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章:我爱的人,是我要回的故乡。Ⅳ

  一座名为沉央的城市,一个封姓的少年,那里有她所有的悲欢离合。

十一岁的相遇,那个少年给了她理所当然的宠爱,她却接受的跟小偷一样。

后来,她习惯了他的好,接受着他对自己的与众不同,可是那样的日子,结束在了夏天,颜清十六岁生日的那天…

变得任性的颜清,哭着闹着就像魔症一般,死活要在生日那天见到远在外地参加会议的人,谁劝都没用。

少年打来电话:“颜颜…”电话那端的人轻轻的叫着她的名字:“不要哭,我会难过…”

尽管那样哄了她,可是她的眼泪还是下来了,委屈的说着一定要见他。

“傻瓜呢…”少年疼惜的声音传来:“那你乖乖的等着我,不要乱跑知不知道?”

“好!”颜清摸了一把眼泪,挂了电话,她傻兮兮的笑看着对面无奈看着她的几个人。

一切本来会好好的,如果那个时候她乖乖听话不执意去机场接他,也许就什么也不会发生…

她站在马路这方,冲着那头提前出了机场的人傻笑,那人挥挥手,神色紧张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一阵尖锐的刹车声,刺眼的强光,她被拥进一个怀抱,然后随着那个温暖的怀抱一起飞远…最后大脑一片眩晕,世界安静了,她依旧被少年拥在怀里,四周嘈杂一片。

当刺鼻的药水味将她呛醒的时候,已经是半年之后,她忘记了一切,包括那个她爱的和爱她的少年。

少年受到了重创,已经无法站立,国内外专家想尽办法,也只得出一个‘没有奇迹出现下半生便只能终生坐在轮椅上’的结论。

封家人大怒,严令颜清不再靠近他。

少年那时想,自己连抱起心爱之人的力气都没有,还怎么去护她周全?

当他知道颜清失忆后,便着手给她一个从新开始的理由。

他安排了他信赖的人替换他的角色,为颜清从新安排了一场相遇。

于是,少年从此活在暗处,让他的青梅与竹马代替他陪着她一起成长,让她不在孤单。

只是,他也有算漏的地方。

有人告诉了颜清真相。

所以,当颜清推开那道隔绝了一切的门,见到那个被她遗忘,还在接受着治疗的人…

对于她的到来,少年慌乱又隐藏不住的惊喜,他太想她了,想到发疯,想到要死要活,她是他这辈子终归会爱的死去活来人儿啊。

可是,等来的,是颜清说出的伤害。

少年当时求她不要那么残忍,甚至跪了下来…

可她说:“你都废了,你让我和一个废物在一起?你怎么好意思?”

她说:“你这个样子,让我都觉得恶心你知道吗?”

她说:“你这样子只会一次又一次让我觉察到自己犯的错误,不要再用你那恶心的声音叫我!”

她说:“我问你封家要了一笔钱,作为和你的分手费,你没意见吧?!”

她说:……

她还是遵守了和封家长辈的约定,当面与少年道别,说了那些伤害他的话,断了他所有的念想,离开还未治愈的他…

本应该很沉长的故事,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讲完了。

鹿禾看着神情依旧轻松的赵妖女,想了想说:“你后脑勺的伤疤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吗?”

赵妖女点头:“嗯,你看呀梁鹿禾,我竟然还能笑出来,是不是没心没肺?”

她依旧在笑,嘴角微微向上拉起一个不大的弧度,神情柔和的让鹿禾觉得难过,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对不起”鹿禾轻声说。

“啊?没什么……梁鹿禾,我是从来没有难过的,可是我也没有什么欢喜的事……”

早就从厕所出来听故事的杜拉拉红了眼眶,扭捏的问她:“这就是你不回家的理由吗?”

赵妖女这次没再说话,低下头,鹿禾放在被子上的手上落下一滴滚烫的水。

每一个伤口,都是一个故事,那个说着自己没有难过的赵妖女哭了…

“…梁鹿禾,你怎么不回家?”杜拉拉忽然问,算是下意识的。

鹿禾顿了顿,缓缓的说:“我爱的人,是我要回的故乡。”

“矫情到死的回答,大神不回去你也不回去,真绝了!”乔得瑟嗤了一下,倒是没有轻视的意思,这是她的说话习惯。

鹿禾没说话,这话的原意其实是:我爱的人,是我要回的故乡,我爱的人不在了,我的故乡也没了。

所以她不回那个没有她爱之人的故乡

第14章:我爱的人,是我要回的故乡。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