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坦白

  “明凡,你以后不用老送我回家了,我脚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于曼丽说,明凡边扶着她边说,“那好吧,那你自己小心点,药记得擦”。

于曼丽点点头,似乎 有点失望,可是明凡也没办法,他瞒着大姐每天送她回家,大姐现在还不知道还不是因为最近忙,没怎么跟别人聊家常。

但是大姐迟到要知道,得尽量跟大姐说清楚,或者自己可以好点,因为大哥大姐在之前就说过,在读书期间不能谈恋爱,不然家法伺候,明家家规又是那么严格 。 “等下你跟之前一样把我送到学校附近就好了,我自己可以的,不能老麻烦你,最近你老迟到吧?” 于曼丽关心说。

“没事,那个张老师就一纸老虎,我又不怕他,课在外面听和里面听课都一样,又没影响我的学习”

明凡说到这里有点心 虚,因为他经常是头顶三本张老师为他准备的书,手里还拿着书,这画面好像有点不好。

不过明台也没好那里去,除了天气不好不去上课, 有时还叫明凡帮他签到,自己跟同学跑出去玩,弄到明凡一个头两个大。

虽然多次把明台拖了回来,可是自己不能时时刻刻都看着他,每次要上拉丁文课,明凡自己都想跟明台逃课。

有好几次还真的逃课了,结果第二天被老师体罚,最后要求叫家长来,他那敢啊,因为大姐整天也很忙,每次都把老师糊弄过去,保证不再逃课。

结果老师趁机威胁他,过几天就又要考试,他必须不能再挂课,不然就叫家长,他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那再见,我先进去了”于曼丽松开了明凡扶着她的手,明凡微笑点点,看着她一拐一拐进去才放心,现在她应该还不会发生什么事,自己就不用担心了,于曼丽,放心,你还有我。

“还好,这次没迟到,哈哈!”明凡坐的位置偷笑。

“明凡!你在傻笑什么呢?”明凡听着声抬头看去,是墨影。

“没什么呢,高兴这次没迟到”

“她的脚好了?”墨影带点醋味说。

“差不多,她叫我不用送她了” 墨影看他一直在微笑,赌气地说“你干嘛对她那么好?你。。。是不是喜欢她?”

明凡呆了,“我对她有好感,喜欢还没有吧,还有大姐大哥也不让谈恋爱,以后再说吧,其实她很可怜,要是你知道一定也会。。。。”明凡不在说下去,开始上课。

墨影带着疑惑回了位置,她在想为什么明凡好像很了解她。

回家的路上。。。。。 “我想让大姐买辆自行车给我,每天都走路去上学,好烦”明台说,明凡搭了他肩膀说“我说我的小少爷,你就不能不要这么娇气,这路也不远”。

“哼,谁说我娇气了,我就想要!我回家就跟大姐说,她肯定会买给我的”他嘟着嘴。

明凡看向前面边走边说“大姐这几天很忙,你就别给他添麻烦了,小心大哥回来揍你”。

明台搭着他肩膀说“切,你少吓我,大哥还在法国当他的教授,没那么快就回来的,我估计啊,过几天过节他和阿诚哥肯定又没回来”。

“也是哦!”明凡摇一摇头,有点疼,看来的头疼是发作了。

每次记忆要恢复,头总是很疼,可是还是继续去上课,因为他必须克服。

不然这个只会成为他的绊脚石,以后他怎么去代 替明台去军校,是啊,从一开始他就决定了,死间计划明台决定不可以,让他来,那怕他知道他一定会死。

但他想赌,赌让他去,能不能阻止于曼丽,大姐的死,他每一步就必须走好,不能有任何差错。 “来,明凡,多吃点啊,怎么不吃”明镜关心给他夹菜,明凡摇一摇头,表情很难受

“嗯嗯,谢谢大姐,我有点吃不下”听到这话,明台问“二哥,你是不是又头疼?”

看明凡点点头,明镜赶紧走到他面前摸摸他的头,赶紧叫阿香把药拿来,阿香赶紧跑上楼去拿。

“大小姐,药来了”阿香随手递过去,明凡接过来,锁紧眉头吞下去,他感觉呼吸有点困难。

最后他还是扯出微笑说“大姐,我没事,嘿嘿”,每次他头疼,明镜总会守着他,心疼得摸着他的脸,她舍不得。

尽管每次明凡都忍住,还一直跟她说自己没事,吃药了就好,但是她自己知道,药只是止痛一时,还要他自己能忍住。

她心疼擦着眼泪,明台在一边安慰,明凡握着大姐的手,笑得很灿烂“大姐你哭什么啊?我吃药已经没事了,我不过好久疼一次而已吗?没事了”

明镜抱着他,说“傻孩子,大姐知道最你懂事,大姐多希望有些事你不要想起来,你就不会头疼”。

明凡微笑拍拍她的肩膀,说“那个。。。大姐,有件事我想跟你说。。。”明凡想趁机认错,这样大姐一定会自己。

明镜松开他,表情僵住了,“你是不是闯祸了?!”,明凡尴尬地摸摸鼻子,一脸委屈说“没有没有!”(看来现在还不能说出来)。

明镜严肃地看着他“说!是不是?你从小到大犯错总是很摸鼻子眼睛不敢看人,还说没有!?”

明凡赶紧放下手,老实交代,明台在一边看热闹,本来刚才还在悲情,现在变成了喜剧。

明台捂着嘴忍住笑,明凡邪恶地看向他,搭着他的肩膀说“大姐,我们有事要跟你坦白”,明台呆了。

大姐坐下来,说“你说”,明凡看着瞪大眼睛的明台,对他说“你不说我先说”,再看向大姐,一脸诚恳“大姐,其实我们拉丁文每次都挂课,但是我们不是故意骗你的,还有。。。还有我每次上拉丁文课都睡觉,老师叫我请家长,有时候。。。。我。。。我还逃了几节课,你别生气啊,我今天没有逃课了,还有,我上次。。我。。我。。”明凡看大姐的表情越来越生气,说话就结巴了,低头不敢看她。

“啪!”明镜用力拍着桌子,气得站起来,明台赶紧说“还有!二哥老是送一个女孩子回家!还背她!还有他老被老师罚站在外面听课,大姐还有,他第一天就出名了,说得我们学校的那个老头。。。不对,张老师无话可说,我觉得他不尊重老师!大姐快好好教训他!”

一下子大姐的火更大,明凡冲到明台前面,本来自己想慢慢说,可是他竟然全部一下子都说了出来。

“大姐,我是有错,可是明台除了天气不好没去上课,他还经常逃课,让我帮他签到!他经常跟同学翻墙出去玩!还有还有!他经常上课说话,扰乱课堂,还有!他成绩好几课都挂课了,可是他都瞒着你!”明凡直接说了出来。

明台气得垛脚,瞪着明凡,“你!你!”

“我什么我,你要是没做你怕什么!?”

“哼哼!你还好意思说我,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上拉丁文课老睡觉!还一直送人家女孩子回家,都快2个月了,你老跟她在一起!”

“是怎么了,她脚不能走路,我当然要帮她,你自己老是搭讪女生,你老好不到哪里!!瞪什么瞪!要打架是不是?!好啊,来啊!”

“来就来!你以为我怕你啊?!”

“来啊!娇气的小少爷!”

“你!你!” 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明镜气得大喊“你们两个都给我去小祠堂跪好!谁要再吵法伺候!”。

两人互相!“哼”了一声,乖乖走上去。只听到大姐叫阿香看着他们,要是谁不经过她的同意就起来,让他吃家法。

坦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