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 边缘的爱情

  段子晴洗了个冷水澡,想让自己冷静下来,秀丽的脸庞上满满的都是水珠,洗澡本来是一种习惯,可是她现在突然有些喜欢洗澡了,不管怎么说它可以掩饰阻挡不住的泪水和遮盖不过去的哀伤。

她蹲在地上,绝望的捂着脸,任由劈头而下的水把自己淋得不成样子,她努力地让自己忘记今天见到的一切,可偏偏自己却记得更清楚了,那不堪入目的一切就像烧红的烙铁烙在自己的身上,怎么样也去不掉。

很想放声大哭,可她看了一眼浴室的门,知道他在外面,硬是把水放到最大不让他知道,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为了不让他愧疚,还是保护他的尊严,应该都不是吧,既然他能做出那样的事情,压根儿就不需要自己的原谅和刻意为他保留的尊严,或许她终究是要面子的人,不愿意让他看到自己原来是那么在意他,那么不能容忍他的背叛,在他的面前露出心胸狭小的一面吧,想到这里她自嘲的一笑,站起身来仰头让水冲刷着自己的脸。。。

门外的杜墨言觉着她今天的状态不对,害怕出了什么事,就在门外等她出来,可她进去这么久了都没有出来,待在里面足足比平常多了两倍的时间,只能听见哗哗的水声。

等了很久实在是等不及了,他正打算推门进去,段子晴就出来了,他握着她的肩膀问:“子晴,你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你为什么对我爱理不理的?”

段子晴淡漠的抬眼,平静的看着他的眼睛:“我没有,只是身体不太舒服而已,你别再追着我了,我还想休息,你先回去吧。”

杜墨言挡着她的退路,倔强的不让她走,执意要让她解释今天到底怎么了,可她今天已经够烦的了,实在没有精力再去应付他,她最终还是说了狠话:“杜墨言,不要问我怎么了,你该问问你自己做了什么?!我累了,你不走我走!”

他拉住她的胳膊,脸色有些阴鸷:“把话说清楚,我做什么了?”

段子晴一说起这个就生气,他居然还好意思问自己他做了什么,他自己难道不比任何人清楚吗?她甩开他的手,冷冷的问:“杜墨言,你问我你做了什么事是吗?想知道我为什么生气是吗?好,那我今天就告诉你,你到客厅等我,我一会儿下去找你。”说完就进了她的房间。

杜墨言下楼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等她下来。

房间里

段子晴从抽屉里拿出那个光盘,眉目间都是悲切,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她眨眨眼睛放下手里的光盘擦泪,笑了笑说:“真是讽刺,老天折磨我还不够吗?现在连眼泪都不由自己控制了,说流就流。”

她又拿起那光盘,眼尖的发现自己的手居然在发抖,她使劲的控制自己不让它抖,却发现怎么也做不到,想起那天银针刺骨般的痛苦,她的胸口又痛起来,她紧紧地捂住心口,去床边拿出药吃了一颗才减缓了一些,这情况是从那人那里出来之后开始的,她想到面具人,他会不会给自己下什么毒啊?这药虽说是有些作用,但她能感觉得到它已经渐渐失去了效用,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反正她现在活着和死了差不多,要真能死了倒真是解脱了。

想到这里她也不再忧虑,以前一直瞒着他是害怕他担心,现在想来自己的行为倒真是可笑,人家压根都不在乎自己,可偏偏自己还一个劲儿的为人家着想。

她自嘲的笑了笑,拿着手里的光盘下楼,有些事情也应该解决了。

第五十四章 边缘的爱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