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壶清凉

    炎炎夏日,躲在哪里都是暑气逼人,汗流浃背的时候,实在渴望有一片罩在心头的绿荫,能享受到永久的清凉,明知只是不切实际的奢望,心里就是断不了这样的想法,在炎热中挣扎一番,心中的期望便深了一分。

  酷热的天气,可乐坏了街上的商家,变着法推销他们防暑降温的产品,冰镇饮料,雪糕,冰淇淋等等应有尽有,连工于心计的小畈,把炒冰机也推上了马路,男女老少,都在明晃的阳光里,尽情享受冰品的清凉。

  缩在屋子里太热,带女儿走出筒子楼,户外的风一吹一拂,人顿觉精神了不少,再来一份炒冰,真是难得的消受。看小家伙们雀跃的样子,仿佛自己也年轻了不少,象是又回到了十三四岁的孩提时光。

  那时候的夏天,气候一样的炎热,只有生活在城市的孩子,才有可能享受到冰棒之类的饮品,对于山村的孩子来说,清冽的山泉,便是他们解暑的饮料,记忆里最深的,要算母亲自制的凉茶。

  夏历的三伏,就是不晒太阳,热气亦蒸得老少浑身都不爽快,汗流得多了,只想喝水,稍微动几下,喝进肚里的水又透过毛孔汩汩冒出来,心里头躁躁的,火烤一般的难受。这时候,母亲便把早些时候种的薄荷刈了,洗净,放在日头下晒个半干,切碎,盛在铁锅里加水慢慢的熬,等熬出汁,沥去渣子,加些白糖,舀到陶罐里,置于井水中冷透,口渴的时候吃上一碗,凉丝丝的,间杂些甘甜,自是说不出的享受;如能加几瓣年前晾干的桔皮,一同煎,清凉甘甜之中,再多些桔香,风味更妙。

  人小,总有些贪心,担心一觉睡去,母亲熬的凉茶被吃光了,入睡前便用陶壶盛了,放在自己的床边,半夜热醒了,就着月光,抱住壶,咕咚一气,顿觉凉爽,再睡的时候,竟是少了许多暑热!母亲见我们都欢喜喝,得闲便做,这一壶的清凉,定会陪伴我们一个夏天。难怪母亲春上再忙,也要在田边地头种上许多的薄荷,是为了这伏天里的凉茶呢。

  弹指挥间,人长大了,这样的凉茶,也离我们很远,远得只能凭自己的记忆去触摸,现在的人,早不屑去喝这种土制的饮料,也没有人肯去种些薄荷之类的草药,以备急时之需,自然也少了这样的心情,这能不能说是一个时代的记号?或者说,某一代人心底尚未完全褪去的记忆?

  我倒是希望能喝上母亲煮的凉茶,与现在时新的饮品好好比对一番,可惜,早在很多年前,母亲就离我而去了,儿时的凉茶,亦成了心底的一些念想,于热浪中想着这一壶凉茶,小睡的时候,竟梦到了她老人家,母亲还是健在时的样子,只是不说话,看我的时候,眼神有些特别。

  如果有可能,我也学着母亲的样子,买些薄荷陈皮,熬出一大锅凉茶来,加糖,冰镇,送给知心朋友们品尝,自己呢,用陶壶盛满,自斟自饮,慢满消受,如此,这个夏天,该是何等的惬意,窗外的阳光,热风,知了的叨扰,都会在这一壶清凉中,趋于安然。

  我自然会满心宁适,游走于这个夏季!

一壶清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