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战前乌龙事 ③

  “诺,少爷,我吃了,记得把剩下的都吃完哦。”宫若末微笑的看着他,胃里早已翻腾起来。

“唉,闹腾了一早上,没食欲了呢。”慕子宸推开盘子,唉声叹气的说道。

“什么,你怎么可以……我……”宫若末指指他又指指自己,跺了跺脚。

“小女仆,我先去休息咯,如果你饿,就给你吃吧。”慕子宸说完便转身朝楼上走去。

“你……”宫若末指着他的后背,气得说不出话来。

自己怎么可以上他的当呢,居然还吃了狗粮。

明明就是想整他的嘛,到最后居然自己吃了。

可恶,可恶,可恶!

自己怎么会一时被迷惑,答应了他?

自己怎么会相信那个恶魔呢,怎么那么笨啊。

宫若末气急败坏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慕子宸在暗处看着她,笑的很开心。这个笨蛋,自己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那是狗粮呢。

*

之后的几天里,宫若末几次都想整一下慕子宸,到最后,倒霉的居然都是她自己。

她甚至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陷阱,一个无法逃脱的陷阱。

直到大战前的前一个晚上,墨洛泽找到了宫若末。

“末姐。”墨洛泽走上了学校天台,对着天台上的那个背影轻轻叫到。

“嗯,泽,明天过后,这一切就都结束了呢,结束了呢。”宫若末看着夜空,轻轻说道。她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但她会努力的保护身边的朋友,不要再因为自己受到伤害。

空中有几颗小星星,眨着眼睛。

“末姐,你真的要亲自杀了他吗?”墨洛泽轻轻的问道。

“嗯,杀了他后,我会陪着他一起死……”宫若末抬头看着最亮的那颗星星,“一起死的……”说实话,她始终不能释怀,自己的养父母因为他和她而死,而他也安排人在爷爷身边想要杀了自己。她一定会亲手杀了夏梦琪,而如果慕子宸要死,也只能死在自己手上,自己也会陪他去死。

“末姐,你父母的死,跟他没关系,不是吗?”墨洛泽心疼的看着这个女孩。

“可是,紫菱的灭亡跟天啸有着密切的关系,而天啸就是魔刹的前身,不是吗?”宫若末喃喃自语道,“我是紫菱的继承人,身上肩负着外婆给予给我的责任,她当初把芯片交付于母亲,不就是为了有一天振兴紫菱?”

“可是,当时天啸的领导人不是他。”

“是他的爷爷啊。他恨爷爷不就是因为他的爷爷?”宫若末轻笑了两声,“一切都由我结束吧,都由我结束……就好……”

“末姐……那饮血呢?”

“夏梦琪吗?”宫若末轻声说道,“我会让她付出代价的,一定会的……呵呵……呵……”

“末姐,饮血的毒很厉害,你小心。”墨洛泽轻轻摇了摇头,他知道宫若末的倔强,认定的事很难再发生改变。

宫若末一直沉默的望着星空,一语不发。

墨洛泽知道她在听,继续说道,“最近听那个野蛮女人说,魔刹在赶制一种药丸,估计就是百毒解吧,可是连那个野蛮女人都只是拿到了一颗而已。”

“百毒解吗?”宫若末只觉得这个名字很熟,却始终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可以解百毒,有了它,就不怕饮血的毒攻了。”墨洛泽抬头看着夜空中的星星,他仿佛看见了慕子晴挥舞着拳头的样子。

他使劲的摇了摇头,自己是疯了吗,怎么可能会看见那个野蛮女人。

“我明白了,既然如此,明天出战,只需你,我,狠和冰还有二十名精英即可。”宫若末沉思一会说道,“既然魔刹搞到了百毒解,就让他们来对付饮血,当两败俱伤时,我们再上,坐收渔翁之利即可。呵呵……呵……二十四个人,足矣。”

“嗯。”墨洛泽点了点头,实际上他可以说一点不担心,因为他早已暗中都安排好了。

宫若末起身,眼睛始终没有离开那颗星星,喃喃自语道,“原来几万年前的它,是长这个样子的。”

*

“小女仆,你回来啦。”宫若末刚刚走进别墅,慕子宸就突然冒了出来。

在这些事情结束之前,他其实是很紧张的,因为他不知道事情会朝什么方向发展,他甚至在纠结,如果自己真的下手,她肯定是不会原谅自己的。可自己怎么肯这么轻易放下这么多年的仇恨。

“少爷,这么晚了你还没有睡?”宫若末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实际上,在外人看来是面带微笑,其实只不过是表面笑,心里平静罢了。从宫若末那双会说话的水眸中就能看出,她此时的内心是多么的平静。

慕子宸死死地盯着她,看着她的眼睛。

从前的她,所有的心情都会展现在眼睛之中,让人一看就透,可现在,他有些看不懂她,看不清她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看不清,她的心里还有没有他。他不敢赌,赌上自己下半辈子的幸福。

他微笑着轻轻的拨起她的栗红色长发,放在了鼻尖,淡淡的属于她的气息迎面扑来,“真好闻。”

宫若末的脸有些红,她推开他,尴尬的说道,“少爷请不要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慕子宸挑了挑眉,这是无聊的事情,难道在她看来,自己对她所做的事情都是无聊的事情。

他突然紧紧地抱住了她,像个受伤的孩子般,把所有的力量都压在了她的身上,轻轻的在她的耳边说道,“让我抱一次,就抱最后一次,好吗?”

宫若末的手垂在了半空,最终还是抱紧了他。

最后一次,没有关系的吧。

“小桃……”

“雅菡……”

他喃喃低语,让她久久不能平静。“笨蛋……”慕子宸闭上了眼睛,专属于宫若末的体香散入到了慕子宸的鼻腔里,就是这种味道,他好久好久没有闻到过了。

“少爷,我……”

“笨蛋,明天一切就都过去了,过去了。”慕子宸喃喃自语,“你能不能再相信我一次,就一次。”

“嗯。”宫若末轻轻点点头,再纵容自己一次,自己实在不忍心推开他,也不想推开他。她会用她的方式,解决所有的事情。

他的怀抱,依旧那么的温暖。

宫若末的回应,让慕子宸心头一喜,他抱着她的腰,抬起头来,看着她的眼睛。

恍惚间,时间好像停止了般,只剩下了他与她四目相对。

一切都变得如此的清晰,又如此的模糊。

慕子宸仿佛看见了三年前的白小桃,“小桃……”他轻轻的朝宫若末靠近,唇突然碰上了她的唇。

宫若末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想要把他推开,却无能为力。

慕子宸加重了吻的力道,紧紧地抱着她,紧紧地……

他在她的唇上不断的摩擦着,宫若末紧紧地闭着双唇,依旧在挣扎。

慕子宸一把把她按在了墙上,舌头霸道的攻击着她的贝齿,她紧紧地咬着,丝毫不敢懈怠。

他的唇紧紧地与她的唇靠在一起,宫若末感觉她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不要……这样……”宫若末挣扎着想要推开他,慕子宸却趁此机会探了进去,与她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霸道的吻着。

宫若末慢慢的放弃了挣扎,慕子宸见状,心头一喜。

轻轻的用舌头挑逗着她,吻着她的每一寸领地。

从霸道慢慢的轻柔了起来,他紧紧地抱着她,仿佛要把自己这三年来所有的思念都传递给她。

宫若末轻轻的抱住了他,自己知道,自己从来没有排斥过他,只不过两人的身上都背了太多的包袱,背负了太多太多,无法丢舍的责任。再纵容自己一次吧,在他的温柔乡里,哪怕只是最后一次也好。

“小女仆的吻技还是这么差呢。”慕子宸把她抱在怀里,轻笑着说道,“看来小女仆一直在为我守身如玉呢。”

“……”宫若末没有说话,只感觉额头上冒出了三道黑线,她一把推开了他。

慕子宸再次把她拥入了怀里,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宫若末这次竟没有推开他,只是任由他抱着自己。

慕子宸轻笑着拿出一个小瓶,递给了宫若末,“这个给你,或许你明天可以用到。”

宫若末接过瓶子,看着他,久久不语。她没有打开那个小瓷瓶,只是紧紧地攥着它。

她是不是不该答应他那个无理的要求,如果不答应,或许就不会闹出这么多的乌龙事,自己现在怎又会因他的举动,而感到感动与愧疚。自己本来就是要从他手上,拿到这个东西,可现在,成功了,为什么没有感到高兴呢。

如果自己不答应他,是不是就不会让自己的心墙如此容易的就摧毁?

可是,自己为什么一点都不后悔,不后悔遇见他,不后悔是自己陪他度过了这三天。

不后悔。

从来也没有后悔。

第二十九章 战前乌龙事 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