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0章 你是天底下最坏的男人

  白夕默头疼似的扶扶额头,咽下心里的冤屈,迎上她的视线,跟她对峙:“别自作多情好不好,我早说过,我对你没兴趣,再说,你当时那样子,不知道有多狼狈,我更没兴趣了。”

这句话又一次深深地伤害了江亦璠那高傲的心,也深深地打击了她的自信心,更成功地激起了她心头的怒火,扬手又要挥过去。

可刚一出手,就被制动在了半空,白夕默眯起眼睛,黑眸里射出怒火,握着她的手也猛然收紧。

“哎呀!手要断了!”紧接着,传来江亦璠的一声痛呼。

白夕默一惊,赶快松了手。

垂眸,看见手腕上的一圈红印,眼里霎时就氤氲出一层水雾,她委屈地吸着鼻子,打起了哭腔:“你对女生动手……你坏死了……你不是真正的男人……”在眼里打转的泪水很快就滚落下来,样子楚楚可怜。

老天!到底谁先对谁动手?明明是她先动手的好不好!这黑白怎么瞬间就被她颠倒了!

白夕默没脾气地看着她,心里毛毛的,可就是束手无策,怎么又把她弄哭了,哄女孩不会呀!

看某人不为所动,江亦璠故意把声音抬高,哭得更痛了,扶着膝盖坐在沙发上,边啜泣,边控诉:“我都受伤了,你还欺负我,你是天底下最坏最坏的男人了……”

“别哭了,我看看你的腿。”白夕默终于有了反应,屈膝蹲下,查看她的腿伤,摸了摸湿透了的纱布,埋怨道,“腿上有伤不能碰水你不知道?”

“可我想洗澡。”江亦璠委屈地鼓起嘴,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小模样我见犹怜。

“坐好别动!”白夕默交代,拿了手机,拨通齐哈的电话,吩咐,“到附近药店去买些消毒水、消炎药和包扎用的纱布。”

“是给小姐用的吗?”齐哈很关心地询问。

“别废话,快去!”某人的口气很不耐,电话直接挂断 。

看他终于关心自己了,江亦璠也总算挽回了面子,又捂着后颈的位置诉苦:“我这儿也疼,好像被那个该死的抢劫犯打伤了。”

白夕默心虚,没敢回她,她撩开自己的头发,对着他低下头去:“你帮我看看,伤的严不严重?”

“不用看,没伤。”他用的是穴位点击,根本不可能伤到她。

“你都不看怎么知道没伤,真的很疼的。”她委屈的声音似在撒娇,让白夕默心念微动。

为避免怀疑,他只好应付地看了两眼,淡淡地回话:“没事,可能是碰到什么地方了。”

“哦……”江亦璠扶着后颈轻轻按着,突然问,“抢劫我的人你是怎么处置的?”

白夕默眨眨眼,迟疑地道:“呃……我把他们都打跑了。”

“跑了?”江亦璠有些失望,又问,“你报警了吗?”

“没有。”

“为什么不报呢?”江亦璠埋怨地看着他,脸上愤愤不平,“让他们跑了简直太便宜他们了,应该让他们坐牢,把牢底都坐穿,也不放他们出来,尤其是那个打我的坏蛋,我诅咒他断子绝孙……”

第100章 你是天底下最坏的男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