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个人心中一亩田

    我是农人的后代,见惯了父兄于田园上劳作的景象,听惯了父亲的谆谆教诲,脑海里一直有这样的场景不能抹去——一开春,藏匿了一冬的布谷鸟又露出纤巧的身影,山前水后,不遗余力的唱,布谷,布谷——招呼农人们春又暖了,花要开了,又该是准备春耕生产的时候了,与土地为伍的父辈,谁都明白一年之计在于春的道理,自然不会忘了自己的本份,早心里有数,牛棚里的牛,也觉察到春风浩荡的气息,兴奋的哞哞乱叫,抖落一身的草屑,巴不得早一天能在水田里看到蓝天白云的倒影,看到自己矫健的身姿。

  这不,父亲吸足了他的旱烟,掮着犁,赶着牛,走向家里的责任田,一声吆喝,老牛健步而行,新翻的泥土,滋滋有声,黑油油的,冒着泡,好比是泥土的歌唱,父亲赤足,绾裤,卷袖,在开春的时候,在自家的责任田里,种下新年的第一分希望。那些时候,因为做不了农活,私下里认为,那是父亲的田,是他施展身手的地方,是他快乐的源泉之一,是他的希望所在,收获所在;看着生机勃勃的秧苗,瞅着沉甸甸的稻穗一片金黄,父亲的脸上,写满了浓人的满足和欢乐;等父亲谢世以后,学着父亲的样子,赶着牛,掮着犁,在自家的责任田里耕耘,心中切实领略到作为播种者心中的期望——期望年年风调雨顺,期望岁岁五谷丰登,期望丰年人人康健,户户平安,期望每一个人,都有个好收成!

  离开农村很有些年头,再也不必为一稻一麦一棉一油而劳心费神,工作的内容,生活的内容都有了绝对的变化,但那些在水田里劳作的场景,一直在心底不曾消失。如我的父亲说的一般,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亩田,好坏,得失,全是自己经营的结果,种什么瓜,结什么果,别指望有投机取巧的好事。父亲一生务农,不会说什么高深的道理,这些想法,大概,是穷其一生的体会,有感而发吧,再联系到这些年自己的亲身经历,父亲的话,不无道理。

  一个人心中一亩田,这田,其实,是不需要用亩来计算的,你想象它有多大就有多大,想象踏如何具体就会如何具体,总之,就在你心中,就是你生活的源泉,你想种植什么就种植什么,你种什么就收获什么,这一亩田里,有你的希望所在,有你付出的所有努力,有你的辛劳,喜悦甚至泪水,有你的人生经验和阅历,有你的思想积淀,有鲜为人知的挫折和感伤。

  这一亩田,就是上苍馈赠给我们的舞台;刀耕火种也好,机器轰鸣也罢,需求的结果,就是如何经营好这方田地。如果,我们在泥土里播种真善美,收获的肯定是无边的忠诚,道德和秀美,犹如春之花,夏之雨露,秋之五谷,冬之白雪,一阙阳春白雪,都道是曲高和寡,如能人人自我约束,知道自己努力,这一曲高山流水,必定相和者甚众;如果只知道去种植邪恶和无知,除了堕落和消亡,还能有什么更好的结果?见过那些见不得天日的霉菌,毒素和臭鼠吗,除了喊打,还能有什么下场!

  有人说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倒是认为要补上一句:心有多真,舞台就有多真;好生活在虚幻里的人们,不知道真实的重要性,自然也不去在意心灵的真实,如果一个灵魂失去了真实可信的基础,恐怕,仅仅就是浮游的魂灵吧,不会有象征,也不会有寄托,属于它的每一寸土地,除了杂草,还会有什么样的果实?或者说,还能有什么真正的意义?

  要想在自己的这一亩田里花开秩丽,秋色满园,只有潜心经营,才有可能,既在泥土里播种希望,有能定时清除四处丛生的杂草,而且,不疏于施肥灌溉,这亩田,能不给你展示一个硕果累累的金秋?

一个人心中一亩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