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军训路上

  开学一个星期后,大家还是逃不过军训的磨难,坐上了去军训的公交车。衣着依旧朴素实际很老土的何老师带着大家排队下了楼,场面混乱的分成三大队,准备上车。(一队一车)

大家开始聊天,女生们和新同学安锦析找话题试探着她的性格,男生在一旁打打闹闹。

今日的宋绘希一身及膝的黑色长衫套在白色的衬衫外,眯着眼,打着哈欠地靠在林昭子的肩头,显得十分慵懒。

一袭素清色青花瓷纹长衣的林昭子戳着宋绘希光洁的额头,无语道,绘希,作晚没睡觉吗?。一下楼就在睡觉。

别吵,昨晚太激动了,没睡好。宋绘希谜谜糊糊道。

忽然何殊月与舒梓墨并肩走来,对着她们两神秘的说道,快看诶,咸鱼和安瑾析居然是一辆车的,你们猜会不会出什么事呀?

宋绘希闻言突然跳起来,往队伍后面看去,然后转头,一把激动地抓住林昭子的手,快看快看,咸鱼和锦析在一起打闹耶!

等等,咸鱼是谁?林昭子一脸无辜的问起了这个明显偏离话题的问题。诶,干吗打我啊。

傻啊你,就是银前予!书呆子,亏你成绩还这么好。宋绘希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敲了林昭子一个暴栗。

这位同学,请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安锦析盯着银前予手中拿着的杯子,强忍下心中莫名其妙的愤怒,还算彬彬有礼的对他说道。真是奇怪,自己这么莫名其妙惹上这个奇怪的人了。

而银前予却傲慢的双手叉腰,回答道,想要吗,那就自己过来拿吧。

(你,你坏,我,我要告诉老师,你欺负我,哼!安锦析娇羞的说道。)以上为马云飞同学的想像,真实情况是这样的。

同学请你快点把我的水瓶还回来,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安锦析冷冷的说,已接近暴怒的边缘,但因为她自己的外貌太“萌”,更像害羞。

见状,银前予更加嚣张,准备开始为所欲为了。

但此时和事佬何老师走了过来,挥着双手高呼,大家注意,准备上车了哦,快排好队。余光扫过他们那里。安锦析同学快站好,不要理别人。

两人只得做罢。

三号车上。

哎哎,你猜,现在咸鱼和瑾析怎么了,是不是打起来了呢?宋绘希一脸兴奋的问道,却见林昭子在看书。昭子,别在车看书了,对眼睛不好,来欣赏一下风景。

此时,二号车上。

同学们已然好好的坐在位子上,安锦析因与老师同行聊天慢了一步。然而她打算寻找一个座位坐下时,却发现车上都坐满了,当然除了银前予旁边的座位——谁都不想招惹这位霸王。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车厢渐渐安静下来,大家都噤声盯着安瑾析,猜测着她是否会坐下。

想起开学第一天的冲突,何老师问道,你还坐吗?

我不坐了,站着也没事。安锦析可爱呆萌地摸了摸她的两个小辫,说道。

好吧。何老师公平(偏心好学生)道。我一向尊重你们的选择。

说罢,便自己去老师专座坐下了。

车缓缓开动了,由于车厢内摆满了同学们所带的生活用品,安锦析只得站在银前予和空座位旁。

当车行驶到一个十字路口时,刚巧绿灯还剩几秒,司机大叔本想冲过去,但却突然插出一个“程咬金”,没办法,只得急刹车。

此时,一幅超极玛丽苏的画面在车厢内上演了。

刹车时,安锦析因惯性(太胖了)作用,居然直接向空座位上跌去,更加的是,她想站起来的时候,被银前予恶意伸出的腿绊到了,然后、然后

(安锦析摔得鼻青脸肿,当然这是正常的说法,完全偏离了我们玛丽苏的主义,真实的情况是)安锦析再次跌倒,直接摔到银前予的身上。。。。。。(作为作者的我也忍不住被这剧情苏住了)

银前予本来想要让安锦析摔一跤,没想到,没想到是温香软玉入怀(作者君表示流鼻血),脸在没人看见的地方,露出微微一抹淡红。

安锦析本来以为自己会摔得很惨,却到了个充满男性热烈侵略气息的怀抱。小脸(肉脸)顿时红彤彤,刹那间四目相对,两人都不约而同地低下了头。

安锦析立即站了起来,但却不再抵触,而是磨磨蹭蹭地在旁边的空座位上坐下了。

软玉猛然离怀,不知为何银前予的心中略过一缕失落的感觉,但也只维持了一秒,便就恢复了傲慢轻狂、天不怕地不怕、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汽车前排。作为班里最认真最出名的“八卦记者”,乔仙夕一直热衷于收集班里的八卦事件。此时,她听到了车厢后传来的细微(巨大)动静,急忙回头,刚好遇到两人四目相对(眉目传情)的画面,一种属于记者的天生职业感涌上心头。

啊哈哈!这下又有新的八卦事件可以报导了!真是太令人开心了,不过真没想到这两人会有戏,何老师会不会觉得很可惜,安锦析这么好的鲜花要插到银前予这个牛屎上了,一定会去用学生早恋危害成绩、耽误学习等各种理由去劝阻安锦析的吧。。。。。。(安锦析这个学霸被老师偏爱是全班皆知的事情了)

乔仙夕笑了起来,脑内浮想连翩。恩,就算冒着被银前予揍的危险,也一定要把事情说出去,谁让他总欺负我。

第三章 军训路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