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问月

    “青天明月来几时,我欲停杯一问之”,避开城市的灯红酒绿,霓虹如昼,觅一处幽僻清静的去处,放慢匆匆的脚本,放任心事如山泉一般之静谧,不着一丝波澜,仰起脸,注视着夜空的朗朗明月,宛如回到童稚的年代,浮想联翩。

  隐约之中,身边走过盛唐的诗人,一手提壶,一手举杯,边走边饮,且行且吟,浩浩的诗潮,扑面而来,犹如那酿了千年的古酿,绵长香馥,清风亦为之动容,一肩皎洁的月光,水银一般铺泻在脚下的土地,山川花草,都染上银白色的光辉,冷隽而不失激情,醉眼朦胧,诗兴犹酣,见青天之明月,犹玉人之在帘,酒足情甚,不知不觉停杯发问,然月色皎皎,不着人间一语,只余杯中酒,月下人,放旷长啸,声彻环宇;跟在他身后,便是宋代的词人,峨冠博带,长须飘飘,立于清风习习的夜色中,做景与情的交融,别绪离愁和心有灵犀的畅想,酒如豪情,情满天地,思念便无边无际,跃入眼帘的一轮圆月,成了心中问诘的对象:把酒问青天,明月几时有!虽水远山长,情难自已,有此万里的月光,足可寄托心内的牵挂,且不管今夕何夕,都会婵娟与共!我自落寞,君多欢愉,一川无言之明月,见证别后之情谊。

  诗酒之雅兴,明月之铅华,镌刻在时光的变迁之中,千年的光阴更迭,也抹不去激情之豪爽!只是,千年之后,立在月色中的男女,谁还饶有兴趣去一边举酒,一边文章,独赏这一轮美奂的明月;谁还愿意在吹面不寒的杨柳风中,望着满天明晃的月亮,做自己心灵的勾兑;抑或,藏匿在月色中的一隅,偶尔进到心灵的角落,品味些许跟随自己一同走来的世故人情?漫天的月光中,仿佛笙歌不断,又是谁,还有几许不肯沉寂的心情,去放纵文字的蜿蜒,青春之恣肆?

  今夜,躲开枝枝蔓蔓的羁绊,沉浸在宁静的月色之中,不让城市的喧嚣侵扰,放松心情,在无私的月影下,铺张自己的心事,去除日积月累的尘封,让内心的躁热裸露在露珠的清凉里;头顶,天籁不绝于耳,身下,月光如波浪起伏,记忆之舟,一路随风而行,不去做亙古历史之设想,只做心灵细微之处之探寻,本是凡夫,缺少旷古幽情之高才,缠绕红尘,难做奇妙优雅之叹咏。

  ——明月呀,问问你,还是那弯照在农家小院的月儿吗?我的那些姐妹兄弟,如今在哪一方天地忙碌,他们,还在想着那座被油等照彻的小小院落么?还会不会唱起那支回味无穷的童谣?还能不能记得玩劣年少经历的荒唐事情?象是长在一起的蒲公英的种子,没有成熟之前,紧紧的抱在一起,同在日光里倾听成长的声音,同在月色里享受梦境之美妙,同在露珠的亲吻中,小小的心里,开始有一片朦胧的世界;季节到了,终于长大了,风一吹,便挣脱身上的束缚,一头扎进外面的世界,寻觅一块合适的徒弟,生根,发芽,迸发生命的绿色,满怀希望的走进人生的春天,虽然知道,会有烈日,会有风雨,会有雷电,但是,止步不前,哪来生命的本源?飘逸的风,又左右了各自的方向,天大地大,注定要在飘扬的时候分散,注定每一粒种子,都拥有自身不可替换的根本,自然,也只能在自己根尖触及到地方,努力生长,孤独也好,落寞也好,都是生命之初必须承受的压力,只有等到有了一丛绿色来点染脚下的泥土,才会恍然发现,在自己身边,会有无数的精灵,同样在唱着生命的赞歌。

  但是,不见得每一处的绿色会超然的雷同,每一种生命,都有不同的特征,都有不同的气象,即便来自同一个母体,人生之迥异,自是不可同日而语,两两相望,互为牵挂,有可能聚少离多,改不了浓浓的真情。我问明月,是因为不经意中,又触摸到了那些流淌于内心的记惦,如果能相视一笑,围坐在月光下,酌酒谈诗,闲观萤虫灯火,岂不是逍遥自在赛神仙的日子,身外浮名,囊中财禄,岂不淡似烟云?

  ——再问你,皎皎的月,可曾见着我青梅竹马的儿时玩伴?我立于你的氤氲中,偶尔记起她的时候,她是否陪着她的夫婿,于灯火阑珊中,弄出如诗如画的景象,她的儿女,是否在他们之间,雀儿一般飞来窜去,一家人的欢笑,惹得清凉的风,饶有情致的在他们之间跳跃?“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江北江南多佳丽,岂止单单的一个北方,你还能记得她的容颜么?怎能是一句“瓜子脸柳叶眉”可搪塞的,那是刻在心中的影子,只能用情感和经历去品读的一种境界,绝非简简单单的文字能够罗列的象征,是岁月的刀,在生命的伊始,在稚嫩的心灵不假思索的时候,一点一滴烙上去的痕迹,穷尽一辈子的时光,都不可能抹去,“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就是这些天真烂漫的画面,愈久愈清晰,愈久愈让人回味无穷,不会在光阴的流逝中,变浅变淡,倒是在许些不经意的时候,放大得不敢目视,害怕一碰到那似蹙非蹙的目光,会痛彻心扉。

  为什么会痛?为什么埋在心里不敢遗忘?为什么会在夜色阑干中不自觉的泌出一掬清泪?是不是如歌里唱的一般,谁将她的长发盘起,谁为她做的嫁衣,谁把我写给她的信,轻轻的丢在风里?

  是不是,这一切,都只能一个人独自回味?

  古人问月,道得出满腔的豪情,快意的笔墨,留下浩瀚千古的华章,吟哦咏诵之中,天地之浩然,人情之韵雅,流水一般,千年不朽;我今问月,全是心灵旮旯之琐碎,有一丝黯然,有几许怀想,托付清风,送想远方。

  倒是不敢奢望,几人如我?有一片宁适的天地,有一点恬静的心情,于城市的喧闹,自是内心的积淀,物喜己悲,全在一念之间。

问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