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章:有难以割舍的东西,才会变得更加珍贵

  顾颜改他们来医院看鹿禾时,她已经平静了下来,至少面上看不出多大的异样。

见她这样,许年北的心里最不好受,便乘着去洗手间的间隙带顾颜改出了房间。

啾啾站在靠窗的垃圾桶旁边给鹿禾削水果,一圈一圈的,皮连的很好,直到削完也没有断。毛毛坐到许年北刚才坐的位置上,说东说西,内容倒是没什么实质性的东西,都是些扯皮的事情。

走廊的尽头,许年北背低着墙的一面,单手扶额,头低垂着,显得有些疲惫。

顾颜改见他这样,心里当然不会好受,斟酌再三,才说道:“哥,我真不是故意的!”

许年北垂着头朝他摆了下手,隔了十来秒才说:“我知道,以后你说话多注意点,我让你去照顾她,不是让你去伤她心。”声音有些低沉,但不是责备。

顾颜改自觉得有些愧疚,不过还是难免抱怨,他说:“哥,那个叫苏子木的到底哪里好?她放着你这个森蓝牛人爱理不理,偏偏对那个小城镇里的少年念念不忘…”

最终,话还没说完,便被对方责备的眼神打断,张了张嘴,终究还是不服气的闭上了。

许年北的表情有点冷峻:“你闲着没事?”

顾颜改将头撇向一边,低声念出三个字:“对不起”。

许年北呼出一口厚重的气,离开靠着的墙站到窗前,洁净的玻璃上隐约倒映着的影子里,模模糊糊的显现出他深邃的眸子。

顾颜改侧过头去就看见许年北背对着他站在窗前,双手默默垂落,一身落寞的样子…

“有难以割舍的东西,才会变得更加珍贵,我不介意。”许年北收起杂乱的思绪“阿颜,你不知道,如果没有禾禾,当年享誉全国的人不会是我”。

有谁能在苏子木这三个字面前自称聪明?又有谁能在苏子木面前因为学习而嚣张?更没有人能从他手里夺走鹿禾。

说到底,如果‘天妒英才’这四个字没有落到他的头上,那么苏子木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

“…什么意思?”顾颜改蹙眉,他觉得表哥今天有些太过自贬,刚上高一就直接跳级参加高考,并以最难题目的试卷获得全国最高分数而享誉全国的人,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许年北似是回味一般说:“苏子木这三个字曾经是洛城最炙手可热的招牌,他这个人,是被一群自认为优等生的家伙们心甘情愿供上神坛的,包括你崇拜着的我,到他面前也什么都不是”。

那些年,苏子木这三个字才配被称为天才,只是他从未选择走不一样的路,他一步一步的向上走,陪着他最珍贵的人。

许年北很早就知道了自己与苏子木之间的差距,他也有试着打败苏子木,他也有试着从苏子木手里抢回他喜爱着的邻家妹妹,可是他失败了。

他知道,只有苏子木才最适合她,所以他才在想通之后直接参加当年那场高考,当年的他,避开苏子木的光环,错开正面交锋的机会,走了不一样的人生。

第9章:有难以割舍的东西,才会变得更加珍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