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穆琰浚僵硬地靠在墙壁上,施洛泽战战兢兢地坐在椅子上看着穆琰浚。他知道穆琰浚是真的很生气,他也很自责。手术做了几个小时,他就在这几个小时里两地跑,严怡欣的手术做完,确定没事了他才一直呆在这,等安静做完手术。

“要不给叔叔阿姨打个电话吧!”施洛泽说。

“不行。不可以让叔叔阿姨担心。”穆琰浚冷淡地说。他开口了施洛泽倒轻松了,至少他还肯说话不是吗。

手术室的门轰地打开,一位护士走出来,“病人大量失血,医院血库不足,你们有谁是AB型血或O型血的吗?”

“我是AB型,抽我的。”穆琰浚开口。施洛泽无法,他是B型血,不可以。

穆琰浚抽完血,又颤颤巍巍地走到手术室门前等着。

“你就去休息吧,这有我呢。”施洛泽说。穆琰浚挥开他的手,看也不看他。

这时一个护士走出来,穆琰浚抓住她的手,虚弱地问,“她的眼睛怎么样了?”

护士愣了一下,接着道,“眼角膜破损,眼球有些麻烦。”说完急匆匆离开。穆琰浚和施洛泽已经愣在那了。

好一会,穆琰浚走到椅子上坐着,闭起眼,静静的等着。施洛泽见了,难受地抓住穆琰浚的手,“琰浚,你打我吧,你打我吧!”穆琰浚抽回手,依旧闭着眼,淡淡地说,“如果打你安静会好好的,我会抽死你。”

施洛泽捂着脸坐在穆琰浚身边,心里自责不已。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走了出来。穆琰浚睁开眼,站起来,晃了一下。他稳住身子,走到医生面前,“她怎么样了?”

医生说了一大堆专业术语,施洛泽怒道,“说人话。”

医生扶额,“除右脚轻微骨折外,总体没什么大碍。但是她的眼睛被玻璃扎伤,伤及眼球,幸好没什么难处,要留院治疗的话,我还是有信心治好她。至于需要多久,要看病人的身体素质怎样。”

“就是还有得治对吗?”穆琰浚低声问道,医生点点头。

安静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我的眼睛怎么了?”安静抚摸着裹着眼睛的纱布。

“没事的,安静,会治好的。”穆琰浚把医生说的告诉了安静。

安静沉默了一会,“怡欣呢?”

“她在隔壁,她没事,就是头磕了,没什么大碍。”如果安静可以看见,她一定可以看见穆琰浚的脸色苍白,眼睛红肿,只是她看不见。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安静低喃,她知道施洛泽一定在陪她吧!

“嗯。”穆琰浚忍着怒气。

“啊?什么?”安静愣了一下。“他在陪严怡欣。”穆琰浚说。她这才知道她不自觉说出来了。

“安静。”施洛泽推着坐在轮椅上的严怡欣进来。

施洛泽轻声说,“安静。”

“你们来啦!”安静微笑。

严怡欣的手覆在安静的眼睛上,“没事的,对吗?”

安静把严怡欣的手拿下来,她不喜欢别人的手碰她的眼睛,一种心理作用吧!“我没事。”

“都怪我,如果……”施洛泽突然悲恸地说。

“都过去了,关你什么事。”穆琰浚及时打断他。施洛泽看着穆琰浚,穆琰浚冷着眼看他,不让他说出来。严怡欣看着他们,心里明白。在没来之前施洛泽便跟她说了,现在穆琰浚不让施洛泽告诉安静,是怕她听了伤心吧!

“都怪我。怪我。”严怡欣突然说。

“怎么就怪你呢?和你们都没事,是我自己倒霉,没事的,我都没伤心,你们伤什么心啊!”

安静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怪自己,出车祸又不是他们的错。安静不知道施洛泽觉得对不起她是因为把她丢下了,她不知道她这样说让施洛泽多自责。

时间一天天过去,安静和严怡欣的脚也好了,只是安静的眼睛经过这几个月的治疗依旧没什么见效,让人着急。安静的爸爸妈妈还不知道这件事,安静没有告诉他们,所以他们没有来过。倒是穆爸爸和穆妈妈常来,沈娅如有时也来医院看安静。

第二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