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意外发现

  黄亚茹将刘玄的请求告知上线,黄亚茹的上线是一个老牌的地下党,名叫张绍兴。至于是他的本名还是化名黄亚茹不知道,表面的身份是一家冥纸店的老板。与日本人有着不错的关系,日本人有时候会来他这里定制一些蜡烛冥纸花篮等物。

他得知刘玄的回馈消息后,引起他的高度重视,立马安排人启用隐藏下来的组织关系网和群众力量。另一方面,他决定冒险动用电台,将目前所遇到的状况报告上级,希望得到其他同志的帮助。街道上的巡逻车一辆接着一辆,日占区的敌特有两辆信号侦测车,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巡逻,搜寻隐藏下来的抗日力量。

“小黄,根据你两次与阎王的接触,你认为我党争取到阎王的几率有多大?”张绍兴倒了一杯茶递给黄亚茹,接着说道:“据我所知,南京方面也跟他取得了联系。”

“这个我看不出来,我感觉这人很自大。他说过以后我们应该不会有太多的瓜葛,这次他来找我,也没有表现出什么。”顿了几秒继续说道:“不过他好像有点本事,我在他跟前会有些畏惧,不敢跟他交手。而且他还能看出我是新人!”黄亚茹回忆着与刘玄的两次接触,将自己的感觉叙述出来。

“呵呵,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老家对他的印象很好,认为他是一个难得的抗日力量,希望我们能将他争取过来。”张绍兴叹了一口气:“诶,只是我们还得仔细的甄别一下,我们的地下组织实在是经不住损失了。都是好同志啊。”

“张叔,老家回复。”这是从楼上跑下一个年轻小伙,手里攥着一张纸条。老张接过来看完之后,拿起桌上的煤油灯罩,将纸团销毁。黄亚茹看着老张,很想问问老家是怎么回复的,想起组织的纪律性,到嘴边的话被她咽了下去。

“小李,关闭电台藏好,看下家!”老张对小伙交代一句随后对黄亚茹说道:“小黄,你先回去吧。我要出去一趟”说完抓起门旁的衣服离开了。延安回复的消息就是要老张联系附近的地下组织,上面有联系方式和地址。沿着老家给的地址,老张一家家的去拜访。日占区的地下组织全部启用,全力协助刘玄完成任务。老家也希望刘玄能杀掉松井石根,给日本人一点颜色看看,更希望能与阎王并肩作战,给对方留下好感,争取刘玄的加入。

知道松井石根是别人假冒之后,刘玄安心的等待回复。每天除了擦枪,就是去裁缝铺附近转悠一下,顺道解决温饱的问题。匆匆三天时间过去,刘玄始终没有看见裁缝铺预留的暗号。刘玄的耐性也渐渐开始消失,这一次松井石根的就任仪式是刺杀的最好时机,这次如果不成功,很难再有下一次机会刺杀他。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的事情,目前的刘玄根本办不到,雇佣兵的生涯仅仅成功过一次,代价就是差点丢了小命,地狱小组的成员全部被杀。日本人的军事力量,士兵的军事素质刘玄不敢小觑,淞沪会战达到5。5:1的伤亡比例就能看出来。

况且自己现在势单力薄,估计还没有靠近就会被击杀。今天是最后一次去裁缝铺,如果没有结果,就只有混进就任仪式,在仪式上寻找机会动手了。

刘玄再一次来到裁缝铺附近,看见门口木牌上大大的一个勾,刘玄的心情犹如寒冬腊月中雨雪绵绵突然升起一轮旭日般舒畅。他大步走进店内,此时黄亚茹正背对着她在工作台前裁剪衣服,厚重的棉袄并不能遮盖曼妙的身材。

“嗯哼。”刘玄假装咳嗽了一声提醒黄亚茹自己的到来。黄亚茹专心裁剪听见刘玄的咳嗽急忙回头,随后扔下剪刀准备关门。

“别关门,我一来就关门不是徒遭别人怀疑吗!将情报告诉我就行了。”刘玄看见黄亚茹幼稚的举动,善意的提醒道。经过刘玄的提醒,黄亚茹也反应过来,自己的失误竟然要别人提醒有些觉得不好意思,脸上升起两道红霞。刘玄接过黄亚茹的情报,看来两分钟后吞入口中咽了下去。随后打开手提包,取出两根小黄鱼交给黄亚茹。

“我知道贵组织现在面临的窘境,这是一点心意,希望转交贵组织。”随后不等黄亚茹拒绝便抓起她的手,将黄鱼塞了进去,转身离去。

刘玄已经将地址默记心中。情报上显示,经过几天的打探,松井石根犹如老鼠一般藏匿不出,并没有找到确切的位置。重点怀疑的地方倒是有三个,其中一个距离裁缝店很近,其他两个地方都在虹口区。刘玄循着地址找到了离裁缝铺最近的一个地点,假装行人侦查起来。这是日占区的一个侨民住所,据情报上说,这个房子本早已无人居住,近日却人员进出频繁。刘玄静声倾听,里面除了正常的交流没有异常声音出现。附近也没有日本特务隐藏,转了两遍之后刘玄得出一个结论,这个住所藏匿松井的几率不足百分之三十。随后叫了一辆黄包车前往虹口区,剩下的两个地点离得很近。一所是虹口区的虹口武道馆,另一所是虹口区战略物资的仓库。刘玄下车后,独自走向武道馆。时辰尚早,刘玄侦查之余打算领教一下日本武道究竟怎么样?虹口区的武道馆分为两个科目,一个是剑道;另一个则是空手道。空手道的起源后世众说纷纭,归根结底都是起源于明初的拳法,结合日本的本土格斗技巧衍生的产物,曾被称为“唐手”,后来受武道影响起名空手道。日本剑道据历史记载,两秦时代中日就已有往来,日本人学习中华的剑术回国后将复杂的招数简化,只留下最简单的劈、砍、挑、刺的手法,自成流派,起名剑道。刘玄将伪造的日本军官证明掏出之后,武道馆的人便将刘玄放了进去。

起初刘玄只是观摩,剑道的招数很是单一,只是当看懂他们剑道的攻击方式后,便觉得索然无味微微摇了摇头。正巧被武道馆的剑道老师看见,剑道老师以为刘玄看不起剑道,便邀请刘玄过招。刘玄兴趣一起便与他们过了两招,刘玄的身体被药剂改良过,力气大增。加上雇佣兵生涯的历练,行走在生死之间,出手即是杀招。那老师出抢先攻击了两招,便落的被动挨打的局面,李玄本只凭着实战的经验与他过招,渐渐兴趣大起。刘玄将木剑举起便往下劈,那教师举剑格挡。一没留神力气大了一点,教师的木剑竟然被刘玄劈断,化去一部分力道之后落在教师的肩上。武道馆的学员能清晰的听见骨头断裂的声音,刘玄收剑站立看着地上的教师。反过神来的学院赶忙救助,要不是刘玄的身份是日本人,恐怕学员都打算一拥而上了。

刘玄将手中木剑放回,鞠躬之后便往后院走去。刚走进后院,两名日本士兵便举枪对准他。刘玄假装寻找厕所,便询问日本兵厕所在哪里,日本兵并没有放下枪只是驱赶刘玄赶紧离开。刘玄无奈,假装准备离开,用余光观瞧里院,发现里面戒备森严,士兵把手的非常严格,刘玄感觉松井隐藏在里院的几率非常大,即使不是松井,也应该是有别的重要人员居住,不然不会让日本兵如此紧张。

刘玄没有打草惊蛇,转身离开武道馆,前往仓库的方向。刘玄之所以将仓库最为最后一个目标,是因为仓库必定有重兵把守,进去的几率非常小。刘玄没有贸然行动,他先是找了一家日本料理店吃饭,点了很多的清酒。喝的很少,剩下的都洒在了衣服上,打老远便能闻到一股酒臭味。李玄手拿着半瓶清酒,结清账目后,摇摇晃晃的走向仓库。

战略物资仓库执勤的士兵,看见刘玄摇晃的走来起初并没在意。只是当刘玄站在身旁时才变了脸色驱赶,还用枪托砸了刘玄一下。刘玄假戏真做,躺在地上好一会才重新站起来,掏出日本军官的证件摔在士兵的脸上。士兵捡起一看连忙敬礼:“对不起士官大人。”

“巴嘎,你敢打我?”说完抡起巴掌连续抽了日本兵六个耳光:“你让开,我要吃鲟鱼罐头。”日本兵连忙拦住刘玄:“士官大人,没有小野上长官的命令,谁都不能进去。”

“巴嘎,我们在战场上为天皇陛下浴血奋战。难道连两个罐头吃不到嘛?你们太可恶了。竟然这样侮辱天皇陛下的战士。呜呜呜。天皇陛下万岁,万岁。”

“万岁,万岁。”两名日本兵无奈的看着刘玄,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好跟着刘玄山呼万岁。

“今天我要吃不到罐头,我就杀了你们,然后在这里跪坐剖腹。”刘玄本就擅长演戏,说着说着哭的更大声了:“我负伤被送了下来,马上就要再次登上战场,难道连最喜爱吃的食物都吃不上了嘛?”

另一名士兵走上前拍了拍挨打的士兵:“要不你进去拿两个吧?前辈马上就要奔赴战场,都是天皇的勇士,我感觉我们不能这样!”

“我们没有命令进去就会被处死的。”挨打的士兵反驳道。

“让士官大人自己去拿,我相信两个罐头而已你我不说不会有人知道的。”

“那好吧。”交流之后,挨打的士兵对刘玄说道:“士官大人,您进去吧!您只要在登记官处询问一下就可以了。但是您之能拿两个罐头,不然我们会被处死!”随后打开门,放刘玄进入、

刘玄装作伤心的样子低头走了进去,身体依旧摇摇晃晃,只是眼神却飘忽不定。仓库很简单,三间正屋,两间偏房,呈七字形。零时储存物资的矮帐篷。正屋的墙上写着战略物资研究烟火的警示语,空地上差不多有一百个士兵,有的正在锻炼身体,有的低声交流。看见陌生人进入,都用一种疑惑的眼神朝着刘玄行注目礼。刘玄在正屋找到登记官,领取了两个罐头之后便离开了。

正屋里一间是办公室,另两间则是通讯设备和米面。两间偏屋是士兵的住所。仓库排除,松井石根不在这里。

PS:小日本的等级观念很强、奴性很重,一般各负其责很难沟通!日本兵的肩章辨识军衔,领章没有军衔只有颜色,颜色代表军种。常见的红色代表步兵,黄色代表炮兵,深褐色代表宪兵等等;后来才改为领章,兵种变成M型胸章带佩戴于右胸。

佐官称为上长官、尉官称为士官、还有准士官,下士官等等。

第十一章 意外发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