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桑椹

    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记起,五月里挂在桑枝上的紫色的桑椹,想了有想,竟有些恋恋不舍的样子,一下子,时光象是溯回到孩提时代,我们在蓝天之下,围着一株老桑树,尽情享受无拘无束的阳光。

  高大挺拔的桑树,何时就生长在舅父家门口,母亲也说不清楚,好象她记事时,就有它的印象,只不过,略微小一些罢了;年年都是满树的乌黑透紫的桑椹,农历的五月前后,让嘴馋的丫头小子,特别的眼热,我呢,自然就是其中之一。躲过大人的视线,刺溜溜的爬上树,拣熟透的桑椹一边摘,易地边往嘴里送,片刻工夫,就成了只大花猫,脸上红一块紫一块,衣服上也染了不少的浆汁,大人瞅见了,厉声吆喝,心中惧怕,赶紧往下溜,很多时候,衣服划破了也全然不知,只顾逃遁,害怕吃板子,也没心去想夜晚娘老子发现衣服的窟窿,会不会揪耳朵。因为我是客,谁见了我都会客气三分,倒是让我多了一些骄气,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为所欲为,让那些玩伴心里很是不平,娘老子就知道管着他们,我竟是例外。

  眼见枝头的桑椹一日熟过一日,心中的热爱也一日高过一日。那时候,四时的野果就是我们的零食,不光这树上的桑椹,河边田头生长的野草莓,山上的野山楂等等,都解过馋,饱过我们的口福,哪象现在的小孩子,要什么有什么,能弄到还要点能耐呢,没本事就只能干巴巴的望着别人兴高采烈。梢头的桑椹有大有黑,心里有在开始发痒,爬了一半,有些胆怯,便窜掇别的孩子上,中有胆大的袖子一捋,神气活现的爬了上去,桑跚采了一大口袋,正得意洋洋地要下来的时候,一脚悬空,一声尖叫,摔了下来;树底下的同伴一个个魂飞魄散,逃得精光。

  结果可想而知,同伴虽小命无虞,腿却给摔折了一条,在床上躺了将近一个月;我再也没有先前的礼遇,灰头土脸的被舅舅送回了家,让父亲狠狠剋了一顿,抽了个时间,去看望了他一回。

  上小学的时候,大队里搞桑场,几百亩山地种的全是桑树,干低叶大,长的桑椹比舅舅家门口的要大得多,汁多味甜,诱人得很,放了学,不着急回家,三绕四绕,也要绕到桑园边,吃个肚皮鼓胀再说;这桑跚性凉,有长在地里头,难免有些细菌虫子污染过,吃多了,绝对会闹肚子,可年少无知,只贪图享受,其它的东西,全不放在心上;还真有病倒的一天,娘问长不长记性,头点的跟鸡啄米一般,可一旦能活蹦乱跳了,又是先前得德性,气得娘有疼有骂。

  这日子呢,在我们玩劣无知中,一晃一年,一晃一年,象是一阵风或者一一阵燃,这人,说大,就大了,再看着满树的桑椹,再没有特别的心情,不就几颗桑跚吗,有什么稀奇,值得大惊小怪的?还一味告诫女儿,不能嘴馋,殊不知,年少的时候,会是如何的欣喜若狂呢。

  因为胡思乱想,才记起这些年少的经历,又因为记得这些过往,才慨叹世事变迁之快,儿是的玩伴,早散落在光阴的田园,为生计而忙碌,这年年的桑椹,还会不会让他们在意?闲下来的时候,还能够记起少的那些趋事吗?

  ——这哪里能知道,真是胡思乱想罢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轨迹,绝对不会雷同。如我一般,这一刻,透过光阴的帏幕,真正能记起的过往,又有几何?

    (完)

桑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