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安锦析篇

  放学后,安锦析家中。

安家的棕红色大门被打开,是安锦析的妈妈回来了。

诶,锦析回来了,你爸爸呢。安锦析的妈妈一边换鞋一边对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安锦析说道,怎么还在这里发呆啊,什么事情也不干,很浪费时间的,快点去把军训这几天的脏衣服拿去洗衣机里洗。

安锦析从回来之后就一直在发呆,此刻妈妈回来了,略微一愣,恩,爸爸还没有下班。听到妈妈有些责备的话语,安锦析急忙拿起装满衣服的塑料桶,跑到后阳台那里。

一件一件的将脏衣服放进去,安锦析忽然看到一件玫红色的衣服,上面有些油渍。仔细一看,是自己中午回家后换下来的,闻了闻,似乎有一种很熟悉的味道,好像是……油炸咸鱼的味道。

此时,安锦析带着婴儿肥的小脸浮现出几缕尴尬的神色。那一天,她被舒梓墨和何殊月支开,去领菜的时候,就看到了二号桌的桌长,还是刚刚领完菜的……她立刻感觉到了不对,立刻领了一盘卤鸡爪,快速回到二号桌上,就看到了成堆的油炸咸鱼,还有银前予看着她,不知是什么眼神……

最后,还是安锦析将大半的油炸咸鱼拿去“孝敬”老师,自己吃掉了一小半不了了之。因为当时午餐时间已经准备结束了,安锦析只好胡乱的吞下,忙乱中可能就弄掉了一些在衣服上吧……

那天的记忆,实在有些不堪回忆,真是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

安锦析揉了揉太阳穴,唉,自己爱胡思乱想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改呀……真是双鱼座的老毛病。

洗完衣服,安锦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安锦析的房间整体呈纯白色,一张还算整洁的粉红色木质大床,旁边是书桌,上面整齐地摆着一些书,外国名著、中国历史……应有尽有。

偷偷的瞄了一眼门外,确定了妈妈在准备饭菜,将门小声地关上,再把天蓝色的窗帘拉上,来到书桌前。安锦析秘密的把书桌上的撂倒到一旁,原来书挡住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面嵌在白色墙壁上的镜子。

这面镜子和寻常不一样,周围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紫色的,似乎萦绕着诡异的气息。而那面镜子的镜面,竟然全是黑色的,根本不能从镜面上看到自己的影像。“我来了。”安锦析对镜子说道,看起来更加像自言自语。

不可思议的是,那面镜子的镜面居然渐渐亮了起来。随着镜子亮了起来,一股黑气从镜子里飘了出来。

做到凳子上,安锦析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道,好久都没有来见你了,又没有想我呢。

镜子里的“安锦析”并没有随着本人的动作而动,而是呆呆地。等到安锦析问完,镜子里的“安锦析”才回答道,锦析,汝有心事。

听到“安锦析”的话,她吐吐舌头,老毛病又犯了呗,不是谁都和你一样无情。

说吧,发生什么事情了。“安锦析”问道。

我啊,就是在去军训那天……所见就这样了。安锦析对镜子说道,手指缴着头发。

早就告诉汝,不该去之,无奈汝顽固不化。若不是汝为吾之半魂,汝早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安锦析”淡淡地从嘴里吐出几个冰冷却充满无奈的字。

反正都这样了。锦溪,明天你出来吧,我想要休息一会儿。安锦析伸了个懒腰。

好吧,顺便帮汝收拾一下烂摊子。安锦溪说道。

原来,镜子里的人不是什么鬼怪,而是安锦析的另一半灵魂,安锦溪!

她的灵魂本来是完整的,也不知道哪天起,就分成了两半。两个灵魂分别是善、恶。恶的那个自然是会占据整个身体,只是碰巧得到了这面奇诡的镜子,善才有出来的机会。

而经过在镜子里的修养,恶也没有那么无情,善也没有那么纯真了。

当然,善肯定是安锦析,恶便是安锦溪。

突然,门后突然传来妈妈的声音,锦析,你在和谁说话呢。

完蛋了!镜子的事情要被妈妈发现了!!

安母做好了饭菜,安父也已经回到了家,迟迟不见安锦析出来,便来到她房间前,却听见安锦析在讲话,就推开了门。

门一开,看见了安锦析,她在读书。锦析,刚刚你在和谁讲话呢?

安锦析僵硬的转过头,我、我在读书呢,刚刚只是在读人物对话,也许您听错了吧。

哦,为什么书都放到床上了,很不整齐哟,还有,把窗帘拉开,透气。安母点点头,你快收拾收拾,准备吃饭了。转身将门关上。

恩。见安母把门关上,安锦析松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立着的书,好险啊。

安锦溪皱了皱眉,下次汝要小心点,若是还这般,我们俩都得死。

好,我先去吃饭了。安锦析道,把书又靠拢在一起,丝毫看不出痕迹。

晚上。

熟睡中的安锦析身体,冒出一团白色的气体,而书的上方也冒出一团黑色的气体,两个气体在空中相遇,似乎传来了细细的少女碎语交换了位置,分别回到身体里和镜子里。

次日清晨。

“安锦析”睁开双眼,棕黑色的瞳孔中不再是往日对万物的怜悯,而是藐视一切的无情。呵呵,吾又出来了呢。

这两个灵魂,要论成绩的话,安锦析要排在安锦溪的下面,安锦析是学霸,但安锦溪是学神,藐视所有的学神!

第十一章 安锦析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