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微澜

追风樵客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古砚

    家有古砚一方,在我学生时代,竟一无所知。后听父亲说,是祖父在躲避兵灾的途中,用祖母酿米酒卖来的钱从一殷实之家的少爷手中购得。花大洋十快,在兵荒马乱的年代,祖父竟肯花如此多的钱,添一文房用品,足见祖父对其珍爱的程度,反过来也映衬,在此逃难的路上,祖父骨子里那积分抹不去的书卷气。

  祖父用它,是因为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落拓文人的一些寄托,都在字迹的横竖撇捺中,只有留下来的存于亲朋家的只言残字,让我去想像他的模样,不过,就他不肯抛弃的文字情结,真是令我敬佩,一生滇沛流离,几乎食不裹腹,还死死守着一池香墨,做些心灵的寄托,于常人而言,简直不可理喻,于我而言,真实难得,

  祖父临终时,把他的书传给了叔父,因为叔父进过学堂,识字,读过书,书于他而言兴许更有用,这古砚,留给了父亲,几乎目不识丁的父亲知道祖父的意思,老人家是希望父亲再苦再难,也要让子女能读书习字,不能在新社会里成为没有文化的人。

  父亲一直珍藏着古砚,在我回乡代课之前,他竟是守口如瓶,大概,胞兄是知道的,他大我许多,又读的是师范学校,这方古砚,某一天,正是他一展身手的机缘,可是,父亲一直收藏在他放东西的旧橱子里,没有拿出来,兴许,是祖父留给他的一点观念吧,有个词叫“睹物思人”,不知道在某个夜晚,父亲会不会于无意中,触及到它,而冥思苦想。

  有一天,父亲郑重其事地把砚池拿出来,细细的用清水刷净,交给了我,在此之前,有一件事,让父亲想法许多,农村的丧事,都要写挽联的,只要是吊唁的亲朋,绝不能少,就在这一方面,这房的姑父故去,父亲请宗族的先生帮忙,奈何老先生不在家,又奔到学校请同村的老师费心,老师一口回绝了他,父亲是个耿直的人,一气之下,卷着纸,回到家,一脸的不高兴,碰巧我在家,忙问缘由,父亲脸色一松,又一叹:“唉,你们的书念的----”虽没有下文,意思是很明了,那时候年少气盛,不知深浅,说话也不知轻重,“不就一付挽联,有什么难!我自己来!“

  “你能!“父亲的眼神一亮,旋即又是极不相信,大概等着用吧,也顾不上许多,就默许我的放肆,搜肠刮肚,拼凑出一付时文,又装模作样借来笔墨,涂鸦一气,就称完成,待父亲看了半天,之后说,这个字写得好,那个字写得不行,自己细看,还真是如此,问他怎么知道,父亲说,没看过人写字呀!你看人家老先生写字,那神情那架势!

  一句话,让我回味半天!之后不久,父亲跟我说起,那一天亲戚那边有人问他,我家的挽联是谁做的,有点意思,虽说字是差了一点,骨架还不赖,说这些话的时候,父亲的脸上笑容可掬,还颇有感触的说,“还是你祖父说得对,再难,也要念书,书,只念得穷,念不怂,”

  这一刻,算是明白父亲对我们的期望,之后的一天,父亲把他珍藏许久的古砚拿了出来,交给了我,并一再叮嘱,好好写,用心写,一笔好字,是人的脸面,祖父当年,就是凭着一笔好字,在逃难的途中,获益匪浅。

  其实,正是我那段教书育人的时光,这方古砚,给我增添了不少乐趣,说真的,字是越来越有模样,文章也越写越多,心底也有些按捺不住的渴望----只可惜,最终,离开了讲台,这方古砚,被日渐尘封了,

  再往后,一直在外迁徙,能涂鸦几篇文章,就是了不得的事,哪还有心情去写些对联之类的东西,父亲的嘱托,记得,但很多时候,没有去做,再往后,索性把砚池交给了胞兄,他有闲情,能弄一些墨香,岂不更好?

  只是,偶尔会想到它,会想起那浓郁的墨香,想起笔起笔落白纸黑字的淋漓酣畅,

古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