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8章:你会不会梦见我,因为我在想念你。Ⅳ

  “你身边是不是有人?”那边也低声问。

鹿禾几乎是立刻就“恩”了一声,她不会撒谎,就算是这样,也觉得自己是不是背着别人做了不好的事情。

“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吗?”他又问。

鹿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还弄不清这个问题,因为现在这种情况根本算不上不愉快,但是还是让她不自在,只能说是她自己多虑而已,她想了一会,决定还是岔开话题,问了一句:“许年北,你多久回来呀?”。

许年北笑了一下,说了句话。

鹿禾听后,脸红润起来,说了句再见,便匆匆挂了电话。

鹿禾不禁想,许年北总是有让人脸红的本领。

这个电话在某种时候是一种警醒,无论是对鹿禾还是对问出那句与鹿禾晕倒有干系语句的顾颜改,亦或是丝毫没有考虑到鹿禾处境便堂而皇之抱怨着的毛毛与啾啾。

电话挂断后,他们像是约好一样没有再继续之前的话题,这让鹿禾能更好的发呆。

鹿禾的脑子里既没想啾啾的抱怨,也没想颜改问出那句话的含义,她甚至没有再去在意他们,脑子里全然是许年北那句话:“你会不会梦见我,因为我在想念你”。

这句话在她脑子里不断的冒出来,就像泉水一样,堵住这个孔还有另一个孔让他们冒出来,只是有时候语序会错掉,字眼会漏掉,变成‘想’或‘想念’。

她忽然意识到,这并不是许年北第一次对自己说这句话了。

周围像静止了,鹿禾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脏在噗通噗通的跳动着,好多年前的画面像海啸一样呼啸而来,纷纷浮现出来。

鹿禾八岁的时候,她和苏子木、许年北三个人去郊区野餐,子木总是尽可能的将她所有的一切安排好,这样的境况使得鹿禾比别的女孩子要少知道很多人情世故。

人只是因为寂寞才会想方设法讨好另一个人,去与一个陌生的人制造回忆,那时的鹿禾拥有子木所有的温暖,子木一点一滴的成为她所有的信仰与光芒,她丝毫不会感到寂寞,所以从来不用也不会费心力去了解接触子木以外的人,包括许年北。

如若不是许年北自己坚持不懈的参与她与子木的活动,也许童年的记忆就不会是偶尔的三人同行,那将只剩下子木一个人。

鹿禾从来不会去考虑许年北是抱着怎样的心态,持有怎样的心境,怎么做到不厌其烦的探听她与子木的生活,再一点一点的找空隙渗透进来,她从来不用想这些。

就是那个时候,那种有些扭曲并乐此不疲的关系之下,鹿禾竟破天荒的乘着子木搭帐篷的间隙鼓动许年北去偷梨。

那个时候,天空湛蓝,仿佛一碰即碎。

许年北瞧着鹿禾看了几秒,脸上浮起一个无声的笑,看起来其实更像是张了张嘴,并环视了一眼四周,那模样看着格外的小心翼翼,好像是怕子木忽然出现加入进来。

多年以后,许年北从外地上学回来有同样小心翼翼的问过鹿禾:“那个时候你怎么会想起让我带你去偷梨?”鹿禾从来不知道那突发奇想的事件会让许年北看上去这样小心翼翼,像是怕被人夺走一般的谨慎。

他看上去似乎想弄清楚却不敢弄清楚这个问题。

两人目光相遇时,鹿禾注意到,许年北嘴角是翘起的,鹿禾当时想,她情愿自己没有去注意,但又偏偏看到了。

当时自己怎么回答的?

鹿禾费尽心力,想了又想。

噢,当时她没有机会说出口,就像是为了阻止她的答案,许年北更快一点,先她一步说了一句话。

她还记得很清楚,那句话就是现如今他问自己的话,他问她:“你会不会梦见我,因为我在想念你”。

鹿禾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并不是因为这句话在当时的她听来有多么的特别和让她觉得脸红耳燥。

只是,她当时恰巧被水噎住,喷了坐在对面的许年北一脸。

然后,子木在她身边忙忙碌碌,再无其他,她甚至忘了去注意许年北当时的神情。

第18章:你会不会梦见我,因为我在想念你。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