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医生将缠着安静眼睛的纱布一圈一圈拆开,穆琰浚他们紧张地看着。

“现在,慢慢地睁开眼睛。”医生轻声道。安静慢慢地睁开眼,她心里多么希望能有一束光照亮她的世界,可是当她睁开了眼,她的世界依旧一片黑暗。

安静摇摇头,施洛泽怒吼,“庸医,都几个月了,还没好,你到底有没有把握治好她?”

“洛泽,松手。”严怡欣生气地说。

“医生,真的能治好吗?”穆琰浚小声问道。

“这只是时间问题,看你们愿不愿意花费时间罢了。”医生正色,不受施洛泽的打扰。

“我看你就是……”施洛泽又吼。

“我没事,洛泽,别这样。”安静小声地说着。

瞬间安静了,穆琰浚他们知道安静心里不好受,可是却还要来安慰他们,他们心里真为安静难过。而医生见安静有一个好的态度,不会哭爹喊娘,心里也欣慰。

穆琰浚他们一直陪着安静,直到晚上安静要休息他们才离开。

安静等穆琰浚他们走后,躲在被子里哭了。泪慢慢染湿了纱布,她慢慢地从小声哭泣,到掩着嘴巴流泪。她趴在病床上颤抖着身子,如墨的黑发散在白色的枕头上,她宛如受伤的天使,令人怜惜。

门被轻轻地推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他慢慢地走到床旁,把安静轻轻地拥进自己的怀里,用温和的声音说,“哭吧,安静,有我在。”安静愣了一下,接着紧紧抱住他的腰,趴在他的怀里放声大哭。

穆琰浚拥着她,抬起头,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从他的脸颊滑落,“安静,这是我最后一次放纵你。答应我,别拿自己的眼睛开玩笑,好吗?”安静重重的点头,哭得更大声。原来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他知道她常常哭,知道这几个月里她在晚上常常躲在被子里哭。

安静不知道她哭了多久,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纱布也换了,穆琰浚不见了,她都要以为昨晚那个陪着她的人从未来过,只是她的一场梦,可是她知道那不是一场梦,梦怎么会那么真实,那么悲恸呢。

又治疗了一段时间,纱布便拆了,虽然仍看不见,但安静已经乐观很多了,她不再躲起来哭,乐观向上的生活着。

“安静,我带你出去晒晒太阳吧!”严怡欣笑着说。

她们坐在医院草坪边的座椅上,安静仰起头,面朝天,金黄色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十分柔和。她睁着眼,太阳映在她的眼里,可是她却不觉得刺眼。

“我的眼睛,真的没用了?”安静轻声说。

严怡欣愣了下,“安静,你在说什么呢,不会的,医生不也说有得治吗,你别担心了。”

安静不说话,依旧面朝着太阳,睁大眼睛。她真的好害怕,怕永远生活在没有光的世界里,她怕她再也无法画画了,她怕什么都要依靠别人,她不要这样的自己,永远不要。

突然,安静感觉自己刚才好像看到了一抹光,她摸摸眼,揉了揉,隐隐约约的好像看到太阳光。她低下头,看着草坪上的人和物。

“怡欣,我们前面是不是有三个小孩。”安静闭上眼,再睁开,试图看得更清晰些。

“是啊,他们玩得很开心呢。”严怡欣没有注意,随口答道。

“安静,你看得见了?”穆琰浚突然出现,走到安静面前。严怡欣吃惊地看着安静。

“我……”安静晃晃脑袋,“又看不见了,刚才很模糊。”

“真的吗?太好了,我们去找医生。”说完一把把安静抱起来,朝医院楼走去。

医生收起手电筒,“医生,她怎么样了?”施洛泽着急地问。

“在调养段时间,大概就没事了。”医生说完正要离开,看见桌上的袋子又说,“蛋糕可以,别吃太多。”

他们这才注意到桌上的蛋糕。“安静,生日快乐!”穆琰浚微笑着说。安静愣了一下,才笑着说,“谢谢,我都忘了。”

“我们都忘了,就你还记得这事。”严怡欣笑着说,“安静,我和洛泽都忘了给你买礼物了。”

“呵呵,不用了,你们陪我吃蛋糕就好。

穆琰浚苦涩地笑笑。

第二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