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3章:我爱的人,是我要回的故乡。Ⅲ

  林荫小道上,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树叶的沙沙声以及行李箱发出的轱辘声,鹿禾拖着行李箱偶尔瞟一眼嘴角带着笑意的少年,他穿着薄薄的羊毛衫,外面是棕色的修身风衣。

耳畔是那人带着莫名其妙沙哑的声音:“来之前听人说过,离城的天是晴空万里的,他说这个地方总是好天气,看来是不正确的”

鹿禾听见自己说:“这个地方叫洛城,不叫离城…”

……

乔得瑟她们回寝室时,将鹿禾吵醒了,终止了她开始噩梦之前的记忆。

赵妖女一屁股坐到鹿禾的床边就说:“梁鹿禾,你不知道,幸亏你今天没去上大课,你知道发生什么大事件了麽?”说着还故留悬念想让鹿禾去猜。

对这样子的事情鹿禾向来是没有什么耐心的,看了她两眼,等不到答案,拉过被子又打算睡大觉。

“唉唉…”赵妖女扯住被子:“不猜就不猜,我告诉你…”她是憋不住事儿的,这点鹿禾比赵妖女本人还清楚。

只见她顿了顿,做了个瞪大眼睛的表情,想让气氛严肃起来,话还没说出口就放弃了,本来就大的眼睛再瞪也就那么回事。

“今天那个小三儿又来学校闹事咯…”赵妖女观察着鹿禾的神情,想从里面看出些什么,不过失败了。她放弃这样的念头,接着说:“到大教室大吵大闹说要烧死你呢…不过被教授给赶出去了,你可不知道,当时教授那脸黑的…埃…精彩极了!”

赵妖女说的小三儿,鹿禾知道是谁。

那个从青葱岁月里就开始不止不休和她纠缠的女人,到了后来,她离开洛城,她也跟了来,继续对她纠缠不休。

杜拉拉站在储物柜前拿卫生棉,一面往兜里塞一面说:“…许大神可招人喜欢的咯,不过像那小三儿那样纠缠不休大吵大闹的还算是少数啦…”

就在这个时候,一回来就蹲了厕所的乔得瑟出来了,她一面拉裤子的拉链一面说:“…少?呵…昨天闹着要跳楼的那个不算?”说着还剜了杜拉拉一眼。

杜拉拉张了张嘴,神情闪烁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就没再吭声,磨磨蹭蹭侧过乔得瑟去了厕所,鹿禾躺在床上,分明看到了杜拉拉眼里的倔强和乔得瑟眼里的不甘,倒是赵妖女,嘻嘻哈哈的说:“你们俩可别再打起来,再将梁鹿禾砸进医院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哪壶不开提哪壶,情商再低也不能低成这样子啊!

乔得瑟嗤了一声,显然心情不大好,她说了三个字:“赵颜清”

赵妖女面色一僵,死灰一样难看。

赵颜清是赵妖女的真名。

鹿禾忙岔开话题,她说:“赵赵,你之前是怎么过的呢?你从来没有什么苦恼吗?”

赵妖女停住了笑,歇了一会儿,没有出声。她回过脸,望着鹿禾,然后发话,声音里一丝笑意也没有:“梁鹿禾,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赵妖女的口气让鹿禾有点吃惊,连一向对赵妖女态度恶劣的乔得瑟也不免停下手里的动作转过脸来看她,这也使鹿禾的态度和口吻尴尬了一些,她说:“哈…我是想……我的意思是,哈哈……简直看不出你有什么太难过的事……”

赵妖女的脸色开始好转一些,显出回忆的模样来:“我没有什么难过的事情吗?梁鹿禾,我来跟你说说,你自己想一下会是怎么一种感受……”

赵妖女不让任何人叫她的真名,就连教授点名也不允许,赵妖女这个绰号还是她自己给自己起的。

这是赵妖女第一次提及身为赵颜清的过去。

赵妖女是从一座名为沉央的城市考上森蓝这所大学的。

在此之前,她的一切,都是一个秘密。

这个故事不长,甚至有些短。

新生报到第一天,她拖着厚重的行李听见旁边的女孩子小声的切切私语的偷看她这边。 “你快看!那就是A大附中传说中的赵颜清!”

“噢!”是女孩子挑高的了然的声音:“怪不得封少爷会那么爱她,原来长成这个模样!”

“…她也真狠得下心,竟然抛弃了封少爷到这里来上课!”

“…就是,可怜的封少爷,现在还在医院~!”

她没想到,逃到森蓝来,还有人认得自己,她有些慌神,脑海中,那个男子,用那么柔软的声音,从后面环拥着她,声音带着乞求,沉痛的音调:“颜颜,不要离开行不行?”

自那之后,她便给自己取了个绰号,不再让别人唤她的名字,不想回忆起那些过去,是逃避,也是守护。

第13章:我爱的人,是我要回的故乡。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