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何为陌路

  冬去春来,皇宫里的后花园此时已经是姹紫嫣唱着。不远处的石椅上坐着一个撑着伞的红衣女子。

  慕蓝颜一只纤细的手微微撑着头倚在石桌上,一脸悠闲的赏着眼前的春光,温暖的阳光洒在铺着青石板的小路上,唯独那把伞遮住的地方。慕蓝颜一脸羡慕的望着近在咫尺的阳光,多么想去感受一下它的温度,慕蓝颜望了望头顶的伞,一张妖媚绝伦的脸庞原本带着淡淡的笑意,顿时冷了冷。慕蓝颜的手轻轻的摩挲着刻满奇异花纹的伞柄。她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在这伞下渡过了,或许万年前,又或许更早。“久得似乎连自己都忘记了呢。”慕蓝颜摩挲着伞柄轻轻的呢喃着。自嘲的笑了笑。

  这把伞,是师尊给她的。那天她一身狼狈的回到绿旎谷时已是散尽全身为,就差元神俱散,师尊费了很大力气才保住她的元神,后来再慢慢的为她重塑身躯,虽是重塑了身躯但她却只能生活在阴暗之下,她一直郁郁寡欢,师尊不忍心,便为她造了这把玄阴伞。逐渐的,她变得开朗起来,她原是与正常人无异的鬼王,可惜却因爱上了不该爱的人而毁了自己,回到绿旎谷那天,师尊见到一身伤的慕蓝颜,气冲冲的提起剑就要跑去找颜灵算帐。

  颜灵便是那个她深爱的人。

  慕蓝颜自知师尊是个极护短的人,师尊若是去了必取他性命,他当时亦伤得严重,但他却仍可以轮回转世,慕蓝颜想的便是还他安逸的生生世世罢,她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追上了师尊的脚步,死死的抱住。师尊望着一脸倔强的慕蓝颜,无奈的叹息,终是停住了脚步。

  直至一天,师尊一脸严肃的对着她说了一句话:“他欠你的始终该还,若你讨不回那么便是你的大限。”师尊说出这句话时虽面无表情,但她看到了师尊内心处的沉痛,罢了,是该还了。

  他该还的便是他的心,一颗血淋淋的心。将一颗跳动着的心,生生的从他心口处剜出来。这叫我如何选,师尊怕是已料到我不忍心罢。慕蓝颜陷入了沉寂中,回过神来,看到春意盎然的枝头上的几只鸟儿,绽开一抹极美的微笑,伸出纤细涂满血色丹蔻的手指朝鸟儿所在的方向勾了勾手指,原本停在枝头上的鸟儿直直朝慕蓝颜飞来,停在了伞下慕蓝颜的手上,慕蓝颜看见,嘴角的笑容愈加放大。可是原本还活蹦乱跳的鸟儿在伞下竟然开始覆上一层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来愈厚。不一会那只鸟儿已经彻底化成了冰,从慕蓝颜的手上摔落成了碎石,混着已经冻结的毛和血肉。慕蓝颜的笑容缓缓收起,望着地上的鸟儿,眉眼拢上化不开的忧愁轻轻呢喃:“居然忘了,忘了。。。。。。。”

  轻轻的脚步声在静谧的花园响起,慕蓝颜敏锐的转过头,看见来人嘴角又绽开淡淡的笑容。

  南宫逸脚步轻健的朝慕蓝颜走去,一身黑色锦袍,头发用一根白玉簪束起,露出一张长得极好的脸庞。只是眉宇间不同慕蓝颜上次见他一幅病怏怏的,反而带了少许的戾气。

  慕蓝颜坐端正捧起桌上的茶轻抿一口,红唇轻启:“看来逸哥哥恢复得不错呢。”南宫逸听到话语脚步生生的顿了顿,走到慕蓝颜面前坐下,也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好听低沉的嗓音响起:“有些不习惯。”慕蓝颜轻笑出声,“久了自然就惯了,是吧,皇兄。”南宫逸一脸深沉的望着慕蓝颜,果然是个猜不透的女人,当日她救他一命,他恢复后问的第一句话便是她的与他做的交易,谁知她只是一脸认真的对着他说,“我与你结拜兄妹可好?这便是交易。”慕容逸当时就愣了,就那么简单?等回过神来慕蓝颜已将他拉到一旁,水袖一挥,一个香炉出现在面前,手掌再摊开几柱香出现在掌心,再轻轻的朝着香吹了一口气那香自然的燃了起来,升起缕缕烟。南宫逸有些震惊,但毕竟是九五之尊脸上仍是震定。南宫逸一脸高深莫测的望着她的绝美侧脸,思量着她究竟要做什么。慕蓝颜却将三柱香塞到他手里,自己也拿着,将他拉着跪了下来。红唇轻启:“师尊在上,今日鬼王慕蓝颜与容国逸天帝南宫逸结为兄妹,只求共享荣华富贵,当然,徒儿自然不会占人便宜,我慕蓝颜若是能苟活于世愿护南宫逸生生世世。”南宫逸听到前面的话有些无语,但是听到那句愿护他生生世世,他的心像是一个平静的湖被掷进了一颗石子,漾起圈圈波纹,一发不可收拾,那句话仿佛深深烙进了心里。

  “我,南宫逸天地为证,今日与慕蓝颜结为兄妹,只求与其享荣华富贵。”

  慕蓝颜,转头与他相视轻轻一笑。缕缕升起优雅的烟在诠释着这默契的安静。

  九重天,绿旎谷,一个身穿一身绣着血色梅花白衣的绝色女子悠悠的半躺在软榻上剥着一个橘子往嘴里送去,同时又在聚精会神的听着什么。她就是非池,慕蓝颜的师尊。非池嘴角扬起,一脸好笑。“丫头算你有良心,变聪明了,不愧是我非池的徒弟。”

  南宫逸望着慕蓝颜陷入了沉思,慕蓝颜望着发愣的慕容逸一脸轻笑。好听悦耳的声音响起:“皇兄,该醒醒了。”南宫逸回过神来尴尬的笑了笑,恢复从容,“今日,有一场宴会,还请颜儿务必参加。”慕蓝颜仍是一脸笑意。”也好,憋得太久是该出来透透气。”

  午时,皇宫里的一处地方人声嘈杂,许多宫女的身影在不停的穿梭,一旁的太师椅上,一个浓妆艳抹,头上顶着许多银光闪闪的头饰,身着一身雍容华贵的衣裳的女子,一双红唇喋喋不休的指挥着宫女。许久,原本人声嘈杂的地方一瞬变的安静,摆上了许多水果食物,酒水,整齐有序。不一会,座上陆陆续续开始有人,安静又被打破。忽然远处传来太监尖细的嗓音“皇上驾到。”一旁的大臣正襟危坐,另一旁的莺莺燕燕焦急的整理妆容,互相问着“我这样好看吗?”生怕自己不够光彩照人,南宫逸先一步走了进来,慕蓝颜紧随其后,仍是一抹绛红长裙,一把伞遮住了大半面孔,慕蓝颜的出现引起了纷纷议论,大家望着这个尽态极妍的女子,心中的疑问一个又一个蹿出来,“听说这女子是皇上从芜城带回来的。”一旁的萧贵妃望向缓缓走来的慕蓝颜,看似漫不经心的说着。“不过是个女人,怕是只空有姿色吧。”萧贵妃身旁的婧妃轻轻摇了摇手中的扇,语气带着十足的酸味开口。“哟,姐姐这是吃醋了呀”萧贵妃一脸讽笑对着婧妃说道,婧妃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不再作声。

  ‘’参见皇上‘’后花园里一大群人齐齐拜倒。“平身”,“谢皇上”。

  慕蓝颜跟着南宫逸在一处高台停了下来,由于伞遮住大半面孔,慕蓝颜也只是望着脚下,突然,原本已经安静的后花园又响起尖细的嗓音“三王爷,三王妃到。”慕蓝颜循声望去,抬起了头,众人齐齐望向慕蓝颜,原因只是看到了那张绝媚妖丽的容颜,人们不断发出惊叹。而慕蓝颜在意的只有不远处携手而来的一对壁人,慕蓝颜只是觉得眼睛像是被什么狠狠的刺了进去,涩的生疼,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庞,嘴角带着浅浅笑意。缓缓地向她走来,似乎每近一分,她的心就犹如汹涌的海一般。

  三王爷,南宫颜,容国第一美男子。一张容貌惊为天人,就是夏日里极尽美丽娇艳的花在他身边也会变得黯然失色。因此,容国女子几乎都倾心于他,可是自从三王爷与泯国公主成亲,并许诺终生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这让多少妙龄少女碎了一地芳心。

  慕蓝颜望着南宫颜,他的手挽着一个绿衣女子的手,眼里溢满温柔宠溺。

  那个女子很美丽,犹如一朵散发着幽香的清新百合。温婉动人,清丽绝色。

  曾几何时你只对我一人的笑,和那双只属于我的手,已不再是我的独属。

  慕蓝颜收回视线,垂下眼帘,遮住了眼底的悲伤。

  “参见皇上,皇兄莫怪,因为出了点事,因而迟了。”一把犹如冬日清泉般凛冽的声音响起,慕蓝颜原本逐渐平复的心情再次如风云般翻涌起来,握着伞的手指紧了紧,南宫逸笑了笑,并未发现身旁的慕蓝颜有什么不对劲,南宫逸一脸自然的拉过慕蓝颜的手,可是在伸入伞下的那一刻,他的手就犹如泡在了腊月寒冰中,南宫逸强忍着寒意拉过慕蓝颜,“朕要向各位宣布一件事,身旁这位慕蓝颜姑娘乃是朕的义妹,今日起特封为颜陌公主。话音一落,一片唏嘘,众人都认为这女子想必又是皇上从外面带回来的女人,结果谁知竟是义妹。‘’慕蓝颜抬头望向南宫逸,眼里流露出少许悲伤。可脸上却是一脸微笑,南宫逸指着南宫颜“这是朕的三弟,颜儿应叫一声三哥。”慕蓝颜视线转向了南宫颜,与他对视,南宫颜在望见那张脸时心中莫名涌上一种熟悉感。

  慕蓝颜对着南宫颜微微的笑了笑,并未做声,南宫逸随后指着南宫颜身边的女人,‘’这是你三嫂‘’。话音一落,南宫逸的声音犹如有生命的音符敲击着慕蓝颜的心,听罢,慕蓝颜不可置信的呢喃“他的妻?”连连往后退去,直至触到了桌上的瓷器,碎了一地。南宫逸一脸焦急的拉住慕蓝颜,“颜儿可是身体有些不适?”

  慕蓝颜一脸惊慌,直到南宫逸的话音响起才回过神来,干笑了一下。“皇兄恕罪,今日颜儿身体有些不适,先告辞了。”说完,不等南宫逸发话,慕蓝颜提起裙摆,脚步凌乱的匆匆逃离。丝毫没有方才的从容优雅,众人不解的目光随着慕蓝颜的身影而去。

  宫殿内,慕蓝颜一脸颓废的坐在椅子上,一双好看的眼睛闭上微微颤着,一只手扶额,眉头拧成了一团。那把随身相随的玄阴伞浮在半空,遮住透进了殿内的阳光。

  想起方才的惊慌,慕蓝颜心里乱成了一团。“该如何是好。”慕蓝颜满是忧心的吐出一句话。正寻思着如何想对策,突然平静的大殿内凭空刮起一股罡风。慕蓝颜的眼睛猛地睁开,将案桌上的毛笔拿起,手指灵活一动,凭空飞起在墨砚上沾满墨汁直直向罡风刮起的方向飞去。忽然,带着狠狠的力道向罡风冲去的毛笔猛的停住,空气中一个人的轮廓一瞬显露。

  刚好,那只毛笔正中那人的眉心,只是在不到一厘米的地方被两只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夹住了。慕蓝颜看到一袭熟悉墨绿长袍,抬头望去,只看到了那张极其熟悉且依旧妖孽的脸庞,嘴角挂着淡淡笑意。

  “墨灵殇,你来做什么?”

  “师尊唯恐你受了气,特意吩咐我下凡来护着你。”墨灵殇嘴角的笑意愈加放大。瞬间飘到慕蓝颜的面前坐下,一只手撑着下巴,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好看的弧度。慕蓝颜额上的青筋跳了跳,便知这家伙如若是开口必会将她气的半死。他是唯一一个能轻易挑起她怒气的人。论毒舌,他若敢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你还是打哪来给我回那去吧,我没空管你。” 墨灵殇笑而不语,许久一直盯着慕蓝颜看。“慕姬呀,今日我来之时看到了颜灵,真是愈发觉得他比在神界时长的好看多了,起码笑起来温柔许多了。不是吗?”

  慕蓝颜的怒气在一瞬爆发,:“墨灵殇,你给我滚。” 慕蓝颜手中幻出一把通体血红的剑从椅上跃起,直直向墨灵殇刺去。墨灵殇一脸悠闲自在,轻飘飘的躲过,一个漂亮的转身同样从椅上跃起冲出了窗外,慕蓝颜没有刺中一脸懊恼愤恨。“墨灵殇!站住。” 说完追了出去,不顾宫人惊世骇俗的眼光飞向空中追着那抹墨绿的身影,头顶上那把玄阴伞似乎通了灵性一般,浮在慕蓝颜头上,跟着慕蓝颜的身形而动。

  铺满琉璃瓦的屋顶上,一红一绿两道身影互相对峙着。

  慕蓝颜将剑对着墨灵殇的额,红唇紧抿,眉间蕴了如风云狂风般翻涌的怒气。一头长至腰间的墨黑青丝随风肆意飘扬,墨灵殇看着处在暴怒边缘的慕蓝颜仍是一脸轻浮的笑容。

  慕蓝颜手腕灵活一动一把剑在手中不断旋转向着墨灵殇的眉心而去。墨灵殇的脚尖向后退去,与片片琉璃瓦摩擦着发出声响 。两个人在屋顶上打得不可开交,直至,屋檐下走出一抹纤尘不染的白色身影。“来了。” 话音一落,那抹墨绿身影转眼消失。而慕蓝颜听到那句话后直直向下望去,顿时,利索的收起剑,化成一团红烟蹿进了掌心。手一伸,将那把玄阴伞握在了手中。屋檐下的人似乎察觉了头顶有人,抬头望去。可一望就差点没让慕蓝颜栽下来。南宫颜望着屋顶上的人面无表情:“慕姑娘在上头做什么?” 对于这个莫名出现又身份不明的外来女子南宫颜始终无法对她有好感,更加是她还是皇兄的义妹?若让他唤她一声妹妹,他着实办不到。

  慕蓝颜勉强一笑 ,纵身飘然从屋顶跃下。风带起她的裙角肆意飞扬,翩然落地。南宫颜望着那抹飘逸的身影,恍然觉得她就犹如落入尘世的绝美妖姬。南宫颜望着慕蓝颜眸中的阴沉越加深沉一分,为何那张脸那么熟悉。慕蓝颜走近南宫颜一脸平静:“方才只是觉得屋顶的风景好,想看看罢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里现在是,陈杂着千百种滋味,理不清,剪不断。南宫颜一脸冷漠开口:“下次慕姑娘还是小心些,屋顶上的风景也不是那么好看的。”

  慕蓝颜微微一笑,与他擦肩而过。微风轻轻的吹着,擦肩而过的那一瞬,她的发和他的纠缠在一起,不知为何南宫颜心中涌上一种冲动,他想留住她!南宫颜彻底的愣了,为何会有这种感觉?转身,他望着她远去的身影将手轻轻抚上心口,为何,为何?绝世的容颜上出现了无限的疑惑。

  回到芳华宫,慕蓝颜忽略的满院还处在呆愣中的宫人,水袖一挥,全部人通通倒地,一会又醒来,面面相觑,只是方才的记忆已全无。慕蓝颜站在树下轻轻的盛住一片枯叶,呢喃:“物是人非,陌路相逢,君可记得慕姬否?”

第一章:何为陌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