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她没有多少优点也没有多少缺点

  文森正在车站等着她。

要秦锦来说,文森来接她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要是他没来,她也不介意。但是现在,她倒是宁愿文森没来。

人长得好看不是错,但是惹来麻烦那就是大错特错。

秦锦从包里翻出一顶白色的鸭舌帽戴在头上,然后将帽檐压低了点,垂下头往前走。路过文森旁边的时候也很是平静地推开一个绕在她旁边的女生拽了文森的胳膊好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一样继续走。

“阿锦?”文森有点诧异,小声呼唤她的名字。

秦锦先是一阵沉默,然后撇了撇嘴,不满道:“很吵。”

文森先是一愣,然后弯起了眼睛,拿掉了秦锦的鸭舌帽,然后摸了摸她略微凌乱的发,拉起她的手,愉悦道:“那就走吧。”

秦锦没有说话,任由他拉着。

文森也觉得这样很好。

为什么会喜欢她呢?其实文森经常这样问自己。

漂亮?比她漂亮的女孩子多得是。聪明?就算再聪明,她这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也令人无法发现她的智慧。可爱?好吧,或许有点,但是她绝对不是最可爱的。温柔?不用说了,这点她完全说不上。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文森这样想。

一开始文森还会犹疑,还会好奇,但是渐渐的,他开始不再问自己这样的问题。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特点,秦锦也是一样。她不漂亮,但是她也不花痴。她不聪明,但是她也不笨。她不可爱,但是也不令人厌烦。她不温柔,但是她很通情达理。也许只是有点冷淡罢了,这一点完全不是问题,文森有信心让她渐渐地敞开心扉。

就像现在这样。秦锦不说话,他就不去打扰他。两个人静静的呆在一起也很好很和谐。放学了,社团活动结束了,两个人一起走在大街上,放松一下心情,享受一下宁静,也是很不错的事情。

只是现实没有这么美好,一道刺耳的声音划破了这片和谐。

“秦锦。”

文森第一反应不是去找那个叫秦锦名字的人,而是将秦锦向他的身后拉了一点,微微的挡在了她的身前。

秦锦也抬起头,一双毫无情绪波澜不惊的黝黑眸子里还是如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迎面走来一个金色头发,蓝色的眼睛的好看男人。

他在文森面前站定,然后微微颔首,说:“您好。”

文森又将秦锦向身后藏了一点,然后也礼貌地微笑问候。

男人渐渐收敛了笑意,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秦锦,对文森道:“请容许我进行一下自我介绍。我是那塔达斯家族的人,来自B国,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应该是阿锦的家人,这次前来的目的非常简单,那就是接阿锦回家。”

“或许就此拒绝很不礼貌。”文森换上了一副苦恼的表情:“但是很抱歉,我们无法证明你的身份,所以也不能让阿锦跟着你走。”说着,他几不可见地偏了一下头,望着秦锦。

显然这次秦锦是开了窍,配合道:“我不认识你。”

男人并无恼意,依然是一脸得体的微笑:“是我唐突了。但或许你们并不介意带我见见宾妮?”

宾妮·那塔达斯,秦锦的姨母。

文森当然也知道宾妮,那是自从秦锦父系一家和秦锦断绝关系后,她唯一的亲人了。

他刚准备问问秦锦的意见,就看见秦锦蹙起眉头,不悦地开口道:“也许姨母不想见你。”

这无疑是拒绝,文森勾了下唇角,然后将手放在她的发顶,摸摸她的头。

对面的男人对这一切熟若无睹,只是不知为什么,秦锦看见他的笑容,觉得有种莫名的诡异。

他翘起唇角:“我不会伤害她,也不会逼迫她,只是和她见一面,好好地谈一谈。”说着,他略微一停顿,一只手放在胸口,认真地、一字一顿道:“以那塔达斯家族之名起誓。”

文森看见秦锦抿住了嘴唇。通常,在紧张和气愤的时候,秦锦都会情不自禁的抿住嘴唇。

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就是那一瞬间,文森看见秦锦那双从来不带感情的双眸里,漾起一丝波澜。

她的嗓音有些沙哑低沉,却出奇的好听:“不,我拒绝。”

她这样说。

她没有多少优点也没有多少缺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