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土肥原的应对之策

  轻轻的将皮箱拉开,里面是一些行李物件。刘玄一件件将箱子内的衣服取出翻找口袋,还真让刘玄有所收获,从一件衣服里搜出一张推荐信。推荐信上清楚的表明,这个老头是竟然日本三菱军工的人,到中国来慰问日军战士,那一箱美金是用来购买慰问物资的。刘玄看到这里霎时将心中的怒火点燃,走到医药箱拿起一把手术刀将老头的脖子割断,随后避过巡逻的日本兵翻墙离开。

回到住处,刘玄衣服也没脱便上床假寐。明天估计全上海都会乱掉,一夜之间连杀两人,日本人肯定会疯狂的,不知道松井石根的死亡是否能阻止南京大屠杀的发生。看样子这几天得避避风头了。刘玄看了看手表,一夜的奔波已经三点多了,刘玄索性也不睡了。将药箱打开点了点自己的收获,这一箱美金一共一百二十万元,天降的财富。

刘玄将美金整理好,放进药箱塞进床铺地下。躺在床上,刘玄想了想以后的打算,自己能做些什么?前身除了杀人、泡妞貌似真的不会什么了,难道要把钱存在银行生利息?在胡思乱想中,刘玄渐渐睡去。忽然刘玄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之后,刘玄打开房门。星野奈美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将水轻轻的放在桌上,用日语呼唤刘玄洗漱。刘玄拿出一块大洋,让她去对面酒屋点几个菜,将星野奈美支使出去之后,刘玄才开始洗漱,没办法,刘玄脸上还带着伪装呢。

一番洗漱之后,刘玄来到酒屋陪着星野奈美吃饭。

“我可以叫你奈美吗?”刘玄伸出安禄山之爪将女孩的手抓住。

“嗯。”星野奈美有些羞涩,连吃饭都忘记了。侍奉过的客人不算少,唯独刘玄给她一种不一样的感觉。艺伎是不能破身的,一旦破身必须退出艺伎的行业,她们也盼望着有一个白马王子将她们迎娶,下半辈子在家里相夫教子。

刘玄是个花丛老手,他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话做什么事。他将身体往奈美的身旁凑了凑,将女孩搂在怀中,夹起饭菜一口一口的喂她。奈美很享受这样的感觉,紧紧的将刘玄的身躯抱住。吃完饭,刘玄将奈美安置在旅馆,随后回到公馆取了点钱,换了一身装束之后,将装着人头的箱子送到黄亚茹的店里,让黄亚茹的上线制造舆论。接着换回池平佑人的模样,回转旅社,将药箱整个塞到池平佑人的行李箱中去找奈美!

“奈美,你知道附近哪里有房子出售吗?”刘玄有个想法,在日占区买一栋房子,继续用这个身份潜伏下来。

“大人,你要买房子吗?”奈美疑惑的看着刘玄。

“以后不许叫大人,要叫我哥哥,或者夫君。”刘玄摸着奈美的秀发:“我当然要买房子,我要将我的奈美藏起来,不让别人看见。”

“大人,奈美真的很高兴,但是奈美只是一个艺伎,大人不值得为奈美这样。”奈美留着眼泪抱着刘玄,刘玄此刻才知道为什么后世的人会说:吃中国的菜、住美国的房、娶日本的女人了,还真是何意百炼钢饶作化指柔啊。即使只是逢场作戏刘玄也不由得深陷其中:“奈美别哭,再哭就不漂亮了。”如果娶一个这样的妹子,也算是一种抗日了。呵呵

“走吧,奈美,我们去买房子。”将怀中的女孩安抚好,刘玄搂着奈美出去找房子。

就在刘玄没心没肺泡妞的时候,上海日占区彻底爆炸了。

“阎王,又是阎王。码头车站全部戒严,我一定要杀了他,杀了他!”土肥原贤二看着墙上刘玄留下的墨宝彻底疯狂了,拿起桌上摆放的武士道将看见的东西全部砍翻。就在他疯狂的时候,另一个消息也传到他的耳朵里。

“老师,三菱军工拓也先生在病房里被人割喉。”土肥原贤二的徒弟山本樱枝前来报告,山本樱枝是已死的天津特高课课长山本岩的胞妹,都是土肥原贤二的学生。山本岩死后,土肥原贤二将还在日本留守的山本樱枝召唤来华,协助自己。土肥原贤二评价过:山本樱枝的悟性与山本岩相比,差距仿佛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纳尼,什么人干的?士兵呢?给我抓起来,全部处死!”土肥原的脸上露出无穷的杀意。爆发完的土肥原贤二似乎全身的力气全部被抽光,原本计划的天衣无缝,到头来却功败垂成。一夜之间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连续死了两个重要人物,自己该怎么向天皇陛下交代。

“老师,请保重身体。我们其实还有机会的。”山本樱枝拍了拍土肥原贤二颤抖的身体,小声的说道:“老师,除了我们知道金牧君的身份,别人都不知道,我们不妨来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继续让金牧君进行就任仪式,过几日等风头过去。再。。。”山本樱枝的话没说全,但是老道的土肥原贤二立马反应过来。

“樱枝,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千万不要再出现差错了,保护好他!”可怜的金牧,直接被他们师徒俩放弃了,成为一个弃子。土肥原贤二离开之后,山本樱枝将见过松井石根尸体的人全部杀死,一把火将民宅烧掉。自此,松井石根依然出现在大众眼前,他们并不怕刘玄将消息捅出去,因为刘玄并拿不出证据证明松井石根的人头是真的。

地下党得到刘玄送来的人头后,马上将消息透露给报社,并附赠了照片。只是日本人早了一步将所有报社全部监视起来,还没等报社反应过来,消息和照片就被搜走了!

刘玄并不清楚这件事,他正流连在奈美的温柔乡里。将这几天闷在公馆的亏空全部补了回来,也顺利的在日占区找到了一所房子并且买了下来。带着奈美住进了新家,在刘玄的三寸不烂之舌的深情,不对,应该叫哄骗下,刘玄终于得手了。奈美完整的将自己交给了刘玄,成功的从艺伎行业隐退了。

清晨,奈美悄悄的起床准备早餐。看着睡梦中的刘玄,她幸福的笑了,为了心爱的夫君,她做什么事情都是愿意的。奈美哼着歌曲在餐厅里忙碌着,其实刘玄在奈美起床的时候就已经醒了,穿上睡衣看着餐厅里忙碌的身影,悄悄的走到身后将奈美抱在怀里。奈美本能的准备抗拒,闻到刘玄身上熟悉的味道才放松下来,将头依偎在他的胸膛中。

“宝贝,吃过早餐我就要去述职了。”两个人享受着宁静,刘玄温柔的奈美的耳边说。

“夫君大人,公事为重,奈美会在家等您回来的!”奈美呢喃的回应。刘玄觉得这个身份不能丢,特务处的职责他了解一点,隔三差五的应个卯,剩余的时间都是在外面。特务处是特高课下属单位,严格说起来又另行一家,属于听调不听宣的那种。这个身份对于刘玄来说正好用的上。

两人吃完爱心早餐,刘玄便拎着皮箱穿着军服上班去了,顺道将皮箱放入公馆。到达宪兵司令部,刘玄才知道,上海目前为止还没有特高课这个部门。只能挂靠在宪兵队的名下,自己的上尉军衔在这里虽然称不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能管着自己的并不多。也许自己努力努力,制造一点功绩特高课就是自己来组建了。

坐在属于自己的办公室,刘玄看着桌上的报纸纳闷,松井石根不是已经被自己杀了吗?怎么还会继续进行就任仪式呢?不行我得去问问。

刘玄装备上自己的跨刀,来到黄亚茹的裁缝铺。黄亚茹看见穿着军服的刘玄,明显紧张起来,额头上渐渐的冒出了汗水。刘玄决定逗逗她:“花姑娘的,我的喜欢。”说着就要往黄亚茹面前冲。黄亚茹吓了一跳连忙跑到工作台前抓起一把剪刀对着他。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你。”她的声音都开始有些颤抖,黄亚茹有家传的武术只是一紧张忘记了,露出女人的本性。

“哈哈哈哈”刘玄心情大好看着黄亚茹的动作差点笑弯了腰,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黄亚茹看的莫名其妙,这日本军官有病吧。刘玄不方便卸掉伪装只能将第一次赴约时的谚语说出:“生生相错不相见,世世轮回血色湮;只见花开难见叶,黄泉一路两相牵。是我!”刘玄转了一圈:“怎么样?认不出来吧?”

这时候黄亚茹才知道这日本军官是刘玄假扮的,气的都哭了。跑到刘玄身前就开始打他,最后感觉不解气一口咬住刘玄的手臂。刘玄的手臂只是微微一疼就没有感觉了,强化过的身体这点疼根本不叫事情,不过还是假装很疼的样子,拍着黄亚茹:“很疼的,妮子,你属狗的啊?哎呦!”

“咬死你,谁让你吓我?”黄亚茹撒开嘴看着刘玄恶狠狠的说道。

“好了。小妮子,我问你,松井石根不是被我杀了吗?怎么还准备进行就任仪式啊?”刘玄掏出丝巾一边将黄亚茹的额头的冷汗拭去,一边问她。

“我不知道,我的上线将他的人头相片和消息透露给了报社,谁知道报社还没刊登就被日本人给搜走了!”黄亚茹害羞的将丝巾接过,无奈的看着刘玄。

刘玄背着手在店里来回踱步,将所有的事情理了又理,终于让他理清了头绪:“看来小日本是准备狸猫换太子啊。他一定是想瞒过舆论,制造盛世太平的样子。如果我估计不差的话,就任仪式过后,假松井石根就会去见天照了!”

“天照是谁?他们真敢这样做吗?”黄亚茹也觉得刘玄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天照是谁她不清楚。

“天照是日本的一个神祗,小日本死后都想见到她!你告诉你的上线,想办法将松井石根的头颅处理掉。我会想办法除掉假松井石根!”刘玄准备离开又折返回来:“还有我现在这个身份叫池平佑人,在日本司令部上班。如果有人找你们麻烦,就来找我,最好找一个精通日语的人来充当我的翻译。我随后的一段时间都会留在上海。”刘玄看着黄亚茹吃惊的模样,用手指刮了一下她的鼻梁大步离开。

“乖乖,这家伙都混日本司令部去了?神了!”黄亚茹吃惊的看着刘玄的背影,连被刘玄偷袭刮鼻梁的事都忘记了追究!

第十三章 土肥原的应对之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