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季羡林

格拉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大师季羡林

    季羡林老先生拒称国学大师,这件事成为季老先生为人谦虚的标志。老先生以德服人,实在令人佩服。我觉得老先生是老实人真心说大实话,是真正的谦虚。世界太大,学问太多,倾一生之力,所学也是非常有限,能尽心尽力去学去问,就算不虚此生。大师不大师的,也没什么。

  我和季羡林老先生算是同乡,老先生是山东临清人,我家在老先生邻县。在此倒不是跟老先生攀同乡,而是想说明我为什么敢揣度老先生是老实人真心说大实话。自从知道了老先生的两三件事后,季羡林先生就在我眼里亲近了许多,感觉老先生就是我们那里的的一个老头,净说实诚话,太亲近了。

  有一件事,说北京大学开学的时候,学生们去注册,有个瓜娃子带了一大坨行李,正好碰见季羡林老先生,也不知道他是谁,就委托老先生看下包,去去就回,谁知道注册的人太多,手续可能也麻烦,耽搁了大半天,回来发现老先生还拄着棍在那里给他看包,非常感激。但还是不知道他是谁。过后开欢迎大会,赫然发现给他看过包的老头坐在中间念话,竟然是校长。我们家乡有个词,是赞人办事办得好的,那就是“很到位”。老先生办得这个事,太到位了。不由得人不爱他。一般人办事办不了这么到位。你说这事哪儿办得不到位吧?你挑去吧!承诺帮人看一会包,这没什么大不了。但是看了一会,不来,看了一会,还不来,都饿了,还不来。校长事情多,大可以另找一个人帮忙看着等学生回来,但是老先生可能怕这学生初来乍到,不熟悉环境,换个人怕他找不着,所以他就在那儿看了大半天。这事考虑得太到位了。我们家乡的老头就这么到位。我们家乡顶好的老头也就这样了。不能再超过了。做学问做到那么大,仍然不失乡人本色,老先生是我见到的第一个。

  我觉得老先生回去应该问问管事的,入学手续能不能更简便些?

  我很早读过老先生的一些小文章。印象很深。那时候我才十几岁,就觉得这文章很亲切。这老头,这么老了,还惦记着小时候办的的机灵事。叫人家大奶奶,是为了吃白馍馍,给人打高粱叶子去换糕吃。老先生一定记得奶奶的叫法,音是“nan nan”,不是“nai nai”。家乡人说临清人精明似猴,“临清猴”嘛!季羡林老先生那么小的时候就那么精,怪不得后来做大学问。精得很到位。

  还有季羡林老先生一个故事,是我别处看来的,不知确否。

  说当年青年季羡林去德国留学,爱上了房东家的一位小姐,那位姑娘也爱他,但是这件好事没成,那个时候中国是那个样子,他后来回了国,德国姑娘就留在了德国。后来彼此就没了联系,老先生在乱世中国过了大半辈子,忽然有一天得知了那位德国恋人的消息,她太爱季羡林了,一直在找季羡林,但是一直找不到,所以一直未嫁。我不敢确信这个故事,这个故事听起来太“中国”了。一个人不是真的像孙中山先生一样有才有德,不会有人这么爱他。这段因缘错过得太残酷了,所以我不大敢信。这事要是真的,必定是老先生心中一段恨事。有这样一个女人爱自己,死而无憾,错过了这样的女人,人生至恨啊。

  我很惭愧至今没有拜读过季羡林老先生的学术文章,所以对此不敢发一语,但就做人上来讲,季羡林先生堪称第一等可敬爱的。未读先生学著,以为先生所折服。

  我先前以为,天底下第一等的事情是做好文章,别的就管他的。旧的东西已经死去,以德服人只是句没用的空话,我们最需要的是法律,是制度,是现代社会精神。季羡林老先生却让我见到了古代君子的风范和美德,他用自己的修为告诉我,什么叫真正的谦虚,什么叫君子,什么叫以德服人。老先生教给我一个字,这个字是“德”。 以笔为文,笔可纵横歪曲,以人为文,却来不得半点虚假。文章不文章,大师不大师,都无所谓,重要的是做人,这才是国学的精义所在。

  (完)

大师季羡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