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宛丘之战

  第十一章 宛丘之战

宛丘这座千年古城,历经风云变化,沧海桑田见证了几个朝代的过往。而今,依然是陈国的国都。宛丘城外,一队队士兵开出,走向战场。陈王夫妇及陈国众臣在城门之下为越峰及出征将士送行,看着一队队开出的将士,陈王对越峰说道:“王儿,此战关系我陈国的未来,王儿尽管放手施为,我会尽一切力量为你提供保障。”越峰:‘父王放心,我一定打出我陈国的国威。’王后也在:“王儿,战场之上,刀枪无眼,一定要小心啊!为娘的,在宛丘城里等你。”越峰点头:“母后放心,孩儿一定注意安全,好好的回来。母后就在王宫,听孩儿的好消息。现在孩儿就先出征了!”说完,越峰便带着近卫们骑马,奔驰起来,随着队伍向前方跑去。看着远去的队伍,陈王叹气,就率领群臣回城,他要做出最坏的打算。这到不是不相信越峰,而是陈国的国力太弱。

自从宛丘出征之后,越峰便率军队在距离宛丘不远的小镇上驻扎下来。这里是通往宛丘的必经之路,也是宛丘最后的屏障。联军到来之后,便开始与陈军对峙。这已经是双方军队遭遇的第三天了,越峰这次亲自来到联军大营之外,进行观察。只见,联军大营,营垒森严,哨兵往来不息。不过注意观察,还是会发现,敌营分成明显的三个阵营,相互之间互不往来。

这几日,越峰将自己的近卫派出,四处侦查,与敌人倒是有了接触,再与敌哨探的战斗中接连消灭对手,自身却没有伤亡,算是小胜,也创造了战斗零伤亡的奇迹,在陈军中引起了巨大的反响,鼓舞了士气。从探查地回到大营,便有士兵报告说是“齐国使者前来下战书”越峰按照交战国的礼仪召见了齐国使者。齐国使者来到大营,看见越峰就傲慢的说到:“你就是陈国王子?也长得不怎么样嘛,就你们这几个兵,还是趁早投降了吧!这样也许还能保住性命,要不然我齐国大军发动,再想投降就晚了。到时候生灵涂炭可别怪我大齐不讲仁义了。”越峰微笑道:“看来,齐使还是为我陈国好了!如今三国联军都已经快到宛丘城下了,还叫我投降?不知道是齐使认为我傻呢,还是你天真?”齐使一愣,随即色变:“那王子,你好自为之,到时候陈国血流成河,可别后悔,哼。”说着就拿出宣战书随意的甩出,侍卫和将军们都对齐使怒目而视,只能越峰一声令下,就将这小子大卸八块。越峰拿起宣战书开始看了起来,只见上面写着:尔等小国,还不快降,大军一到鸡犬不留。如若不降可敢一战,三日之后,两军决战,杀光尔等……。看完这短短的宣战书,越峰也不言语。只是将战书传与众将。洪武是个火爆脾气,看完战书立马坐不住了,站出来道:“好大的口气,战过便知谁该投降。大将军,杀了这厮祭旗。看他还在这抖威风。”其他大将也附和:“对,大将军杀了他祭旗。”见到陈国将领都进言,要拿自己祭旗。齐国使者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双腿开始发抖。越峰挥挥手:“放他回去,杀他脏了我陈国的战刀,这种狗仗人势的东西。”又对齐使道:“回去告诉你齐军主将,我陈国应战,三日之后宛丘城外两军决战。”自从答应联军决战之后,越峰便命令军队开始后撤,自后撤开始,越峰便将齐国下的战书传阅全军,这激起了陈军上下的愤慨,这无疑是很好的战前动员。

战鼓之声在宛丘城外的天空中回荡,三国联军声势浩大,紧逼而来。战鼓之声,敲打在陈国军士,陈国百姓的心。城内一片紧张的情形,城外陈军按照越峰的排阵安静的站立。越峰骑马在阵列中飞奔:“弟兄们,齐国的战书你们已经看过了,我陈国已经没有退路,我们已经没有了退路。你们的身后,就是我陈国的国都,就是我陈国的象征,而城内就是我们的父母兄弟,妻子儿女。今天在这,宛丘城下,在你们亲人的见证下,我将与你们一起,给予侵略我陈国的敌人,以迎头痛击。弟兄们,今天我们就用我们手中的刀剑,去告诉联军,什么是不屈的斗志,什么是不死的英魂。将那些敢于踏入我国土的敌人们,斩于我们的刀剑之下。弟兄们,抽出你们手中的武器,让这方土地,让历史见证我陈国的崛起。陈国崛起就在今日。”说完,越峰抽出自己的佩剑,指空大喊:“战斗,战斗!”陈军将士们,也挥动自己的武器:“战斗,战斗。”随着高呼声止,陈军开始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汇聚。

在两军相距仅百余步的时候,联军停下了脚步。开始进行最后的整队,这时联军之中骑马走出一个大将:“陈国人听着,我齐国军威之甚尔等已经见识,就凭你们这点兵马是绝对抵挡不住的,只会自取灭亡,我们大将军仁慈,再给你们一次机会,现在放下武器者,我齐国既往不咎,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洪武这个暴脾气立马出阵反呛:“哪来的鸟人,如此多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我陈国只有战死的好汉,哪来投降的鳖孙。倒是奉劝尔等几句,现在投降,我王感念上天有好生之得,会饶了你们的狗命。好回家与家人团聚。”

眼见陈国已经做了抵抗到底的决心,齐国将军顿时脸色一变,随即下令:“大军推进。”联军将士收到指令便开始:“杀,杀,杀”向陈军压来。联军之中,一万齐军居中,郑,鲁两军各两万分为左右。陈军之中,号令响起:“弓箭手准备,发射。”然后破风之声响起,尖锐的箭矢向联军飞去。“啊,啊,啊”惨叫之声从联军中传来,联军推进的速度为之一顿。接着联军继续推进,而陈军中:“投枪手准备,投。”“杀”一声整齐的呼号,然后再一阵破风之声,投出的投枪,在联军队伍中掀起了一阵血雾。投枪不同于弓箭,比弓箭更具有杀伤力,有的投枪手力气大一点,直接可以穿过两个联军士兵,使得联军士兵心下生寒。“自由射击”随着联军的推进,陈军中响起了号令。

两军快接触之时,陈军中号令再出:“方阵变阵,放过战车。”士兵们开始按照指令行事,前方盾牌手将战车放入,然后快速合围,将紧随战车的步兵挡在方阵之外。进入方阵的联军战车兵们,陷入了长枪兵的枪海之中,一个个还来不及反应,便被刺成刺猬,翻落下战车,而侥幸穿透方阵的战车兵们,又被陈国骑兵严阵以待,被迎头痛击。此时联军的步卒们,还被盾牌手死死的挡在方阵之外,难有寸进。“彭,彭”之声不绝于耳,这是冲的太猛的士兵与盾牌相撞的声音。陈国方阵始终保持着整齐,让联军步卒难以突破,解救被困的战车。而当他们快要突破盾牌阻挡之时,长枪手们已经解决了先入阵的联军战车,反过手来对付还在冲阵的步卒。一排排整齐的长枪,透过盾牌刺向联军士兵,由于冲阵的人太多,后面的人杀不住脚,前面的士兵避无可避,一排排被刺中倒下。而后面的联军士兵不知道情况,依然忘我的向前冲锋,此时,战场上的局面,已然变成了,一面倒的屠杀,双方阵中不时传出哀嚎的声音,而不同的是,陈军阵中传出的,是推进时路过遇见联军伤兵,陈国短刀手补刀,联军伤兵绝望的哀嚎。齐军主将看到先锋遭到如此打击,立马传令,全军压上,意图靠着人数优势,将陈军击垮。见到联军的变动,越峰也出令:“方阵变圆阵,防御。”变阵的号角响起,陈军开始调整,齐国主帅见到陈国主动防御,以为是陈国兵力不足,没有后劲。齐将心想:“原来如此,看我还不耗死你!”随即命令加大进攻力度,战斗瞬间激烈起来。

第十一章 宛丘之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