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目标

  神职的住宿很简洁,并没有太多的装饰物。刘玄独自躺在柔软的床上,盯着床前墙壁上的油画渐渐出神。民国的外籍神父油水非常少,他们来到这里都是具有大胸怀的人,自费救助难民给难民提供食物和保护。刘玄由神父想到远在美国的约翰夫人和莎拉,不知道自己走后,她们过的好不好。

刘玄算了算日子,离莎拉的成人礼还有两年。他答应莎拉会在她的成人礼的时候送她一份礼物,他不知道两年后的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再见到莎拉。刘玄的前身就是孤儿,从未感受过家的温暖,有的只是冷血和杀戮。来到这里,莎拉和约翰夫人就是他的家人,给了他从没感受过的情感。刘玄想了很多,亲情、战争、财富;更多的是如何在这个乱世生存下来,也许真是应了那句话,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刘玄不是感性的人,他前身雇佣兵的生涯从未想过这么多,逍遥自在。现在却有了顾虑。

甩了甩头,刘玄将杂念压了下来,此时并不是安逸的时候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刘玄离开公馆前往旅社取回工具箱。小二远远的看见刘玄走来,将黄亚茹的纸条取出交给了刘玄。

“先生,这是一位小姐让我转交给您的。”小二将话说道便转身准备离开。

“谢谢小二哥,你知道这个小姐是什么人吗?”刘玄叫住小二,询问小二女子的身份。知道自己身份的人并不多。杜月笙算一个,李通算一个,可冒出来的这个女人又是谁?是陷阱吗?

“先生,您高看我了。我就是一伙计,这我哪知道。客人让我怎么做,我便怎么做。”

“呵呵,谢谢小二哥!”刘玄看我问不出什么也不再纠缠,回到房间后,刘玄将小二交给他的纸团打开。内容很简单一个地址和一句话:材料已备好,素来取回,落款是延地。不得不说,黄亚茹很聪明也很冒险。如果刘玄对她的身份抱有敌意的话,绝对会对她们的联络站带来灭顶之灾。

“延地,延地,延安地下党!呵呵。”刘玄将纸条销毁,苦笑的看着纸条在烟火中化为灰烬。貌似自己现在很受国共两党的欢迎,都争着为自己提供资料!刘玄结清旅社的账目后,叫了一辆黄包车前往纸条上的地址。不管纸条上的信息是真是假,自己都要去看看。如果是真的,自己便可以放弃与南京的合作,自被出卖之后,刘玄对于南京方面好感皆无。一国之都,要害部门竟然还能被渗透,可见国民政府之无能。

不知不觉刘玄已经来到裁缝铺,刘玄以防万一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去。而是将附近侦查了一遍,确定没有埋伏之后才靠近裁缝铺。此时已经入夜,裁缝铺的灯还亮着。刘玄走上前敲了敲门,不一会传来高跟鞋踩地的声音,刘玄判断应该是个年轻女孩。隔着窗户,一个甜美的声音传出:“哪位?现在已经打烊了。”

“生生相错不相见,世世轮回血色湮;只见花开难见叶,黄泉一路两相牵。赴约而来,请开门。”刘玄没有自曝身份,随口将阎王镖上谚语念了出来。黄亚茹听见诗句连忙打开门迎接刘玄的到来:“快,请进?”

黄亚茹关上门之后,将窗帘撩起一角谨慎的看了看门外。

“别看了,能跟上我的人,还没出生。”刘玄摇摇头有些看不懂黄亚茹,很大胆的留下字条,还留下延地的署名。此时却小心谨慎的看自己身后有没有跟踪的。不得不说女人真是矛盾的生物。

“呵呵,乱世之下,谨慎点还是有必要的。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呢?阎王先生?还是温先生?”黄亚茹并没在意刘玄的嘲讽,转过头看着刘玄。刘玄先前并没有太过留意黄亚茹,当黄亚茹转过身的时候,自许看遍人间美色的他被惊艳了。

“名称只是一个代号而已,叫什么都无所谓。相信此次之后,我们应该不会有太多的瓜葛。你就教我代号吧?”

“那好吧,阎王先生。我是上海地下组织联络人,我叫黄亚茹。你要的资料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昨天晚上本想与你接洽,却没有等到你。没有办法之能留了一张纸条,希望你看见能与我联络。”黄亚茹显得有些兴奋话不由得多了起来:“早就听说你的大名,没想到你长得够老成的。还有,组织上让我们权利配合你的行动。”

“你是刚参加工作吧?”

“你怎么知道?你认识我?”刘玄的问题让黄亚茹冷静下来,眼神有些不对。

“第一你的举动很不成熟,竟然还起了一个延地的名字。第二你的话太多了,老道的地下党绝对不会这么冒失。好了将东西给我吧。”

“哦,你等一下。”黄亚茹转身来到工作台前,将桌布掀开之后从一个暗匣内取出一份资料交给刘玄。

“多谢贵党,如果有需要,我会联系你的!”刘玄将资料收好转身离开裁缝铺,隐入黑暗之中。黄亚茹看见刘玄走了,有些恼怒。什么人嘛?真是的。随后锁上店面前往上线联络站,面见自己的上线并将见面后的一举一动都如数交代。

“松井阁下,别来无恙。哈哈”土肥原贤二不出刘玄所料,早已到达上海。此次他有两个目的。第一松井石根的就任仪式安全问题;第二抓住阎王;

“哈哈,土肥原阁下为鄙人远道而来。松井感激不尽。”松井石根一身和服对着土肥原一个标准的日本礼节。

“一切都是为了天皇,为了圣战。”一场寒暄之后,土肥原切入正题:“我为你介绍一个人。金牧桑。”

“哈伊。金牧友度向松井阁下致敬。”门外走进一个人,松井石根定眼观瞧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真是太像了:“土肥原阁下,这这。。。”

“一会我将会让我的部下为易容,以后他就是松井石根。金牧桑,你胆怯吗?”土肥原脸上满是笑容,淡然的看着松井石根。

“金牧愿为松井阁下赴死!”

“好,你出去吧!”

“哈伊”土肥原瞧着金牧的离去,凑到松井的耳边窃窃思绪。听得松松井连连点头。

一场针对阎王的阴谋即将展开。

松井石根的就任仪式将在一个星期之后举行,地点定在上海六国饭店举行。六国饭店当初是英、法、美、德、日、俄六国合资建立。六国饭店占地极大,餐饮娱乐一应俱全背后又是众国撑腰,当时下台的一些政要都能再此得到庇护。随后的几日,金牧化作松井石根频繁出入高端场所,吸引了众多人的关注。刘玄自是也在其中,不过刘玄并没有轻举妄动,他能辨认出松井石根的保护力量到底有多少。虽然表面上并不多,但是暗地里松井石根只要一出行,目的地附近的街道上行人小贩必然会多起来。刘玄曾尾随松井石根两次进入高端会所,看见里面的情况后,不由得紧锁眉头。刘玄能看出,里面的侍应生都是乔装打扮的。紧绷的双腿,游走的眼神,虽然经过训练,但是一些习惯是一时半会改变不了的。

自从有一次,刘玄看见土肥原的身影出现后,所有的事情也就能解释的通了。这是在引自己上钩呢?刘玄的机会很多,几次都能干掉松井石根,只是好几次狙击镜中的目标都感觉不对劲。但到底是哪里不对刘玄说不出来。

金牧每次出行,土肥原贤二都尾随。他确定只要刘玄一动手,自己布下的天罗地网肯定能将他抓获,他好几次都故意留下破绽等待刘玄出手。连续几天的布局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他只能忍耐,作为老牌间谍他和刘玄都明白这个时候谁先耐不住性子,谁就输了。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再等待。眼看着就任仪式的日期越来越近,时间拖的越长,松井石根的就任仪式就充满着变数就越大。而真的松井石根在土肥原贤二的安排下也渐渐的按耐不住,他从日本远渡重洋就是为了征服支那的花花世界。没想到一个支那的杀手就逼得自己出不了门,每日面对着府中看腻了的面孔,他的性格越来越暴躁。他每天最大的乐趣便是从战俘中提取一些战犯练习自己的刀术,看着被自己刺死战俘,他的脸上才会露出笑容。

公馆内的刘玄百思不得其解,每日出行的松井石根跟照片上一般无二。只是为什么自己会感觉不对劲呢?到底哪里不对劲,忽然松井石根的一个挥手动作键入他的脑海。

“气质,上位者的气质。这个松井石根绝对有问题。”气质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却是真实存在的。想象下自己的父亲,老师,以及上位者的动作,会不会感觉到害怕和恐惧。

“呵呵,有意思!看来还真要去求助了!”松井石根的临时住所刘玄早已探查过,但早已废弃,看上去与平时并无两样,但是院内的人员纪律散漫,吓骂声不绝,绝对不是一个将军住的地方。

刘玄改变装束,来到裁缝铺。黄亚茹一看见刘玄便关上店铺。

“阎王,松井石根天天都在乱转,你不杀他怎么来我这里了?”黄亚茹揶揄了一句,大概是想讽刺刘玄名不副实吧。

“这个松井石根是假的,麻烦通知贵组织探查一下真的松井石根住所在哪?”

“假的,你怎么知道?”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还有留意一下日占区的寻常院落一些奇怪的事情。我想松井石根隐藏的会很深!”

“好的,我会通知上线的。有消息的话我怎么联系你?”黄亚茹感觉事关重大,连忙收起自己的小性子。

“要是有消息的,用你的粉笔在门口的牌子上划上一个勾。我会每天都来看的。”说完,带上礼帽离开了裁缝铺!

PS:气场并非虚言,确实是真实存在的。一些官位高的或者老师,严厉的父亲身上都会有一些。不自觉的会让人感觉到害怕!想想小时候,胆子小的从不敢在老师面前撒谎。上司面前会有心虚的感觉!

第十章 目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