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8章 国王表功

  她的五官精致玲珑,翘卷的睫毛盖在下眼睑上,投下一层密密的阴影,愈发衬托出她皮肤的白皙,秀挺的鼻梁带着一种傲气的美,他最后把视线落在了她的唇部,水润的唇小巧可爱,像一枚上好的佳果,正吸引着人去品尝。

  白夕默失了神地看着,头情不自禁地向下俯去……

  许是感觉到有双眼睛在定定地注视着自己,抑或是那股灼热的气息让她感觉到了不舒服,江亦璠不习惯似的蹙了蹙眉,翘卷的睫毛颤动了几下,眼睛缓缓地睁开了。

  入眼即是一张放大了的满脸络腮胡子的俊脸,江亦璠一惊,慌忙弹坐起来,向后靠在床头,用手指向他:“你……你想干什么?”

  她的举动让白夕默跟着一阵错乱,也下意识地向后撤了下身体,抑制住被抓了个现行的尴尬,狡黠地眨眨眼,一本正经道:“我看见你流口水了,想帮你擦一下。”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煞有介事地递给她,“擦擦吧,流了好多。”

  江亦璠脸上陡然浮出一抹羞窘,小时候睡觉时的确爱流口水,可是长大后已经不流了,她怀疑地看着他,但他一副正人君子向来不欺人的样子,让她有了几分相信,缓缓伸出手,接过手帕,连忙在嘴角擦了一下,看看手帕,干干净净的。

  哼!竟然被他戏弄了!

  刚想发作,却听见他抢先说:“哦,已经干了。”

  江亦璠气得直翻白眼,扬手就要打人。

  白夕默早躲得远远的,江亦璠跳下床,想要逮住他,可刚一下地,只感觉膝盖处猛然一疼,低头看去,膝盖上缠着白色纱布,脸上甚是费解,歪着脑袋想想,自己什么时候受伤了?

  她只记得,昨天上午跟他一起去了城郊看土著舞表演,进门前见到很多可怜的小孩,后来还看了不少精彩的表演,再后来……

  她使劲晃晃脑袋,冥思苦想,还是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怎么受的伤。

  “喂!我腿怎么受伤了?”她把要教训他的事暂且搁在了一边,问起了正事。

  白夕默这才感觉压在心头的无形石头终于落地了,身心都是轻松的,脸上也跟着浮出少有的和煦笑容:“你真想不起来了?”

  “想不起来了。”江亦璠颇有些苦恼的样子,以前自己的记忆力可不是这么差的。

  白夕默看看她,不紧不慢地说:“昨天节目结束后,你遭人抢-劫了。”

  “啊?为什么?”江亦璠突然震惊地睁大眼,眼里有惊恐闪过。

  “你那么招摇,又拿那么多钱施舍,不被盯上才怪!”白夕默故意把脸一板,摆出长者批评晚辈的姿态。

  江亦璠的脑子倒是毫不含糊,把眼一瞪:“你不是一直陪着我吗?我遭人抢-劫时你为什么不赶快救我?”

  “我当然救你了,不然你怎么可能回来,你的伤是你跑的时候自己摔的。”白夕默说得天衣无缝,瞥眼看看她受伤的膝部,不忘表功,“喏,我还好心带你去医院包扎了一下。”

第98章 国王表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