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高傲的一点小港湾(一)

  能够成就今天这样的人生,我总觉得和自身骨子里的竞争意识是有着不可磨灭的关系的。

小林从停车场专用电梯送来了衣服,他的办事效率确实需要人的夸奖,当初他说应聘职位,却不知道要应聘什么职位,可我看着他实在腼腆,就把专用司机这个职位给了他,可他竟然连驾照都没有。

声音语气里满满的歉意,我那次也发了善心,命人给他预约了驾驶教练,用最快的速度让他拿到了该拿到的本子。

现在的小林,也不会做什么总谦卑着,除了犯错的时候,不过这种时候是少的可怜的,大多数,这个来了三年的孩子,脸上透着阳光,笑容里流露着自信。

我接过衣服,他转身离开,把车钥匙放在茶几上的声音,我听的清楚,我扭身:“车钥匙别留着,我自己开车过去。”

小林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我冰冷地打断他:“别开着车出去瞎晃悠,出了事要你好看。”

“姐,放心,不会。”

我换好了衣服,带着贝雷帽,以及一架遮住脸颊的墨镜,从柜子里,选了一串挂着五彩水晶的车钥匙,这是我专门放车钥匙的柜子,我没有很严重的选择困难症状,但轻微,比如,我的出行怎么让自己不累赘也不干扰自己的自由。

我选了一辆银色的大众私家车,这车虽然老土,可联想到老爷车的时候,心里对这颜色还是颇为满意的。

我的竞争意识大致是学习习惯所致,我曾经的学习是特别的好,好的让所有人羡慕,总听到领家的邻居在傍晚的时候破口大骂自己家的孩子:“你看看人洁洁,每次考试考第一。”

屋子的隔音不是很好,自然这话我从小学听到了初中,等着上高中去了市区,这话听的少了,因为竞争特别强烈,学习好的也不在只是庄洁洁。我总强迫自己去记忆一些特别复杂的东西,绕口令,或者极其难懂的古文,甚至是漫无目的看不到尽头的数字。

我强迫自己熟读两遍,第三遍概述大致意思,第四遍默诵文章的四分之一。时间也在一点一点的压迫下,根据时间的长短不断提升。

这样的锻炼让我对自己的记忆力颇为满意。对于在困难的文章从不曾有过一点的害怕。而我一时兴起看上了这个商家无底线的销售活动,纯属为了刺激下自己已经闲置了很久的荷尔蒙,准备在找点生活的新鲜。

这家蛋糕真的很不错,我总想给人推荐下这家店的甜品,可总是找不到人,只能自己给自己推荐,店家还不错,每次新品出来总给我打包预定一小块,让我尝鲜,多了浪费,起初我不说,那些蛋糕总放在冰箱里,一开冰箱,浓重的奶油味让人作呕。

最繁华的贸易大楼,据小道消息,这个在国内算的上数一数二的百货,里面的入股股东可是涉及了几个国外的大佬。

直奔99层,这一层都被ML蛋糕店承包了,一出电梯,满满的少女气息铺面而来,淡粉色的花环门,走廊上堆满着粉色的气球缓缓上升着,有种空中花园的浪漫。人群已经聚集过来,临着的就是一排摆满了试吃品的展览柜,前面聚集着不少的人,我直奔到店里,店主是个和我岁数相差不大的女人,画着精致带点妩媚的妆容,穿着一声深色的连衣长裙,裹着重粉色的围裙。

她一看到我迎面笑着过来,“里面有贵宾室,您进去坐吧。我会把今天上新的蛋糕带过去。”

我摇头,轻声开口:“不用,不用搞特殊,我来凑个热闹。”

“好。”她转身就去照顾其他的人,其实,我俩是认识的,这个蛋糕店我出了百分之七十的股份。我和她都是流浪在人生的浪子。只不过我们都是女生。

我和她是室友,在我还还挤在一间破旧的小屋子的时候,她的到来,我原想终于能够脱离这个鬼地方,转手出去,而她那单纯的样子,我实在无法下手去迫害这么一个善良刚出来的小姑娘,我拒绝了她,之后我们的交流只限制在社交软件上。

我重新找了工作,做起了倒手的小本生意,每天天不亮去各大市场挑货,傍晚到热闹的场地去出售,经过我的三寸不烂之舌,一天下来也能赚个几百块钱,不到半个月,我入住了一家设施还不错的单身公寓。

而再次见面的时候,她在一家咖啡店门口发着传单,我收留了她,她比我过的还要困难,白天工作各种兼职赚钱,晚上去上两个小时候的甜点课,可这小女生不是一般的坚强,个别的时候我总能从她的身上看到我的倔强,我们相依为命了一段时间,好像有快半年,她对人很谦卑,嘴格外甜,时不时就喊着姐。

我和她失联过一段时间,我因为应聘的那家公司出了财务问题,而我做为公司老总最亲密的人被带着去跑路了,之后的见面,她早已成长的不唯唯诺诺,成了独当一面的女人。

我试吃了几样,扭头就看到她看着我的眼睛,她笑了笑,忙拿着托盘过来:“我帮你带走这几份。”

我点头:“还不错,手艺又进步了。”

这种甜甜的笑总让我想起那个泛着秋叶的黄昏,她来看屋子的样子,一见面,嘴角的弯度让人放松舒服。

接着的活动,她和我鲜有地坐在一起,她的手里攥着竞答问题的答案,我总想从她手里抢过去先睹为快,我静静地俯视着面前的人,为了价值不菲的奖品挤着头破血流,那奖品是我临时设置的,她晚上打电话的时候,问我该怎么设置奖品。

我说:“就拿上次送你的那个皮包做奖品吧。”

“这样嘛?”从她的语气里,我体会到一点怨恨,我送她的东西,她从没在我面前用过,我似乎是刻意的刁难,总想试探下她对自己的心存在的是依偎还是平等的付出。

“恩。你不觉得那个是过时的嘛?也不见你用过,送出去,改天带着你一起去挑个。”

“好,听你的。”她的顺从,总让人嫉恨,甚至用嫉妒更合适,在我的眼中,温婉加典雅的词汇就是对她真实描绘。找不出第二个能够配得上这庄重的人。

第三章 高傲的一点小港湾(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