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我要你去死 ②

   夏梦琪被宫若末皮笑肉不笑的冷笑看的心里有些发毛,挽着慕子宸的手臂不由得加大了劲道,她还清楚的记着,四年前,她掐上自己脖子时的那种恐惧感,那种渗入人心的恐惧感。

  “好了,小心点。”慕子宸站了起来,收拾好药箱,“小女仆,既然好了,继续做饭吧。”

  说完,拉着夏梦琪径直走了出去。

  宫若末低头看看了自己被包扎的很精致的手指,上面贴了一个很普通的OK梆,宫若末的嘴角挂起了连自己都未曾发现的笑容。

  “好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宫若末端着最后一道菜走了出去,端正的放在了餐桌上,退离在一旁,轻轻低头道,“少爷,请慢用。”

  “子宸,你的女仆好像很称职呢,似乎很适合做女仆呢。”夏梦琪两眼瞥向宫若末,径直走到了慕子宸的旁边,坐了下来。

  “是啊,是挺称职呢。”慕子宸淡淡的回答道,眼神却一刻钟也没有在宫若末的身上停留过。

  宫若末咬了咬牙,这是在说她天生是做女仆的命吗。

  “子宸,你尝尝这个,这么多菜看起来好像也就这个能吃呢。”夏梦琪两眼撇向宫若末。

  宫若末冷笑一声,“哼。”

  “怎么,一个女仆而已,也敢在我面前猖狂吗?”夏梦琪放下筷子,一副女主人的姿态走到了宫若末的面前。

  “不敢。”宫若末两手交叉,随意搭在了小腹下方,轻轻的低了下头,仿若经过专业训练的女仆般。

  “似乎做的很是标准呢,真不愧是女仆命啊。”夏梦琪用食指和拇指挑起了宫若末的下巴,长长的指甲硬生生的插入了宫若末的肉中,嘴角还挂着平静的微笑,“有你这种小女仆照顾子宸,我很放心啊。”

  “谢谢小姐。”宫若末忍着疼痛平静的说道。

  慕子宸旁若无人般的,安静的吃着,时不时的还赞叹两句,“小女仆的手艺还不错……”

  “我让你说话了吗?”夏梦琪的音调突然提高,指甲插在宫若末下巴的劲道更深了一步。

  “没有。”宫若末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既然没有,你为什么还要说?”夏梦琪紧紧地捏着宫若末的下巴。

  “小姐,我……”

  “现在我让你说话了吗?”夏梦琪严声打断了她的话。

  “没有。”

  “那你还说!”夏梦琪硬生生的把指甲从宫若末的下巴中抽了出来,血便顺着宫若末的下巴流了下来。夏梦琪挑起宫若末身上的衣服,嫌弃的擦了擦自己的手,“女仆就是下贱。”

  “……”宫若末低下头没有说话,下巴上的血还不断的往外流着,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

  “怎么,刚才不是很能说吗,现在怎么不说了?”夏梦琪手叉着腰,一副女主人的模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夏小姐,我……”宫若末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跟她玩?她早已不是你能欺负的那个小女生了。

  “我让你说话了吗?贱人!”夏梦琪激动的抓起了她的头发,一把扇了过去。

  宫若末躲也没躲的迎上,右脸上被硬生生扇出了一个手指印。

  宫若末双手捂上了自己的脸,眼泪似乎都要涌了出来,可怜兮兮的看向夏梦琪,一脸委屈的样子。

  “不要用你那可怜兮兮的眼神看向我,贱狐狸。”夏梦琪厌恶的甩了甩手,“打你都嫌脏我的手。”

  “你在干什么?”欧泽瑾突然出现在了门口,眼睛紧紧地瞪着夏梦琪。

  宫若末嘴角勾起一丝得逞的微笑,终于来了吗。

  他快步走向宫若末,拿开她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宫若末的脸,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疼惜。他也是听说慕子宸今天带了个女仆去上学,觉得很是奇怪,于是这么晚不顾一切的来到这里,没想到,真的是他的丫头。

  “丫头,你回来了。”欧泽瑾的面容有些憔悴,但眉宇间依旧是那么的帅气,那么的妖媚。

  自从四年前她的离开,他就没有再睡过一个好觉。

  他好后悔,为何把他所爱之人拱手让给慕子宸,让他有机会去伤害她。

  “请拿开你的手。”慕子宸此时早已放下了筷子,走到了欧泽瑾的面前,眼中的嫉妒不言而喻。

  “慕子宸,丫头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就让她这么欺负她吗?”欧泽瑾指了指站在一旁没有出声的夏梦琪。

  夏梦琪身子一僵,她至始至终都知道,慕子宸对她的一再忍让,不过是因为当年那个承诺,以及自己手中握有饮血帮的毒药秘密。而欧泽瑾绝对不会因此对她手下留情。

  “她现在是我的女仆,主子教育女仆是应该的吧?”慕子宸一把把宫若末拉入了怀里。

  宫若末安安静静的,如小绵羊般一句话未说,她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必须忍耐。

  “慕子宸,你太过分了。”欧泽瑾握了握拳头,从自己奋不顾身救她的那一刻起,他的心早已属于眼前这个女孩,纵使他知道,这个女孩的心,从未在他的身上停留过。

第二十七章 我要你去死 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