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安静和他打了个招呼。突然,安静笑着说,“琰浚,你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双胞胎啊?”,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我怎么了?这是医院吗?”安静迷茫的眨眨眼,晃晃头,看着满屋的白色,真不习惯,怎么医院总是白的呢?

“疲劳过度,没事,好好休息会儿。”穆琰浚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微微点头,关切的说。“你以前也不会这样,这次很忙吗?”

安静垂下眼帘,咬了咬唇,掩饰地说:“没事,就是这次比赛我想的设计稿有些难。”

穆琰浚深深地看着她,她不知道他比她还要了解她,她的这些动作,都是撒谎时常做的小动作。他不再说话,静静地等她打完点滴。

穆琰浚送了安静回家后,回到家里,站在窗前,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烟,点燃,任它在空气中燃烧。他心里的伤就如这香烟燃烧散发出烟雾般悉数散发出来。此时的他在暖色调的灯光照耀下,竟有一种孤寂,落寞的感觉。

很快,地上便躺着几根燃尽的香烟,他的周围布满了烟雾,朦胧中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一阵铃声打破寂静的空间。

“喂……好……我会尽快在下周一之前交给你……嗯。”结束了电话,穆琰浚从烟雾中走出来,他的眼不知是被烟熏的,还是怎的竟有些红。他揉揉眉头,拐进房间。

来到酒吧的时候,施洛泽已经在吧台上坐着了,桌上放着几个酒瓶,手里拿着一瓶正要倒进酒杯里。安静看了急忙抢了他的酒,“怎么喝那么多。”另一只手夺过他的酒杯。

施洛泽迷茫地眨眨眼,好一会好像才认出安静来,“来了!”

相对无话,安静也不急,静静地喝着鸡尾酒。“安静。”

安静吓了一跳,他经常叫她的名字,却从不会用一种无措的语气,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啊,干嘛?”

施洛泽倒了一杯酒,缓缓地喝下,“我和怡欣上床了。”安静只觉一道雷轰地劈到她头上,整个人都呆愣了。好一会,安静回过神,眨眨眼睛,艰难地开口,“你,说,什么?”她的声音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昨晚……

严怡欣和施洛泽还有几个朋友出去玩,两人最后都喝高了,到了酒店开房,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的发生了。第二天,施洛泽睁开眼,看见有个女人趴在自己胸口,正想要把她推开,结果定睛一看,发现居然是严怡欣,整个人就蒙了,反应过来时简直能用欣喜若狂来形容他的心情,觉得自己这回肯定能和她在一起,结果却出乎意料。

严怡欣,睁开眼看见施洛泽也愣了一下,随机又笑了笑,“早啊!”然后若无其事地起床,当着他的面把衣服一件一件地穿起来。

“怡欣。”施洛泽眼看严怡欣就要离开,着急的叫出声来。

严怡欣转过身,“怎么了?”施洛泽有些别扭地说,“我们……”严怡欣笑着打断他,“不就是睡一觉嘛,又不是没有过,我走了,拜拜!”

施洛泽愣在房间里……

安静静静地听着,胸口好像被什么压着,透不过气来,酒杯里的酒因手地颤抖而漏出些许酒液,酒红色的酒像鲜血一样缠着她白皙的手,在她的眼里竟觉得狰狞。她急忙地抽出纸巾擦掉酒液。

“你说我现在该开心还是难过呢?”空气静默了,两人没再说话。好久好久,安静开口。

“那,现在……”安静没有说下去,但施洛泽懂她要说什么。“走一步看一步吧!”说完有猛地仰头喝一杯酒。

两人各怀心事聊到半夜,最后是安静开车送他回家,他真的喝了太多了。

第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