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章:我拿全世界去换一个她,还不够麽?

  许年北和顾颜改回病房时鹿禾已经躺下睡了。

能与大神近距离接触毛毛和啾啾差点乐疯,顾忌着病床上的人,也没敢出声,激动的鞠了个躬,跟见了领导似得。

许年北向毛毛和啾啾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他走过去坐到病床前,一面替鹿禾掩被子一面轻声问:“她吃东西没?”

鹿禾睡得很不安稳,眉头时紧邹时松开,浓密的睫毛投下一层阴影,遮掩住她漆黑的眼睛。

许年北一身居家的素色休闲服,像极了一个暖暖的男子,毛毛忽然觉得这个人特别好看,不是平日里远远瞧着那样不近人情的严禁,也不算是女生眼里高不可攀的俊美,就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美好。

只见他伸手伸手探向鹿禾的额头,指腹在眉目中央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的抹平,莫名其妙的觉得哀伤。

啾啾在一旁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眼毛毛,复又回过头来,像是犯了错误一般,小声的说:“只吃了三分之一不到的苹果…睡着后还说胡话,一直说什么木的…”

许年北的身体微不可见的滞涩了一下,脑海中浮起苏子木刚去世时候的鹿禾,那么自然,又那么残忍,带着心如死灰的绝望,一遍又一遍的思念着再也回不来的人,像个快要活不下去的孩子。

他的手一顿,只一秒,又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收回手。

顾颜改终究是有一些怨怼的,他不能理解表哥的行为,可又无可奈何,他不信世上还有比他表哥更值得鹿禾去爱的人。

可是,对于有那么一个人存在这种事情,竟连许年北都是默认了的。

要探望的病人毫无愧疚之意,抛下他们睡着了。

他们在病房里配许年北呆了好一会,准备回学校。

临走前顾颜改问许年北:“哥,需要我来换班吗?就算你一夜没睡能挺的住,公司那边总还有事情吧?”

“没事,这瓶盐水挂完禾禾就可以出院,我将她送回寝室再去公司也不迟。”

一股脑说完所有许年北会在意的事情,就是怕他拒绝,结果却又没什么不一样,这个叫做梁鹿禾的人,始终在他考虑事情的最优先。

顾颜改忍了又忍,憋气离开,许年北向毛毛和啾啾摆了摆手:“以后还要麻烦你们照看一下禾禾,今天没事就先回去学校吧。”

被自己崇拜的人这样子拜托,毛毛和啾啾恨不能跪地保证自己一定替他照顾好人,不过总归只是想了一下,道完别后便匆匆出门去寻那个负气离开的人。

他们一走,这个房间似乎又变得安静了几分。

许年北瞧着病床上的鹿禾,似乎又瞧见了那个他永远也追不上脚步的少年,他坐在医院后花园的长椅上,背部抵着后面的靠椅,轻轻的说:“我拿全世界去换一个她,还不够麽?”像是说给许年北听又像是自言自语。

那种神情,绝望又执拗。

许年北微微闭上眼,胸口涌上一股酸楚来。

苏子木,我又没照顾好她,对不起。

第10章:我拿全世界去换一个她,还不够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