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遇袭

  刘玄用脚将门关上,将奈美抱到榻榻米上坐好。看着怀中的抽泣的奈美,刘玄心里有一丝心疼。他一直将奈美定义成自己发泄欲望的木偶,没想到奈美会如此的依恋自己!享受着两人的宁静。

  “对不起,夫君大人,让您笑话了!”奈美止住了哭泣,将刘玄紧紧抱住小声的道歉。

  “不,宝贝,是夫君让你担心了。因为要执行公务,没有来得及告诉我的奈美!奈美,以后夫君可能不能经常过来,你要习惯夫君的工作。”刘玄将奈美的头从胸口温柔的推开,看着奈美小巧的嘴吻了上去!日本和服确实有她的独到之处,仿佛真于后世推测的一样,和服的出现只是为了日本人方便繁衍后代特意发明的!刘玄做为资深的猎艳者,轻车熟路的解开了奈美的束缚。奈美从事的职业是艺伎,所以身材保持的很好,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赘肉,又不是其他女孩的那种骨感。渐渐的两人动了情,后续的自己脑补!

  土肥原贤二的樱花机关已经到达上海,土肥原为了慎重没有调用上海宪兵司令部的人马。樱花机关分为十二个小组,每个小组的组长都是土肥原亲自训练出来,精通军事、谍战、刺杀等手段;这一次,他从各地东北和台湾召回两个小组协助自己追捕阎王。人员到达之后,他分派出几名优秀的组员,让山本樱枝带领执行监视刘玄的任务!

  山本樱枝坚信池平佑人有问题,每次都是亲自带领组员经行跟踪;而刘玄早已察觉,便开始三点一线的生活,见天带着他们兜圈子,频繁出入酒屋和妓院。有一次,刘玄装作醉酒来到山本樱枝的身旁,亲了她一下,还被山本樱枝甩了一巴掌;酒醒之后,尽然就当没发生过一样,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她面前,气的山本樱枝都想把他抓起来阉割了!

  刘玄每天在街上闲逛,竟然还碰到了刘柱那个倒霉蛋。刘柱不像刘玄那么幸运,醒了之后被山本樱枝请去做客了,待遇还不错:喝的是辣椒水、吃的是竹笋串肉、做的是老虎凳,把小时候踩死几只蚂蚁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交代清楚,才被放了出来!这个倒霉蛋在家里休息了两三天,就出来了,为的是在小日本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尽职尽责,可谓是煞费苦心。

  刘玄搂着倒霉蛋的肩膀,看着他被纱布包裹着的双手,心里甭提多舒服了!就在这时从附近窜出二三十名力夫装扮的人,慢慢的靠近刘玄。其中一个人掏出一串鞭炮点燃后仍在地上,附近的百姓以为是枪声抱头鼠窜!刘玄看见力夫来着不善,一把拉起倒霉蛋转身就往山本樱枝的方向跑。刘玄不是想救刘柱,他是想先带着他,情形要是不对还能替他挡挡枪口,物尽其用!山本樱枝和两名手下也感觉情况不对,掏出枪就对着力夫射击,不得不说南部十四式的手枪真是太差了,山本樱枝开了两枪伤了一个力夫,就卡壳了;力夫们看见其中一把手枪已经没有了威胁,纷纷从背后摸出一把斧子对着刘玄等人就扔了过去。刘玄看着天上飞来的斧头,刘玄连忙将倒霉蛋挡在自己面前,拽着山本樱枝就跑!斧头不长眼,无差别的攻击之下,两名手下和倒霉蛋当场被劈死。力夫们看到有人逃脱,其中一个还是日本军官,抄起地上的斧子撒腿就追。刘玄拽着山本樱枝来到一个弄堂内,看见里面有个水缸立刻打开水缸的盖子,将山本樱枝仍了进去,顺手将盖子盖上后搬了一块大石头压在上面!

  刘玄,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近,立刻用国语喊了一句:“分头走。”就往另一条胡同内跑去! 后面的力夫跑到弄堂里看见两条分叉的胡同,一条胡同没有人,另一条胡同奔跑着一个穿日本军服的人纷纷追去。

  刘玄今天很累,先是带着山本樱枝压马路;然后又领着力夫跑步。李玄能轻易的将他们全部杀掉,但是看他们的举动明显冲着倒霉蛋刘柱来的。只要是杀汉奸的人,大多数都是有良心有血性的中国人。在没弄清他们的身份之前,不能狠下杀手。刘玄一边跑一边哭笑,之前都是自己杀别人,今天自己竟然送上门被人杀。左拐右拐的,刘玄将力夫甩掉,一个人悠闲的继续逛着马路,仿佛忘记了山本樱枝的存在。

  刘玄有心报复一下山本樱枝,打开水缸盖子的时候。刘玄闻到了一股臭味,应该是腌咸菜或者萝卜条用的,里面还有半缸水。刘玄心想,让这娘们遭遭罪,谁让他甩了老子一巴掌。转悠了半个多小时,刘玄才悠哉悠哉的回到弄堂里。将搬下来打开盖子的时候,山本樱枝已经晕了过去,臭味刺鼻加上天气寒冷,不晕才奇怪。

  刘玄将她从水缸里抱出,山本樱枝今天穿着呢子大衣,外面套着一件狐裘的披肩。此时被水一泡已经湿透了,刘玄将她外面的呢子大衣扒下。“我说这娘们怎么平胸呢?原来裹起来了。小白兔啊小白兔,摊上这么个主人,真是遭罪了。”刘玄很有恶趣味,脱下身上的军服给她穿上,然后才掐她的人中唤醒她!苏醒过来的山本樱枝紧紧抱着自己双臂,发现手感不对,低头一看身上穿的是一件日本军服后就犹如炸了毛的母鸡,伸出手掌冲着刘玄就扇了过去。刘玄此时还抱着山本樱枝,看见山本樱枝要扇自己,连忙松手站了起来。刘玄一松手,山本樱枝倒霉了,摔倒自地上。

  “混蛋,你敢脱我的衣服。”山本樱枝躺在地上指着刘玄的鼻子骂道:“真是无理,天皇陛下怎么会有你这样的臣民。混蛋。”

  刘玄看着山本樱枝骂的欢快,蹲到他的身边:“请你注意说话的态度,请你记住是我池平佑人救了你。”说完将她拉起来丢下一句话后,径直离去:“我不会跟你争论,记住请将我的军服洗好之后交还给我。”

  山本樱枝看着刘玄的离去气的半死,随后想想又释然了,这家伙确实救了自己!拿起地上自己的衣服,山本樱枝回了自己的住所。

  刘玄来到被袭击的地方,看见地上的血迹已经干涸,尸体也已经被人拖走!刘玄心里有个猜测,这群手持利斧的人应该是斧头帮的残部。斧头帮是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组建。

  刘玄曾看过关于王亚樵的书籍,对他推崇的很。男子汉大丈夫就该如斯,铁血手段震慑世界。如果此次袭击者是斧头帮的残部,刘玄觉得一定要将他们收入囊中,他们是见过血的精英,缺乏的只是训练和技巧。刘玄想到这里,前往裁缝铺,要说查探消息,没有人比他们更合适。

  黄亚茹这几天心情很不好,老张要求她密切注意刘玄的行踪。只是三天过去了,刘玄还是没有出现,当刘玄站在她店铺里的时候,黄亚茹还捧着腮帮子在发呆呢?

  “美女,思春啦?”黄亚茹走到黄亚茹的身后,在她耳边调侃。黄亚茹被耳边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回过头看见刘玄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才没有。你没事吧?”

  “我?我能有什么事啊?”刘玄有点反应不过来,黄亚茹说的什么意思:“不过,小鬼啊!你这警惕性有待加强啊。怎么能这么大意呢?”

  听见刘玄的调侃,黄亚茹踢了他一脚说道:“哼,还不是因为你。张叔让我关注你的消息,你既然没事为什么不来告诉我一声!”

  “我不是告诉你可以去宪兵司令部找我吗?”

  “谁知道你这家伙会不会被抓起来当了叛徒。”黄亚茹从工作台上的手包里取出钥匙交给刘玄:“这是你的钥匙,还给你。丢了别赖我!”

  刘玄把要是取回,对黄亚茹说道:“要是抓住我,我就说是你支使的,先把你抓起来。哈哈,放心吧。能抓住我的人还没出生呢!”

  “大话精,哼。对了,老家来消息了,邀请你去老家做客。你去不去?”黄亚茹很嫉妒这个家伙,老家可是圣地,自己想去都没有机会去,竟然还是邀请他。

  “看情况吧!”刘玄不想跟他们走的太近,他可知道延安马上就要开展整风运动。还有以后的文化革命,冤死者无数。刘玄可不想蹙这个眉头。

  “诶,你怎么这样。我想去还没机会呢。”黄亚茹听出刘玄的敷衍,生气了。

  “哈哈,原来是你想去啊。行啊,我要是去的话,我带你一起去!怎么样?”刘玄听出来了,原来这小丫头自己想去。他来是有正事的,回转正题:“对了,你知不知道有一伙力夫打扮的人,经常拿着斧子杀人的?”

  “知道,领头的还想叫王四平,好像还是已死的王亚樵的义子。前些日子经常出没杀汉奸和日本鬼子。还有洋人他们也杀!”黄亚茹好像知道一些这方面的信息,连领头的是谁都知道。

  “那你知道他们住在哪里吗?”

  “好像住法租界东区的吕班路附近,那边都是老城区。很多人向着他们,他们也很照顾那边的百姓!”

  “雅茹,给你的上线带好。谢谢你们上次的帮助。我先走了!”

第十七章 遇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