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父亲的秧田

    翻翻日历,正是农历的四月,老家,又到了栽秧的季节,一村老少,都忙着农田里的活计,象是有使不完的劲。俗话说,小孩盼过年,老人望插田,这栽秧插田的时候一到,又盼望着一年的收成呢。

  要是父亲还健在,一样会忙过不停。很长时间,没有想到过他,因为农忙的四月,因为父亲去世的四月,又突然记起他老人家,好几次在梦里,都是他忙碌的身影。

  父亲去世前,我从未经手过家里的农活。先是读书,一直到高中毕业,自然无暇帮父亲的忙,就是摊上放假,也被父亲逼着拿了书,做自己的功课去,顶多,抽一点时间,帮他照看一下歇息的老牛,而他,放下犁耙,就是锄镢,根本没想过好好的休息一阵;回到乡里,又被征到学校去教书,自然更没时间帮衬他,父亲又是极有责任心的人,一再强调,做一行,为一行,不能误了乡里乡亲的子弟,每年的农活,又落在他的肩上,栽秧的时节,天气不是很暖,田里的水尚凉,我着了鞋袜,在讲台上教孩子们识字,父亲赤着双脚,吆喝着老牛,在水田里耕种他的希望,冷水和辛劳,阻挡不了他夯实的脚步。

  布谷鸟叫得正欢的时候,父亲便育他的谷种;浸好的种子上了暖窝,他便掮了犁,牵了牛,走向家里的责任田,开春不久,水还有些刺骨,父亲没有多言,挽起裤管,忙碌起他的事。父亲经常说,这是等不得的事,一年之计在于春啊,有个好的开头,才会有好的收尾,朴实不过的话语,就是他这辈子对生活的感慨吧。

  偶尔,碰到周末,看到父亲忙得正酣,想着去帮他一把,父亲问,帮他做啥呢?别给他添乱就是好事,我的脸红过之后,竟有些心安理得。晌午时分,替他送上一壶热茶,父亲竟是一脸的高兴,小憩片刻的时候,能跟我说上许多家长里短的事,那时候在村子里,经常有这样的一幕:父亲赶着牛在水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犁出一垅垅新泥,不是响起清脆的鞭花;我夹了书,站在田埂上,瞅着父亲的身影,目不转睛——宗族的伯叔都笑话我,说我命好,不用操心农活,话虽轻,刮得脸面上过不去,下了决心要父亲教我,父亲一笑,说,能忙得过来他忙就是了,过几年再也不迟,

  父亲把秧田一畦一畦做得平整如镜的时候,暖炕上的谷种也破壳吐须了,嫩嫩的,白白的根尖,看上一眼,就让你感受到成长的动力。父亲很仔细的把种子洒在秧畦上,做好防鼠防雀的措施,便巴望秧苗能一夜之间绿起来都好!做这些事情,要掌握节气和温度的影响,父亲是务农的老手,经验自然丰富,下了种,父亲每天都会到秧田探视几次,育苗的阶段关键着呢,关系到随后的大田栽插,都道是根正苗红,育秧,一样的道理。

  绿色的秧苗终于盖住了一汪清亮的水田,再过数日,竟是一片青葱,长势喜人,父亲也是一脸的喜悦,欢天喜地地忙着他的春耕,老牛陪着他,风雨无阻,“斜风细雨不须归”的景象,年年都有。栽秧是极辛劳的事,通常,都要请人帮忙的,有些时候,是父亲提前换的工夫,家家都很看重;那几年,我都在这一天的中午,跟领导告个假,扛了烟酒,回家犒劳帮我家插田的近邻,父亲不停地给他们倒酒,说是我带回来的,比他置办的要好,好象这一刻,我竟成了功臣一般。

  几乎年年都会上演相同的一幕,直到那一年的四月,父亲突然间谢世;来不及跟我们吩咐后事,秧苗在田里依旧一片青绿,而父亲与我阴阳两隔,望着那些风中摆动的绿叶,我止不住眼泪婆娑,突然记起,父亲还来不及教我如何做农活呢,原本以为,他能跟我们生活很长很长的时间,一点不着急要教我这些农事。

  隔年的春上,我学着父亲的样子,侍弄那些故种,母亲在一旁指点,当看到从泥土里长出一根根青翠的秧苗,所有的劳累,都顷刻之间烟消云散,此刻的心情,就是父亲当时的心情吧,不由得更想念说走就走了的父亲,原本,想让他安度一个祥和的晚年,殊料,就这么匆匆而去,留给我无尽的追忆。

  每每看到田野上的秧苗,都会想到同一个问题:父亲把我们也视同一粒种子,播种在土地上吧,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的生长呢?

  四月的光景,会在眼前一闪而逝,而经历过的人和事,一辈子都不会淡忘,如同我,很多年没去莳弄这些秧苗了,依然没有抹去这些时光里刻下的点滴,它回时时告诉我,希望,只有不停的生长,才会变成秋天丰盈的果实。

  这个时候想起父亲,自然而然想到他的秧田,那是他开春种下的希望。现在的父亲,还会不会瞅着满畦的秧苗,一脸的喜色呢?

  我不敢多想,恐怕,永远都不会有答案。

父亲的秧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