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月下的暗杀 ⑤

  慕子宸那边的手机里传来杂乱的声音,一会儿连杂乱的声音都没有了,只剩下挂下电话的“嘟嘟”声,挂电话前,他隐约听到,“着火了”。

  他连忙起身,心里充满杂乱。自从遇见她,他总是莫名其妙的会心痛,每次心痛,她都会受伤。这次……

  不,他不允许她出事!

  屋里早已烟云四布,有几根柱子早已濒临倒塌。屋子马上就要塌卸了。

  “爸,快走。”

  “你快走,别拉着我,我会拖累你的。”

  “爸,要走我们一起走。”白小桃和白毅在屋里一边躲着从屋顶上往下掉着的东西,一边往外冲着。

  “不行,来不及了,你快点走。不要管我。”

  “我怎么可以不管你呢?”白小桃的泪已经掉了下来。

  “你快点走啊,屋子马上就要塌了。不然我们都走不了。”

  “不,要走一起走啊。”

  屋子里许多东西早已烧焦,火势不断加大,根本不可能可以进的来人。因为是晚上,这条巷子又很偏僻,并没有很多人发现这里。

  白毅一把把白小桃推出了门外,“快跑,小桃,我要回去救你老妈,她像个小孩子似得,还在睡觉。”白毅的脸上此时竟挂着幸福的微笑。他随手拿了一块湿毛巾,又跑回了最里面的一间卧室。他要回去救安然,他一直挚爱的女人。但他却不能让自己深爱着的女儿也出事。

  “爸,让我进去。爸!”白小桃一直拍着紧闭着的大门,看着火势越来越大。白小桃望着倒塌的房屋,跪在了地上,哭的撕心裂肺,泪流不止。为了救她,白毅把她推出了火场,自己埋没在了那火场中。

  尽管消防拼了命去灭火,尽管已经很努力,可是依旧没能把白毅和安然救出来。他们进去的时候,两具尸体正紧紧地挨在一起。显然,白毅想要把安然救出去,可是却在半路上,一根巨大的支撑房梁的木头掉了下来,砸在了他们的身上。他们也被大火烧的面目全非。

  慕子宸也赶了过来,看着满脸颓废的白小桃,她此时正跪在白毅和安然的面前,泪,在无声无息的滑落。

  慕子宸把白小桃抱紧了怀里,紧紧地抱着,这个女孩,此时的颓废,让他心疼。在他的印象里,她是快乐的,是满足的,是挂着微笑的。

  白小桃只静静的让他抱着,眼泪却无止息的滑落着。

  两个小时前,他们一家还其乐融融的在一起,此时,却阴阳两隔,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小桃,想哭就大声哭吧,这个肩膀一直在。”慕子宸指了指自己的肩膀,看她难过,他也好心疼。

  白小桃紧紧地抱住他,泪打在了他的背上,贝齿咬着慕子宸的肩膀。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命运在作怪。

  因为白小桃的回家,安然虽然表面上对她阴阳怪气的,实质是心里开心的很,她不知道有多么的想她。她本来身体就不是太好,总失眠,这次,更因太高兴而睡不着觉。于是看白小桃入睡后,吃了安眠药才入睡,而且吃的量是平时的两倍。也因此,甚至连着大火都叫不醒。

  如果白毅没有因为内急而上厕所,也不会发现着火。他发现时,火势已经很凶猛了。白毅也为了救她,而耽误了时间,使大火越烧越旺。

  白毅冲进大火,想要把安然叫醒,救她出去。可是安然好像睡的太死,而且也因为大火放出太多的烟,而昏迷不醒。他只好背起安然,想要救她出去。却在半路,掉下了一根木头,砸中了两人,白毅此时仍紧紧的抱着安然,被木头压在了下面。

  白毅紧紧地握着安然的手,脸上挂着笑容,他知道他逃不出去了,为了不让白小桃进来,他反锁了门。不过,即使是死,他能跟安然在一起,他也知足了。

  安然——这一生,都是他最重要的女人。

  白小桃此时已经泣不成声,她眼睁睁地看着父母死在了自己的眼前,却无能为力。

  慕子宸环望四周,眼眸里充满了凝重,这场火,越看越不正常。

  *

  “狠,我们……”冰的语气里,充满了失落,她,好像失手了,这是她的第一次任务,失手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意味着什么。

  “……”狠沉默着,一脸凝重。

  失手?在他的字典里从未有过这两个字。这次却牵涉了无辜的人。杀手第三条守则,就是绝不放过一个该杀的人,也绝不错杀一个无辜的人,而这次,两件事,却一起发生了。失手没有让他感到失落,竟有些莫名的开心,也有些莫名的凝重。他难道不希望她死吗?只不过,究竟还有谁,想治她于死地,难道,他还派来其他的人来解决她?

  “狠,我们还要不要……”冰跳上了树,试探道。

  “过一段时间吧,现在,那边肯定开始怀疑了。”狠说完,一抹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第十五章 月下的暗杀 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