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0章 追你的男孩?

  “你别过来了,我明天就回去了,而且,我现在跟一个驴友在一起,不会有事的。”江亦璠下意识地转头看了白夕默一眼,见他正专注在自己的iPad上,似乎没留意她的话。

  “男的女的?”南泽风不放心地问。

  “男的。”

  “你怎么那么傻大胆呢!男的你也敢随便结伴呀!万一是坏人呢!快告诉我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电话那头,南泽风的音量一下子就拔高了,话问得火急火燎,就连白夕默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不是坏人,昨晚我生病了,他还照顾了我一晚上呢!”

  “什么?一晚上?”电话那头,南泽风简直要急疯了。

  电话突然断了,传来了忙音。江亦璠盯着慢慢暗掉的手机屏,不解地摇摇头。

  “追你的男孩?”白夕默冷不丁问,声音平淡如水,听不出任何情绪。

  “是又怎么样!都追了两年多了。”江亦璠炫耀似的瞥他一眼,放下手机,继续喝粥。

  “今天我打算去城郊的村寨看土著舞表演,你去吗?”白夕默状似很随意地开口。

  “当然要去了。”江亦璠顿时来了精神,赶快把粥喝完,“你等我一下,我们马上就出发。”

  看见江亦璠进了卫生间,白夕默突然起身,拿起矮几上的手机,翻开刚才的通话记录,简单捣鼓了几下,又放回了原位,唇角勾了勾,开始收拾东西。

  江亦璠出来,已经换好了衣服,又收拾了下行李,背上背包:“OK!出发了!”

  “等等,你还没吃药吧!”白夕默很细心地提醒。

  “哦!”江亦璠猛拍一下脑门,赶快放下背包,翻出药,白夕默已经给她倒好了水,她接过去,把药吃了,又把杯子还给他,“谢谢!你还挺细心的嘛!”

  心里,甜丝丝的。

  白夕默没什么反应,不咸不淡地说:“是你太粗心了。”肚子才刚不疼,就忘记吃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

  出了门,拦下一辆出租车,一个小时后,就到了城郊。

  下了车,便看到一些游客正兴致勃勃地往前走着,景区大门就在前方不远处。

  这里居住着非洲土著部落,房舍和道路都还保留着原始风貌,风光也透着自然之美,不过其落后也是显而易见。

  孩子们站在路边,几乎都赤luo着黝黑的身体,只遮住羞涩部位,手里拎着制作粗糙的小玩意,看见游客过来就一拥上前,明着是推销叫卖,实则是乞讨。妇女们则蹲在自家门口,眼神空洞地望着这一群群从此经过的游客。

  白夕默看着这一幕幕,心里涌起苍凉,也顿时感觉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江亦璠大方的很,只要看见小孩,必定掏钱,且都是大钱。

  还没到景区大门,所带现金已经全“挥霍”完了,看看白夕默,很霸气地伸出手:“借我点钱。”

  白夕默看她一眼,乖乖从背包里掏出一沓钱,放到她手里。

  “谢了!回去还你。”江亦璠高兴地接过钱,又开始了“挥霍”。

第90章 追你的男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