几年辛苦,陪伴我儿,在异国他乡整日提心吊胆,免礼。”近卫们:“为大王效力,为王子效力,为我陈国安宁效力不苦。”见礼过后,王后则快步走向越峰,拉着越峰上下左右的认真的端详,激动的说:“我儿回来便好,回来便好,如今都快长成大人了,越来越壮了。是我们的福气啊!陈国也有后继之人了。”越峰也说:“是啊。母后孩儿已经长大了,可以为父王母后分担一些事情了。以后就看孩儿如何孝敬父王母后。”陈王欣慰到:“我儿安全回来就好,其他的以后再说,外面风大,咱们先回宫。”王后这才反应过来:“对对,先回宫,有什么事以后再说。”越峰闻言,转身对着亲卫们道:“本王子,说话算数,从即刻起,你们放假一星期,不用再跟着我了,各自散开吧。”亲卫们:“谢王子,我等告退。”

跟着陈王夫妇走在熟悉的宛丘城内,看着宛丘熟悉的街道,闻着空气中熟悉的味道,越峰的心始终不能平静下来。虽然宛丘城没有鹰都那么繁华,那么雄伟,但是让越峰感觉安心。在楚都公学,越峰虽然摆出一副强势的样子,让楚国子弟都害怕自己。但是那是在为陈国保持最后一点尊严,在楚都待了三年,心里也忐忑了三年。如今回到陈国,回到宛丘,越峰终于可以放开这种压力,好好的放松一下。回到王宫之后,再次向陈王夫妇行礼,便回到自己的住所,好好的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吩咐左右不要打扰自己,自己要大睡一场。要昏天暗地,就是天塌地裂也不要叫醒自己。

越峰一觉睡到第二日日上三竿才起床。小玄子才进来禀告说:“王子,你醒了,大王有令,说等你起来之后去见他,大王正在与大臣们商讨国事。好像与齐楚大战有关。”(小玄子,由于越峰去楚国并没有带太监,所以一直留在陈国王宫,现在越峰回国,王后便安排他继续伺候越峰。)听了小玄子禀报,越峰便说:“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别的吧,我等会儿就过去。”

越峰洗嗽完成,便来到了议事大厅。群臣正与陈王商量齐楚之战,见越峰进来,陈王也不待越峰行礼。便问道:“王儿,如今齐楚大战,我陈国该如何?”听到陈王问自己,越峰说:“父王,齐楚虽然声势浩大,但是并不会引起全面大战,我陈国该支持楚国,以求收复我陈国被齐国所占之地。”听到越峰一开口就是要收复失地,大厅顿时安静下来,收复失地!在座的大臣们想都不敢想。大夫元齐,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大王,不可啊,以我陈国之国力,兵力,自保尚且不足,怎能直接对齐国开战,还收复失地!那样我陈国将会有亡国之危啊!”其他大臣也是反对:“是啊,大王不可啊。”只有洪兵站了出来:“我支持王子殿下的提议。”又有几个武将站起来,表示支持。见到这种情况,陈王立时没了主意,只得说道:“诸位爱卿别再争了,今日我王儿刚回国,第一次参加议事,今天诸位就在王宫吃饭了,为我王儿接风洗尘。”元齐继续:“大王,决不能对齐开战啊!”陈王脸色变化:“好了,此事容我再想想。”晚上,酒宴过后,陈王找到越峰:“我儿,真认为与齐开战,才会有出路?”越峰认真的回答陈王::“是啊父王,儿臣是有理由的其一楚欲灭陈,早在几年之前就显露出来,楚庙堂之上,皆是灭陈之声,所以我陈国必须在楚灭陈战争发动之前,让他们看到我陈国的作用。其二,齐国要灭陈,已经是事实,这些年对我陈国的欺压,步步紧逼。所以齐陈之间必有一战,与其这样坐等亡国,还不如我们陈国主动出击。其三,齐楚大战,对于我陈国来说是个机会。我们可以在双方大战之时浑水摸鱼,抢回我陈国土地。其四,民心思陈,陈国沦陷之地的百姓,希望回到我陈国,这是孩儿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其五,先下手为强,占据主动,在齐国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完成战斗,激发我国人战心。综上所述,儿臣觉得可以一战,并且儿臣请为主帅,为国出征。”听完越峰的表述,陈王愣了愣神:“我儿有见地,只是我儿可不能亲临战阵,打仗自有将军们。”越峰:“父王,我陈国国小兵少,可用的大将更是稀少,最主要的是,儿臣有理由让父王答应儿臣出征。”

陈王好奇:“那你说说,有什么理由说服我让你出征。”越峰清了清喉咙:“咱们还是以几点来说,其一,我陈国国小兵少,需要有人鼓舞战心,遇到大股敌人,军队需要有必死之心,方能战胜强敌,而鼓舞士气,莫过于国君出战,王子出征。父王身为一国之君,要处理国事,肯定不能出战。那就只能是儿臣出征了。其二,我对将要征战之地,已经研究多日,敌方主将,兵马都已经了然于胸。其三,陈国成败在此一战,胜则陈国有崛起的希望,败则亡国。其四,锻炼儿臣,王子出征,更显得我陈国伐齐的决心,让诸侯知道,我陈国也是不好惹的。”听完越峰的话,陈王:“好,好,好,我儿有志气,真乃有我陈国先祖之风。为父就陪你疯狂一次,压上我陈国的百年国运,反正我陈国已经这样了,此一战,若胜,我陈国发展壮大,恢复祖上荣光。若败,大不了,我陈国就此灭亡,王室凋零,也总比这样天天被别国主使强,我儿尽管放手一搏便是。”越峰急忙下跪道谢:“谢父王,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也不会让陈国子民失望的。我将用我的全部去保卫,爱护这个国家,哪怕战至最后一口气。”

第二日,越峰与陈王的谈话和决定,被王后知道,此次,王后却没有像越峰入楚那样,表示担心,反而在饭桌上鼓励越峰:“我儿,是好样的,好男儿当志在四方,征战天下,重现先祖荣光,恢复我陈国国土。”这体现了,王后的深明大义,让越峰更有信心。当即回到:“母后尽管放心,孩儿知道,我定会小心的,一定在战场上注意自己的安全,一定会恢复陈国的故土。”

陈王与越峰决定征齐的那个夜晚,没有任何史料的记载。只是在这个夜晚之后,陈王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开始变得强势,一改往日对别国唯唯诺诺的态度。这一夜过后,陈王突然不顾大臣们的反对,坚决表示支持楚国,对齐宣战。更坚决的是将军队指挥权交给越峰,由越峰决定是否征伐,何时征伐,而他所做的只是在后方,坚决给予支持。也是这一夜之后,越峰开始首次接触军队,指挥军队,开启了自己征战一生的路程。

这一夜就像一个迷一样,只能留给后来之人去猜想,去假设,去还原当时两人谈话的内容。而这一个平常的夜晚也因为陈王父子的决定而变得不平常,因为,这一夜是陈国崛起的开始,是陈国变强的开始。所以被史学家称为陈国崛起之夜。

第八章 回到陈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