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军训晚会

  第四天晚上军训基地开展了一个盛大、别开生面(场面混乱)的晚会。

每班至少两个节目,多余则不限。我们班的两个节目是唱歌。

本来是几个男生准备相声和小品的,但都没有准备好,只能临时托女生上场了。只有两首的原因是女生也没有几个愿意上台。

而《明月几时有》是其中一首,是由苏轼的《水调歌头》改编而成。演唱的人是颇有功底的何殊月和初出茅庐、自告奋勇的安锦析。

还有一首是《不想长大》,是由舒梓墨和乔仙夕唱的。

晚会开始时,在教官的努力下,会场终于安静下来了。第一个节目是四班的《想唱就唱》,然而并没有什么亮点,全是女生,有人唱歌,有人跳舞,台下的同学们全部在干自己的事情,并没有注意。

直到一班的《国家》时,全班起立,都上了台,此时我们只担心舞台会不会塌下来,无精打采的拍着手。

然后到了“压轴戏”七班男生演唱TFboy的《青春修炼手册》,原本是“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结果被他们唱成了“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唱跑调。”

全场的人立即兴奋(狂笑)起来。说实话,真的担心会有四叶草立刻上去打死他们。

最好看的当然要数五班(在这次晚会中最不错的节目)的一个小品了。

开头的一切因为太吵没有听清楚,只到了后边,有三个男生,坐在台上,好像是祖父孙的关系。然后有个男生急忙跑上台,摔了一跤,其余三人急忙问道。

“你没事吧?”“你没事吧?”“你没事吧?”只见那人勉强爬起来,回了一句。“没事,就吃溜溜梅。”全场笑喷,严重怀疑是来做广告的。

接着便到了仙夕和梓墨的《不想长大》。安锦析可能是没懂演出顺序是随机的,看见同班同学上台了,便急匆匆的拉着何殊月到后台去了。

下一个节目开始时,安锦析满面笑容的拉着何殊月上了台,然后又被“导演”叫下去了。台下的同学们猜,是因为还没到她们的节目,所以闹了一个乌龙。

宋绘希坐在座位上,小声的对林昭子和刚下台的乔仙夕说,她看见锦析上台时银前予眼中闪烁着兴奋而专注的光芒。

在一个个节目“完美”的结束后,终于到了安锦析和何殊月的节目《明月几时有》了。她们走上台,安锦析笑意盈盈。

也许是有些心虚,银前予特意转过头去和别人讲话聊天。

乔仙夕注意着他的动态,便打趣道。嘿,Fish,锦析上台了,你怎么不去看,欣赏欣赏她的“风姿”。

我看不看她关你什么事。银前予吼着仙夕说道。再乱说信不信我打你。

哈哈哈。乔仙夕笑了起来,拉过旁边的宋绘希和林昭子,笑道,快看快看,咸鱼作贼心虚了。宋绘希闻言也笑了起来,到是林昭子一直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马云飞一直看着,此时也忍不住笑起来,咸鱼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银前予怒吼一声,你们都快滚。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舞台上,安锦析虽然唱得很投入,但眼角的余光不住扫过台下银前予的座位。他,应该会看着我吧。。。。。。然而结果让她失望极了,她看过去时,银前予只是在跟同学们嬉戏打闹,就像没有看见她上台一般。

果然啊,是自己想多了。早该警告自己了的吧,学生的天职便是好好学习。

节目很快就结束了,安锦析下了台,有些闷闷不乐,一句话都没有说。而其他人也没有在意,银前予为了避嫌看都没有看一眼。

见此情景,安锦析自然以为银前予是从来都没有在乎她,“纯真”的眼眸渐渐黑暗。

所有节目都表演完了,便该到教官们表演了。一班的教官代号是“弹壳”,在听到这个代号时,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是“蛋壳”,笑了好久,肚子都痛了。

二班的教官代号是“沙漠”。在沙漠介绍自己的代号时,调皮的二班学生们都“调戏”道,“热情的沙漠!”

三班是“雷鸣”,四班是。。。。。。

全体教官都上台了,居然跳起了十分令我们恶寒的“洗衣舞”。左瑶瑶,右晃晃,上跳跳,下蹦蹦。然后老师们也被大家强行推上台,和教官跳起了“小苹果”。

而教官们的小苹果和学校的小苹果完全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版本,看着平日里“威风凛凛”的老师这幅懵懵懂懂的样子,大家不约而同的不给老师面子的笑了起来,那场面,可真叫壮观。

一个晚上就这样过去了,充斥在欢声笑语中的其乐融融,让大家都很开心,除了某些人。

银前予平日就是一个大老粗,根本就不懂安锦析的内心变化,所以晚上,只有安锦析独自一人发愁。

将头蒙在被子里,安锦析对自己安慰道。不哭,要坚强。

锦析妹妹,要睡觉了,好困啊。。。。。。上铺的一个路人甲道。

哦。

第六章 军训晚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