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章:我想成为你要的样子,可那样我也不是她Ⅰ

  自从那个男人突然出现后,许年北一直没有开口说过话,鹿禾也没有打算要说些什么,更别说解释。

这种沉默的状况持续到许年北将鹿禾送回学校宿舍楼下,她打开车门下车,轻微的低头看车内的一隅:“许年北…谢谢你送我…”

许年北看她一眼:“梁小姐,何必客气”

果然生气了!

鹿禾还想说什么的,她觉得他们至少不能就这样结束对话,可是事实胜于雄辩,对方一踩油门消失在了楼角拐弯处。

鹿禾站在原地,失神多时。

那个男人终究还是出现了,只不过当她狠狠的踩了他一脚和许年北走出医院他也没追来,她才放下心来,也许只是巧合,她如此侥幸的想。

回到寝室,鹿禾推门之前就听到寝室里的乔得瑟和杜拉拉正在进行第N次世界大战。

想来从半个月前杜拉拉将乔得瑟相亲认识的青年才俊给捷足先登的拖上1床后,两人每晚在寝室里碰面便会大开杀戒。

虽然每次的伤害值相当,但是她们两人还是乐此不疲的将此项战争延续到了今天。

鹿禾站在寝室门外,伸手摸了摸兜里的一大坨一百元张印有红脸爷爷的红色大钞,这钱是碰见那个男人之前许年北硬塞给她的。

就在她考虑要不要进去的时候,门忽然被打开。

里面站着长着一双杏仁眼的赵妖女,她看见鹿禾先是一愣,然后惊慌的闪开,鹿禾觉得莫名其妙。

下一瞬间便被一台飞出来的笔记本电脑给砸中了。

……

鹿禾之所以觉得自己一直只能是个吊丝的命,是因为她一直与小说当中的女主角剧情无缘。

她不是被男主角抱着,也不是被男主角吻醒的,而是被校医室的护士姐姐给一针扎醒的。

鹿禾杀猪一般的叫完才惊觉过来这会有损形象,然后发现医护室里就被针扎的自己和用针扎自己的护士姐姐。

鹿禾觉得森蓝大学什么都好,连护士姐姐也是个顶个的漂亮,所以森蓝大学的男生非常热衷于‘生病’这一具有‘潜力股’的事业。

森蓝大学的最美女生当属护士姐姐莫属,但是这里的护士姐姐完全可以被称为‘花瓶’。

鹿禾实在是不忍心提及她小小的感冒也能吃出药物中毒那些悲剧事件,不知道是因为她本人太倒霉还是护士姐姐太心狠。

当时鹿禾被森蓝大学的男生围追堵截,最终也没能到达校长办公室讨个说法,所以她不光出了一次感冒钱,还差点把命给搭上。

森蓝的各个项目‘财政’收入明显不平衡。

因为深蓝大学的男生都喜欢逛校医室,逛完就邀请了护士姐姐去校外共进午餐再一起看个小电影,然后再共度良宵,虽然多数都是在电影结束后就真正的结束,各找各床,各抱各的厚棉被。

鹿禾回过神看着护士姐姐笑得似水流年,春风荡漾,心下一惊:“姐姐,看着我做什么?”

护士姐姐捂着小嘴咯咯的直笑。

先不管护士姐姐是如何能用她那银铃般的嗓音发出黑山老妖那种笑声的缘由,因为她后面说了让鹿禾觉得非常难以接受的话,她说:哟哟…我是觉得从来没见过一个被三台电脑砸的人,啧啧…你这运气得多好呀,三台电脑呀,三台呀…

鹿禾惊奇的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护士姐姐告诉了她原委。

当时鹿禾被砸晕后,寝室正进行世界大战的两人还没发现,于是乎她顺带被第二台和第三台电脑砸了脑袋,更加昏天黑的不知所以然,被逃出门的赵妖女看见了,赵妖女嘻嘻哈哈的说:“哟哟,梁鹿禾死了咯…”

寝室里的那两人又展示了她们还没恩怨以前的默契配合,她俩竟然在没有进行过任何交流的情况下就对于鹿禾的处理方式这方面达到了一致共识。

于是,鹿禾被毫不留情扔进了校医室。

鉴于森蓝的校医室素有‘笑得越凌乱越强盗’这种说法,所以鹿禾并不打算在此多做停留。

不过鹿禾似乎还是没能逃过被抢的宿命,一个晚上一瓶二十块钱的盐水,加上醒来时的那不知道是护士姐姐在练习扎针还是怎么的一针,她足足被收刮了五百元人民币,这实在是有违天理。

鹿禾本想请神界的大仙儿为自己主持公道,不过鉴于请大仙们来主持公道可能再花费一笔数额不小的金钱却一定得不到结果的实际情况,她忍了又忍终于还是递出了五百元钱。

鹿禾掏钱的时候顺便掏出了一张写有寝室里那三人字迹的纸条一张,当看完内容后,脸就没有悬念的绿了。

是寝室里那三人的食物单!

第4章:我想成为你要的样子,可那样我也不是她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