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树魂

    从小就听过无数遍,人死是有魂魄的,虽然有些迷信,我宁可信其有,不光是人,世间万物,都会有魂魄;基于这样的想法,今天,就涂鸦几笔文字,祭奠那株老树的亡灵,唤醒所有的世人,去善待身边的每一种生命,包括那些花草树木,不要仅仅是满足个人的一己之私。

  打我记事时起,就有一株歪脖子桂花树,长在祖屋边的池塘东头,一年四季的葱绿,与老屋的灰暗形成极其鲜明的对比;因为长相有些别致,横商的枝桠也生长大小不一的冠顶,连成一片,比平常的树冠更能吸引人们的眼球,密密匝匝的枝桠成了我们儿时的快乐天堂,我们的泪水和嘻笑,浇灌着她成长。特别是入了秋,金黄的桂花一开,一簇簇的在枝头播洒无边的幽香,路过的行人都会因为芳香扑鼻而伫足片刻,心满意足之后,才继续脚下的行程,我们呢,猫儿一般爬上去,摘些毁花,晾干了一块泡茶喝,茶香和桂香混合在一起,吃在嘴里,别有风味;或者折上几枝,插在玻璃瓶中,装点简陋的家,把那些令人神往的香馥,锁在自家的语院子里,年年如此,年年都有说不出的兴致。

  渐渐长大,那株老树也渐渐失去了它的魔力,默不作声的立在塘角,风来挡风,雨来遮雨,三三两两的鸟,都把巢筑在它的枝桠间,天天都是一树的鸟鸣,回响在这个半山腰的村落;而我和我的伙伴,都背上书包,从树底下经过,一年一个样,一年一个样,即便树上的鸟叫声再诱人,也抵不过书中讲述的那些经典的故事,直到我们放下了书本,回到了村子,女孩子红着脸成了人家的新娘,男孩子搂着刚过门的新媳妇计划着未来的日子,着棵老桂还枝繁叶茂的长在那里,树冠,不知增大了多少倍,枝桠,不知密匝了多少,招来的鸟,不知多了几窝,就是没有人去想,也没有人不习以为常,一棵老树,年年的桂香,上下跳跃叽喳吵闹的鸟雀,于我们的生活,有什么特别之处。

  日子在更迭之中有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土生土长的姑娘小伙,渐渐不安于守在小山村里继续先辈的作息,一直有到外面闯荡的心思,一直想迈出人生的有一个第一步!终于,陆续有人先我走出了逶迤的山梁,穷尽目光,恍然大悟,这个生长自己的山村竟是如此的闭塞和落后!我也在忐忑不安中,跨出了自己的步伐,身后,除了爹娘的目光,就是这棵不会说话却让人倍感亲切的老树了。

  一走就是许些年头,年轻的炽热逐渐被现实的冷隽所取代,幼时养成的生活习惯,也在城市的文明里,变化得不着一丝痕迹,但是心中的那个家园,丝毫不曾淡忘,连同青砖灰瓦的祖屋,塘角的那棵歪脖子桂花树,时不时还会在梦中出现,仿佛,偌大的村子,都飘荡着沁人心脾的幽香。

  两年前回家探亲,被热情的村里人包围,又是请酒吃饭,又是喝茶聊天,几乎没有时间出去走走,弄得我很不自在,象是自己被生疏了一般,本来就是土声土长的一分子,此时,竟成了远道而来的客人一样,享受着贵客的招待;终于有一日,谢绝所有的应酬,一个人,独自在村前村后转一圈,再感受一番魂牵梦绕的风土人情,幼年时自由自在的时光。

  可是我的眼一点也不自在,一直没停止寻找,怎么不见了那熟悉的影子?青砖灰瓦的老屋还剩下几间,越发显得颓败了,而伴我长大的那棵桂花树,竟不见了一丝痕迹,它原来生长的地方,竟然是新建的一栋小楼。

  是不是建房的人为一己之私毁了这株老树?真要如此,也太要不得,一屋的老少也能同意?如果不是,生长了几百个年头的老树,又去向了何方?不至于成为家家户户做饭烧水的薪柴吧?心中怪不是滋味,也没了继续走下去的兴致,悻悻地回到家,一个人生闷气。

  隔日,又有儿时的伙伴请吃饭,不好推辞,只得岁他的便,席间有村子里的几位长者,试探一问,他们非常平静的说:噢,几年前就卖给外地人了;我很是吃惊,问,我怎么不知道呢?长者一笑:当时很多人不在家,留在家里的老少决定的,卖上了价,按所有的人头平摊;长者还告诉我,我名下也分了五拾块钱,又一同捐给宗族修缮宗祠了。

  原来如此!我回去的时候少,自然不太清楚村子里的变化,只是几年辰光一过,这打小时候就记在心里的一棵老树,竟成了宗人的商品,就连多年不在老家生活的我,也分得它的生命钱,确实是让人不可思议的事。如果老树有思想,有性格,又该怎样来判定这一屋的老少?依我的想法,祖辈种下的树,是用来荫庇子孙的,不是有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古训吗?如果为了几个钱,就把它卖了,祖先种下的树,还有多少可取的价值?

  而且在席间还得知,远远近近的村子,卖掉的古树,多得无法统计!我只能无话可说。靠山吃山,也不是这个吃法呀,这么吃下去,这山里,还能留下什么,还能用什么来衡量它的悠久?忽然想起在城里见到的景象,一克一棵的古树被截去枝叶,包了树干,被种树的工人种在街道两旁,不管是死是活,确实增添了城市的文化元素,死去一株,有补种一株,周而复始,常此下去,只怕,十万里大山中,也找不到一株生长百年以上的树木了。

  我不知道,这株老桂被运向了何方,有没有被种树的人种活,我只能想象,它的根离开了它生长的土地,就离消亡的日子越来越近,我相信,它的魂,还留在老家,与青砖灰瓦的祖屋两两相望。早就有人说过,幽香是桂花的魂,这多年的时光,村子里早没有了它的清香,它的魂也早杳然而散了,剩下的,便只有一鳞半爪的记忆。

  但我实在不清楚满屋的老少有没有人还在意枕着桂香入梦的日子,也懒得问,我内心有些不安,就些一点纪念的文字,算是给它的补偿吧。

树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