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实行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刘玄得到的命令是戒严;一直到第二天松井石根参加议会结束才能离开!差不多一个小时的光景,士官带着两个士兵拎着两大袋的食物回来了。同来的还有山本刘柱这个倒霉蛋!

刘玄将倒霉蛋叫到一旁:“山本君。不是说你今晚给我接风的吗?酒席安排好了吗?”倒霉蛋一听差点吓尿了,他已经得到刘玄执行公务的消息,晚上回不来就没置备。日本人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刘柱聪明劲上来了:“太君,小的不知道您几时能回来。便告诉酒楼不许打烊,等待您回来之后能吃上好酒好菜。”

“哟西,山本君,你很忠心。你知道的,这里太冷了,我要去吃点好的!请稍等,我交代一下!”刘玄拍了拍倒霉蛋的肩膀以示鼓励。

刘玄转身来到买食物的士官前命令到:“我命令:士官,现在开始到我回来之前,你暂代机关长职务带领士兵继续执勤!分两批夕食,明确吗?”

“哈伊!只是池平大人为什么要我暂代您的职务?”准士官小心的问道。

“山本君今晚为我接风,我实在推脱不掉!好了士官,执行命令!”

“哈伊!”

随后刘玄带着刘柱离开这里,他并没有去刘柱说的那个餐馆,而是找了一家裁缝铺不远的地方!路过裁缝铺看见店铺还亮着光,才将心里的石头放了下来!此时他需要地下党的协助。

“山本君,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要去方便一下!”刘玄装作内急的样子来到后院,越墙而出走向裁缝铺!黄亚茹正准备关门回家,刘玄一把将门推开拉着黄亚茹隐入屋内!

“我没时间跟你多说,明天假松井会参加公共租界的议会。我奉命去戒严,我要在工部局对面的制高点击毙他。我在上海买了一个公馆,公馆二楼卧室的床下有一个手提箱,明天你们一定要在工部局议会开始之前将皮箱交给我。然后你们在制高点楼下的北面的巷子里接应,懂吗?”刘玄一口气说了很多,随后将自己公馆的地址告诉黄亚茹。待黄亚茹确定记住之后返回饭馆!

待刘玄回到桌前,酒菜已经上的差不多了。刘柱为了讨好刘玄,竟然还特意让店家从外面买了几瓶烧酒。午餐本就没来得及吃,又在寒风中站了几个小时,五脏庙早已打鼓。食物已经上了,刘玄这一顿胡吃海塞,刘柱那个倒霉蛋都快看傻了,没听说日本本土不给饭吃啊,这太君怎么这幅吃相。就这样,刘柱还拍马屁呢:“太君的胃口真好,真不愧是日本来的太君!”

刘玄才不在意刘柱的想法,在他的心里,刘柱就是他的下一个目标,只是现在还不是杀他的时候!酒足饭饱,刘玄带着刘柱回到了工部局,自是不提!

冥纸店内,老张、小李和黄亚茹急的都快上了墙。刘玄的箱子已经取来,只是不知道如何交给刘玄,三个人都在绞尽脑汁的想着对策。

“张叔,要不然我去吧。在这干坐着也不是事情!”小李看着沉默的老张站起身来自告奋勇!

“不行,贸然行动不是办法,方法不得当,可能还会给阎王带来麻烦!坐下。”老张看着刘玄的手提箱有些无奈。这可真是个难题!

“张叔,要不我们想个办法调开日本兵。然后找个机会将箱子交给阎王?”黄亚茹弱弱的对老张说道。

“办法是好,可那么多日本兵。怎么才能全部调开呢?”老张顺着黄亚茹的思绪往下思考:“有了。”老张突然想到一个办法,至于行不行得通之能听天由命了。

凌晨六点,老张他们开始行动了!

黄亚茹脖子上挂着一个相机,手里拎着手提箱往工部局的方向走去。老张的想法是让黄亚茹冒充记者,借用采访的理由与小鬼子放生冲突,吸引刘玄的注意。记者在上海各个租界享受着新闻自由权,小鬼子不敢明目张胆对记者怎么样!

一切都与老张所想的那样,还没有到工部局。黄亚茹便被巡逻的日本兵拦住,黄亚茹假装生气,大声呼喊着我们有自由采访的权利。工部局地面的制高点上,刘玄和刘柱还有那名准士官围坐在一起,三人的中间升起了火取暖。听见下面传来争吵声,刘玄站起身走到边缘处向下探望,刘玄看见是黄亚茹,心里咯噔一下。这是玩的什么套路!

“巴嘎,这群讨厌的记者。”刘玄一拍护栏大声骂道:“走,过去看看!”说完率先走下楼梯。刘柱和那名准士官连忙站起身,跟着刘玄往下走。来到黄亚茹的身旁,刘玄呵斥道:“这里正在戒严,请不要耽误士兵们正常执行任务。请你马上离开。”刘玄看着黄亚茹手中的手提箱,知道这是寻找机会与自己接头!

“军官先生,我是报社的记者,我有自由权,请你让我进去!”黄亚茹仿佛真成了记者,与刘玄据理力争。

“巴嘎,山本君,摘下她的相机和手提箱,驱逐她!”刘玄站在日本兵身后,怒气腾腾的冲着刘柱那个倒霉蛋叫道。刘柱连忙上前抓黄亚茹脖子上的相机,黄亚茹反抗了两下便假装不敌让刘柱得了手,接着又要抢黄亚茹的箱子,黄亚茹不知道给还是不给,慌忙看向刘玄。

看到刘玄微微点头之后,才将手中的箱子交给刘柱:“你们真是一群无耻的强盗,我会将这件事写进报道,让全上海的人看到这件事的!”说完扭头就走,走了几分钟,看见日本兵看不见了才松了一口气!老张正在不远处接应,看见黄亚茹两手空空,连忙走上前询问事情办的怎么样。黄亚茹将情况一说,老张连忙示意一边的小李经行第二步的行动!小李装作乞丐,手里拿着一个破碗,向着刘玄所在的制高点走去,准备接应刘玄!

刘玄看见黄亚茹离去,命令刘柱拿着手提箱和相机跟自己上楼!到楼上之后,刘玄接过手提箱装作贪财的模样说道:“我要检查提箱内是否藏有违禁用品,你们不要跟着我!”随后向前走来几步,避开其他人悄悄的打开手提箱。手提箱内被老张塞进了两件衣服和一些法币,在手提箱的最下面刘玄的毛瑟狙击枪正在其中。刘玄将狙击枪取出放在一个通风口凸出点的后面,然后拎着手提箱往回走了两步,回头观瞧根本发现不了狙击枪后才回到篝火旁!

刘玄打开手提箱,抓出衣服和钱币,装作很失望的样子说道:“这个穷记者,里面只有两件衣服和一些钱币。真是太失望了!”随手将衣服放回,刘玄将钱币抽出几张塞进自己的口袋,将剩下的塞到山本刘柱和准士官的手中。

“我不是贪婪的人,这些钱币分给你们。任务结束后,我们去酒屋饮酒!我想念本土的拉面和酒屋,还有漂亮的艺伎!”刘玄很擅于带动情绪,刘柱听不出什么,但是准士官已经开始眼眶发红:“是的,我也想念;我的母亲和我的妻子孩子,还在等着我回去!”

话茬一旦打开,就很难收住。幸好刘玄执行任务的时候去过日本几次,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糊弄这个准士官!刘玄看了看手表,此刻已经八点多了。公共租界的记者犹如闻到腥味的猫开始在楼下聚集,巡逻的日本兵和公共租界的巡捕将他们拦截在一边,正在经行交涉!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议员的车辆也陆陆续续的到达。刘玄看着楼下乱糟糟的情形,命令准士官带领驻扎在制高点的日本兵去楼下增援。刘柱这个倒霉蛋也准备跟下去,被刘玄叫住了,让他陪在自己的身边!刘玄静静的坐在楼顶,等待假松井的到来!

议员们的车几乎都到了,假松井才在两辆轿车的保护下出现。率先下车的是一名女军官,穿着昭和五式男士军服手中握着一把太刀,看军衔是一名中尉士官!这个人正是土肥原贤二的徒弟山本樱枝。山本樱枝下车后先是看了一下地形和制高点,看见正前方的制高点上只有一名士官和一个支那丑鬼不由得蹙蹙眉头,询问一名特务机关的日本宪兵之后才对着刘玄点头示意,接着来到后面的车子旁将假松井请下车!

刘玄看见假松井,知道机会来了。刘玄一掌将身旁的赵柱打晕,随后取出狙击步枪来到事先找好的狙击点,一枪将还在与英国人寒暄的假松井击杀!通过瞄准镜,刘玄确定假松井死亡之后,从口袋中取出一张铁牌仍在地上,随后紧跑两步将狙击枪仍到后墙巷子里,也不管他是否有人接应了。刘玄回到篝火旁将篝火踩灭,然后紧了紧身上的军服趴了上去装做晕倒的样子,心中祈祷楼下的日本士兵快点上来!

假松井被一枪杀掉,与他寒暄的英国议员们都吓傻了,一名议员心脏病当场发作,吓死了!山本樱枝看见假松井死了之后,立刻冲上刘玄所在的位置。作为土肥原贤二的徒弟,如果连枪声从哪里传来都分辨不清的话,那真是太失败了!楼下的宪兵和巡捕在松井石根死亡之后立刻乱做一团,纷纷随着山本樱枝往上冲。身旁的记者没人阻拦有的往工部局跑,有的往楼上冲,都想抓住第一手的新闻线索!谁也没看到,后巷一名乞丐偷偷的溜走!

刘玄的棉衣已经被篝火的余烬点着,胸口传来的灼热让他疼的直冒汗;他咬紧牙关坚持着,他知道一旦自己起来,自己的身份就要暴露了!听见脚步声,刘玄心里松了一口气。率先冲上来山本樱枝,没有第一时间查探刘玄和倒霉蛋刘柱的死活,而是寻找刘玄的狙击点和探查四周的地理位置。刘玄眯着眼看着山本樱枝的举动,气的只嘬牙花子,这倒霉娘们,倒是来救我啊!过了一会,士兵冲了上来,才将煎熬的刘玄和刘柱拖了起来。刘玄的胸口已经快要烤糊了,黑漆漆的一片!

山本樱枝看着日本兵手中的刘玄,气的差点抽刀砍了他!命令士兵将假松井石根的尸体拖走以后,才让人将刘玄送到医院治疗,当然陪同的还有倒霉蛋刘柱!

小李装作乞丐,抱着枪乘机溜走,找个隐蔽的地方藏好后,才回到冥纸店。

“你说啥?阎王没下来,只是把枪仍了下来?”听完小李的汇报,老张猛的抓住小李的手问道。他有些理解不了刘玄的行为,难道他还要继续潜伏吗?他要是暴露了怎么办?老张的汗都快流下来了。刘玄是组织上很看重的人,如果出现意外自己该怎么对组织上说。目前上海沦为孤岛,根本没有武装力量来执行武装营救活动!诶,等两天再说吧!希望阎王能逢凶化吉!

第十五章 实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